《最高权力》
第8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彭长宜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又说道:“你多操点心吧,有些事毕竟你了解情况,你是土生土长,又在机关干了这么多年了,另外,你没发现吗?我很依赖你。”
  这句话彭长宜说得很重,也很实在。事实也确如彭长宜所说,自打来那天起,他就主持矿难的救援工作,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他就抓住了政府办公室主任齐祥,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只有齐祥能为他所用,事实证明,齐祥也不辱使命,尽自己所能,努力做好分内的事。怎奈三源这个地方的确和亢州不同,彭长宜是外地干部,干好干坏早晚都是要离开三源的,而他齐祥却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呆在三源,这个意思邬友福在彭长宜到来之前和之后就多次明确地告诫过他,言外之意显而易见。

  彭长宜见齐祥出现了片刻的沉默,他知道这个沉稳目前尚还合格的办公室主任心里有了活动,但是显然现在不是他们两个敞开心扉的时候,他就说道:“一会你去通知,咱们开个短会,郄老估计头中午能到就不错了。”
  彭长宜的话刚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是市委办公室主任,他说邬书记通知,常委到市委会议室开会。
  彭长宜有个习惯,他从不问开会的内容,有的时候问也白问,这些人都非常谨慎,唯恐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有的时候他想提前知道开会的内容,索性给邬友福打电话,直接向他询问开会的事。但眼下开会,不用说,肯定跟接待郄老有关系。
  齐祥说:“这样我先通知,等市委那边的会散了咱们这边再开。”
  彭长宜说:“好,估计那边的会也长不了。”
  十二点多的时候,郄允才乘坐的别克商务舱终于驶进了三源路口,邬友福、彭长宜等市委政府一班人,早就等在三源境内路口。
  等车门打开的时候,一个几乎光了头的胖硕的老者冲他们挥手。邬友福和葛兆国立刻向前,要搀他下来。这时,从另一边的车门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净,高挽着头发的女士,女士一身黑色的很修身的衣服,肩上披着一条银色的披肩,她走过来说道:
  “还是别下车了,反正也没有多远了。”
  邬友福看着她,说道:“让老首长下来活动一下好吧。”
  女士说道:“刚才在盘山路的最高处,已经下来活动一次了,反正都不是外人,还是赶路吧,时候不早了。”

  邬友福想了想,也是,早过了吃饭的点了,肯定他们也饿了,就说道:“那好吧,等到了地方我再给您介绍我们班长成员。”
  老人坐在车里,很有派地冲他们点点头。
  葛兆国就将车门拉上,然后一挥手,前面的警车就鸣笛开道。
  彭长宜坐在邬友福的车里,说道:“老首长气色不错呀?”

  邬友福说:“敢情,有那么年轻的女人陪在身边,肯定会焕发青春的。”
  彭长宜听出了他有调侃的意味,甚至还有些酸味,就故意说道:“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邬友福说道:“年轻的女人,从来就是男人最好的补品。”
  彭长宜说:“我只知道老夫少妻生的孩子聪明,还不知道年轻的女人还能激发男人的第二春。”
  邬友福笑了,他习惯性的伸出两根手指,整了整“头发”,说道:“你是你还年轻。”

  “呵呵。”彭长宜笑了,说道:“咱们三源的姑nai子后来和郄老又生孩子了吗?”
  “生了。”说着,邬友福不再说话了,陷入了沉思中。
  “哦?真是奇迹,那孩子肯定非常聪明,说不定将来能成为神童。”
  他见邬友福不再说话,就有些后悔自己的八卦,这时,的的电话响了,他赶紧掏出来,刚一接通,就听见对方着急地说道:“彭县长,我是小羿……”

  彭长宜一愣,是羿楠,因为他没有羿楠的电话,所以也没有显示是羿楠的电话。他皱着眉说道:“哦,我现在有接待任务,有什么事跟小庞说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邬友福说:“长宜啊,是不是这个羿楠对你有意思?”
  彭长宜心一动,说道:“看您说的,哪儿呀,她从来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这是第一次。”
  “那人家女孩子找你,你干嘛紧张呀?”
  彭长宜吃了一惊,他心想这个邬友福看问题还挺睿智的,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心里去了。就装傻充愣地说道:“没有啊,我没想这么多,咱们眼下不是有任务吗?”
  “哈哈。你是个好同志。”

  彭长宜来不及细想他这话的虚假,电话又再次想起,彭长宜这次看清,还是刚才那个号码,当着邬友福不好挂了电话,就接通了,说道:“你有什么事?”
  羿楠没有在乎他的态度,说道:“彭县长,有个紧急情况,我认为有必要让你知道,桃花谷那些种果树的老百姓,在砍那些老树,要改种其它作物。”
  彭长宜一听,赶紧说道:“为什么?”
  “果品不值钱。”
  “砍了多少?”
  “已经有人在砍,如果现在制止还来得及。”
  “好了,我明白了。”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回过头跟邬友福说道:“刚才报社的羿楠打的电话,她说在桃花谷有人在砍老果树。”
  “昨天在阆诸开会的时候,我就有个想法,还没来得及跟您商量,为了让农民保留住那些老树,将来为旅游增添光彩,我想适当的对这些老树给予一些补助,您看如何?”
  邬友福想了想说:“可以,咱们要打造桃花谷为一个景区,没有这些老树哪儿行?”
  彭长宜说:“那好,我马上安排。”
  邬友福还想说什么,彭长宜已经掏出了电话,是打给齐祥的,他说:“你挨个通知桃花谷所在的村和乡镇领导,要他们即刻去制止砍树行为,给农民们做工作,就说是县里要给一定的补贴,凡是十年往上的老树,不,五年,都有补助。”
  “补助多少?”
  “具体数额再议,你们也可以征求一下当地干部的意见,看具体补助多少合适。”
  合上电话,彭长宜说道:“邬书记,前几天我跟我的导师通了一个电话,邀请他来参加我们的桃花节,他给我提供了一个这样的信息,北京聚源饮料食品集团在完成原始积累后,今年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正在面向全国布局建厂,寻找优质的果品生产基地,所以,等桃花节过后,我先专门去趟北京聚源集团的总部,去拜访一下他们,看看能不能在咱们这个地方建了生产基地,咱们这里的条件得天独厚,只是养在深山人不知,咱们的卖点就是海拔高,水果生长在中纬度上,日照时间长,另外环境无污染,我想这样游说他们,保证和别处的有竞争力。”

  邬友福心说,这个家伙真敢想啊!聚源饮料食品集团,那是上市公司,是面前全国规模最大的饮料集团,以生产各种鲜果汁和浓缩果汁而闻名遐迩,如果能让聚源集团在三源建立生产加工基地,产生的效益是巨大的,不仅是种植,还有税收、就业、餐饮、运输等多种行业的兴旺。只是,聚源集团牛的很,就三源这么一小片的果林,估计根本无法满足生产的需要。
  想到这里他就说:“能引来吗?估计够呛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