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源,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桃花谷,这里背坡向阳,绵延十多公里桃花谷,住着桃花坞、桃花冈等七八个村子的人。由于这里几乎没有耕地,大部分都是坡地,人们就靠山吃山,加上这里自古就有种植果树的传统,所以这里也就成了三源水果特别是水蜜桃种植最广泛最集中的地方。这里,有许多生长了几十年甚至百年的老树,每当春末夏初,漫山遍野,桃花烂漫,粉遍整个山谷,姹紫嫣红,蔚为壮观!由于三源海拔高,桃花谷又四面环山,气温比平原低很多,所以,这里的桃花绽放的时令比较晚,正好赶上五一前后是盛花期,于是,这里就成了上班族和学生们踏青赏花和野炊的理想之地。

  创办桃花节还不是彭长宜的主意,而是县旅游局早就有的思路,并且也是徐德强准备在今年实施的一个项目,所以,策划方案都已成型。刚接触这个议题的时候,彭长宜没细加琢磨,立刻就拍板,决定在今年五一前搞这个桃花节,把它当做旅游这个大战略里的一个小内容。
  一切策划方案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彭长宜去阆诸开会,就把小庞留在家里,督办桃花节的事,因为每次回来,小庞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办公室,今天没有见到小庞,他就觉得有些不正常。
  齐祥说道:“是这样,老徐的母亲去世了,我们昨天去他家着,我就把小庞留下了,让他照应一下。”
  “哦,什么时候的事?”彭长宜问到。
  “昨天上午。”
  “那我要去一下,替徐德强送送老人。”
  齐祥想了想说:“还是照顾一下那边的面子吧,你要去他去不去?我们昨天去的时候跟老徐家属说了,说是代表你来的,你去阆诸开会去了,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彭长宜说:“知道了不去不合适吧?”
  齐祥说:“给拨点困难补助吧,那个家实在是困难,孩子上大学,节假日都很少回家,业余时间去当家教、打短工,老徐的老婆也上不了班。”
  彭长宜想了想说:“行,从我的县长基金里拿吧,再有,老人走了,他老婆是不是就能出来工作了,你下来单去一趟,如果她能上班,给找一个相对清闲的单位,如果需要我出面你在跟我说。”

  齐祥说:“困难补助的事我昨天倒是跟民政局局长说了,让他想办法解决一点,看能解决多少吧,如果不够的话再拿您的县长基金。工作的事我还的确想着,她早先当过民办教师,也有文化,不行的话就给她安排到图书馆或者新华书店,下来我再单独跟她商量,把您的意思转达给她。”
  这么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家走了两个人,如今只剩下孤儿寡母了,彭长宜心里就有些难过,说道:“老齐,我琢磨着还是亲自去一趟合适,不然心里不踏实。”
  齐祥说:“非要去的话现在也别去了,晚上或者明天早上在去吧,今天郄老不是要来吗?”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对了老齐,那个葛二黑怎么跟邬书记称兄道弟的?他们什么关系?”
  齐祥笑了,说道:“这可不是一天半天的,他一直都是这样,没有邬书记,他不可能有今天,另外,后来的葛家哥俩因为跟郄老的关系,邬书记对葛家哥俩还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再有,当年煤炭公司改制,如果没有邬书记,也就没有今天的葛二黑。”
  这些情况即便齐祥不说,彭长宜也能猜出个七八,三源,就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邬友福就是这个王国里的家长,这里,似乎有着跟外界不一样的规则。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了解的加深,齐祥对彭长宜好感也就越来越多,事实上,彭长宜来了这么长时间来看,他还没有哪件事做得让齐祥看不起或者有看法,无论大事小事,是不存在私心的,是真心为了工作,为了三源,另外,尽管年纪轻,但行事谨慎,沉稳,从来都不说过头话,对邬友福,也是尊敬有加,这使得原本打算借助彭长宜来跟邬友福对抗的一些人,也就没了想法,甚至有人背后管彭长宜叫“软蛋”,也有人说彭长宜不像在亢州时报纸上宣传的有区别。

  就像彭长宜从来都没有停止研究身边的人一样,他身边的人也都在暗中观察着彭长宜。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其实,只有齐祥才知道彭长宜不是软蛋,而是一把藏锋于鞘中的利刃,他不出手是不出手,一旦出手,必是杀无赦。
  这是一个有大局意识、非常懂政治的年轻人,他在政治上成熟的程度和老道,徐德强都不及他。看来,还是亢州出来的干部不一样,难怪周林刚到亢州就败走麦城。
  齐祥知道,彭长宜刚来时,尽管不懂矿山,但是对矿难始终有怀疑,只不过他从不说出自己的疑虑罢了,但这并不证明他放弃了自己的疑虑,他躲着羿楠,甚至教育小庞以大局为重,其实这些本身都在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前些日子就有人看见那个四中队的褚小强曾经半夜三更开车去北山的海后基地,很显然,他是去找彭长宜。谁都知道,褚小强是第一个到的现场,也是他在会上唯一敢说出自己疑虑的人,但是,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后,得到的却是半个格的升迁和去省城学习。尽管如此,这同样不代表褚小强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疑虑。
  彭长宜来的时候,褚小强已经去省城学习了,表面上看,他们没有见过面,更没有交往,但如今谁要是从表面看问题,谁就愚蠢到家了,因为,表面上的东西都是做给人看的,都是愚弄视听麻痹人的,真正的功夫都是在幕后。如果褚小强真的跟彭长宜有来往的话,那么由此可见,彭长宜绝不是软蛋,他也是在等待时机,确切地说,是在等待利刃出鞘的那天。

  齐祥甚至还判断,彭长宜跟褚小强之间,只有一件事他们有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对矿难的疑虑。尽管他在各个场合下,都不谈矿难的事,甚至从不插手矿山的事,连整顿矿山工作都让土地局按上级有关文件进行清理,他却很少过问具体的工作,顶多听听分管这块工作的副县长汇报一下而已,葛二黑最近就放风说彭长宜管不了矿山,他也不敢管,原因就是不敢惹他。就连葛兆国甚至一些干部也这么认为。其实,齐祥隐约地感到,他们都错了,老虎可以不发威,但他绝对不是病猫。

  这从彭长宜非常同情那些遇难矿工和他们的家属上,就能说明问题。他自己掏腰包给徐德强家钱、自己身上的大衣穿着出去,回来的时候就没了,一问才知道脱给了在外等候救援消息的家属,因为齐祥当时管着物资,他就先后给过彭长宜五六件大衣。
  春节期间的家属座谈会就是彭长宜考虑到徐德强牺牲没有多长时间,这么热热闹闹地开家属座谈会不合适,所以提出建议,才改成机关联谊会。这是他首次在会上提出自己的意见,显然,邬友福也不想过早地跟彭长宜对立,所以,他就爽快地同意了。
  种种迹象表明,彭长宜并不像表面那么憨厚、对邬友福唯马首是瞻的样子,他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独立执政的理念,只是他更慎重,更小心地实施自己的目标。
  彭长宜见齐祥说着说着就不说了,就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老齐呀,这么长时间了,我彭长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脾气秉性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今天,我郑重拜托你一件事,那就是切实发挥你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作用,有什么好的建议勤给我提着点,别人对我有什么批评性的言论也给我透露着点,免得我自高自大。”
  齐祥说:“这一点请您放心,您就是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只是目前我还真没有听到针对您个人有什么意见的议论和说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