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由于阆诸市委宴请来参加会议的省领导,同学老贺就去参加集体活动去了,等丁乃翔再次接到老贺的电话后,老贺已经在来他家的路上了。由于丁乃翔约见这位老同学有私心,他就跟老同学说在学校附近的蓝岛咖啡厅等他。
  放下电话后,乔姨说:“两个老头子去什么咖啡厅呀?那是年轻人浪漫的地方,来家里聊聊多好。”

  旁边的杜蕾调皮地说道:“妈,这您就不知道了,爸爸和他的同学肯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老头子,所以,浪漫情怀还是有地呀——”
  杜蕾是听说丁一来阆诸参加农展会才带着孩子回来的,她原以为丁一晚上会回家睡,没想到她晚上有会没回来,孩子跟这个姑姑的感情很好,就嚷嚷着在爷爷家睡,等小姑回来,这样,杜蕾和孩子就没有回自己的家。
  老教授听了杜蕾的话后,装作很认真地对乔姨说道:“看,还是小蕾理解我们吧,不像你,居然那样理解问题。奥,照你这样说,老头子就该被时代的潮流无情地抛弃?老头子就不该有我们自己的浪漫?尽管我们终究会被时代所抛弃所淘汰,尽管我们创造不了什么新的浪漫了,但是,我们重温一下浪漫还是可以的吧?你今天这样说话很我的心气很有距离感,感到跟你都有代沟了?哼。”
  “哈哈哈。”旁边的杜蕾笑弯了腰。
  乔姨也笑了。
  儿子小虎听到妈妈的笑,就从他们的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拿着姑姑给他买的小火车,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也没有缘由地咯咯地笑了。
  丁乃翔走到小虎的身边,摸着他圆圆的脑袋说:“你看,我们小虎都知道嘲笑你说的话。”
  乔姨这样好,每当遇到和丁乃翔有争论的时候,无论对错,她不再坚持已见,保证不会他争吵,这一点让丁乃翔比较受用。她见丁乃翔执意要出去跟老同学会晤,就给他拿过一件薄外套,又给他的口袋里塞进了一沓钞票,嘱咐道:“在咱们家门口喝咖啡,你想着付钱。”

  小虎见爷爷要出门,就仰着小脑袋说道:“爷爷,你是去叫姑姑回家吗?”
  丁乃翔说道:“不是,姑姑明天就回来看你了,爷爷是去见另一位爷爷。”
  小家伙失望地点了一下头。
  丁乃翔比老同学早到了咖啡厅,他坐下后,在等老同学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了丁一从座位上站起,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手被什么人握着,从自己的位置上换到了另一个位置上坐下。他的头立刻就蒙了,立刻意识到女儿是在和什么人约会。
  他半天才定了定神,招呼过服务生,说道:“刚才那位女孩子和什么人在一起?”
  服务生确定这位老先生说的位置后回答:“是和一位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了,你去忙吧。”
  丁乃翔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个位置,他感到浑身无力,有些体力不支,他没想到,女儿果然和江帆有私情,难怪人家的妻子找到自己,看来,铁证如山。
  不知为什么,他笃定地认为握着女儿手的那个男人就是江帆!
  老教授盯着那个位置看了半天,直瞪得眼睛发涨发酸,再也看不见有什么人站起,高高的靠背,掩藏了一切。

  他有些坐卧不安了,时间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老同学才到。他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和同学叙旧了,眼睛就死死地盯着刚才女儿落座的那个位置。老同学都说了什么,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后来,他就看到一位高个的男人从女儿那个位置中站了起来,冲着服务生招了一下手,丁乃翔就记住了他的样子。
  丁乃翔断定这个人就是江帆,因为从年龄和气质上就可以肯定。他的心就七上八下的了,原来,袁小姶并没有无理取闹,人家老婆说得没错,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丁乃翔是不能完全相信她说的话的。
  副部长同学见丁乃翔心不在焉,就说道:“乃翔,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丁乃翔就势说道:“哦,突然感到有些不舒服。”
  老同学今天见着他的时候,知道他前些日子住院的事,就说:“我送你回家吧,等哪天你方便的话到省城来,咱们再叙,另外我还想跟你求幅墨宝呢?”
  丁乃翔说:“咱们是老同学,别说求,如果你喜欢,告诉我你想要什么题材的,我给你画。”
  老贺说道:“我就喜欢你的墨牡丹。”
  丁乃翔说:“好吧,要横轴还是竖轴的?”
  老贺说:“随你心境,这个我不干涉。”
  丁乃翔说:“好吧,画好后,画好后,我给你送去,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商量。”

  老贺说:“那好,你有事尽管说,趁着我还没退休。”
  丁乃翔见老同学说得很实在,心情就好了许多,就这样,丁乃翔就被老同学送回了家。
  回到家后,老教授越想越生气,女儿在家门口跟有妇之夫约会,这要是被熟人看见如何了得,再有了,她说晚上有会,原来是约会?想不到自己一向宠爱的女儿居然会撒谎骗自己了?
  他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觉,他生气的同时,也为女儿深深地担忧起来。乔姨见他睡不着,就说道:“我就说了,两个老头子,大晚上喝什么咖啡呀,失眠了吧?”

  其实,丁乃翔和同学都没有要咖啡喝,他喝的是白开水,同学要的是铁观音,铁观音属于半发酵茶,对刺激中枢神经兴奋作用较小。但是他没有跟妻子说自己喝的是水,那样就没法解释为什么失眠睡不着觉了。丁乃翔为了不影响妻子睡眠,就抱着枕头和被子来到了书房,躺在书房的床上,他就寻思着女儿的事,寻思着怎样让女儿迷途知返……
  彭长宜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回到了三源。
  按照惯例,他先到了邬友福办公室,邬友福也按照惯例在喝汤。彭长宜有些纳闷,天气逐渐暖了起来,难道邬友福还在喝那甲鱼汤吗?那样的话,他没有什么运动量,天天一小碗甲鱼汤受得了吗?就不怕把书记大人补得上火?
  但是看到邬友福满面红光而且面色滋润,显然不像上火的样子,那么就是邬书记有泻火的通道?也许,这黑云大夫熬制的甲鱼汤就跟给他配制的保健酒一样,是有讲究的?或者是喝那样的保健酒就得喝这样的甲鱼汤,而且还分不同的季节?彭长宜不得而知。
  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对邬书记的甲鱼汤和保健酒这么感兴趣?难道是自己也想寻求这样的一种保健途径?
  他不由地甩头暗笑自己的无聊。
  由于几次彭长宜这个点来都看到邬友福在喝汤,就说道:“您每天早上就喝这么一小碗汤,不再弄个烧瓶或者两根油条什么的?”
  邬友福笑了笑,说道:“多少年养成的习惯了,早上吃不下别的,只喝这一碗汤就够了,所有的营养和热量就都有了。”
  彭长宜笑笑,心说,营养和热量能不够吗?早先的慈禧老佛爷也就这么两下子吧?他不知道,那些老革命们是否也有这样的待遇?
  彭长宜甩了甩头,他不再对他的汤表示过多的好奇了,就说道:“昨天的开幕式严省长和新来的沙书记参加会了……”
  “沙书记?是年底来的那个副书记沙舟吗?”
  邬友福沉下脸,没好气地说道:“你说他姓什么不好,偏偏姓这么个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