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话她不相信。
  我的好意她不理解。
  是我活该,谁让我伤了她一次又一次呢。
  可能是命运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我们明明可以在一起,各种巧合把我们拆开。
  有缘无分。
  白子惠看到我的目光,她的嘴巴张了张,她想要说点什么,我知道,她察觉出来了,我应该说的是真话,不是假话。

  话已经说出了口,伤害已经造成。
  我快步向外走去,白子惠追了出来,她一下子拉住了我,她说:“董宁,你遇到什么事了。”
  我的心一暖,白子惠她终究还是在意我的。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曲折,她还是担心我的。
  我说:“咱们先走吧,别在这里说。”

  白子惠说:“你现在就告诉我,你跟我说,我收回之前的话。”
  我说:“有人要杀我,外国的一个杀手组织,刚才他们给了我信息,我觉得他们就在附近,所以。这里不安全,我们赶快走,我们出去之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跟我在一起太危险。”
  白子惠说道;“不要紧吧。”
  这个时候,白子惠卸下了伪装,眼睛里面满是关切。
  我对白子惠笑笑,说道:“我没事。别担心,我们先走吧。”

  白子惠点了点头,她这个样子,关系应该是缓和一些了,我想应该有下一次的约会。
  我们一起出了门,我催促白子惠让她赶紧离开,目标是我,白子惠只要远离我就安全了。
  白子惠犹豫了一下,我说:“别犹豫了,快一点,别让我担心,好吗?”
  我说完这句话,白子惠的心声响了起来。
  “董宁,为什么我讨厌你讨厌的要命,可还是会想你,还是心里面牵挂着你,我是不是有病啊!”

  “看到你有危险,我担心的不行。你这样跟我说话,更让我觉得自己坏极了。”
  “怎么办啊!董宁,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看着患得患失的白子惠,轻轻说道:“快走吧。”
  白子惠点了点头。
  我看着她向远走去,她开车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终于等到你了,董宁。”
  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次派来杀我的杀手原来是女人吗?
  有意思,服务员口中的那个男人原来是也找来的。我说那个语音为什么经过处理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好心机。
  中文说的很溜,没准是同胞,可惜加入了二十一点,祸害。
  听到她的声音,我判断出来了,这个杀手提前知道我要来这里,她做好了准备。等我出来的一刻给我必杀一击。
  这么说,这个女人应该有长距离武器,从远处狙杀我。
  我赶紧去找掩体,并对白子惠大喊,“快走!”
  白子惠这个傻女人,停下来看我,眼中满是关切,气的我不行。
  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哈哈,这个董宁果然有点意思,可是,我这个人喜欢慢慢折磨人,我杀人,一般都先杀对目标来说重要的人,这个女人,便是对目标董宁来说重要的人,看着心爱的女人死在眼前是什么滋味,董宁,你将要品尝到了。不用谢我,慢慢享受吧。”
  不!
  绝不!
  我快速的向着白子惠冲了过去,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狰狞极了,不想,不想再一次承受这种伤害。
  那一次,关珊,让我痛不欲生。
  这一次,白子惠,不要。绝对不要。

  白子惠看我冲过去,她有点傻眼,我的手拼命的舞动,我的嗓子哑了,我在喊,“跑,快跑!”
  砰!
  我听到了枪响。
  身子突然一颤,某一处好疼,几乎将我压在了地上。

  原来目标始终是我吗?
  白子惠离我只有两步之遥,我看她大声疾呼,她眼中是痛苦,惊讶,她在为我担心吧,真好,如果白子惠能回到我身边,这颗子丨弹丨挨的值。
  “董宁,我故意打偏了呦,因为我不能让你坏我的事,接下来你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心爱的人死在你面前,好戏一场啊!”
  妈...的。
  我的身子往下倒,我强忍着,身子往前一挺,往前跃起来,又听到一声枪响,与此同时,我护住了白子惠,抱住了她,和她一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惊叫声不断,枪声,人命,人们当然恐慌。
  我拼命的挣扎起来,看在我身下的白子惠,她的脸有些苍白,她的胸前有血。
  还是...打中了。
  我想哀嚎,可是我知道我现在不能痛苦,我要坚强,我不能死,白子惠也不能死,抱住了白子惠往前一滚,躲在掩体之后。

  我拍着白子惠的脸,我说:“老婆,你醒醒。”
  虽然我强忍着,可是声音还带着哭腔。
  白子惠睁着眼睛,看我笑。
  她说:“董宁,我没事。”
  我连忙掏出了电话。给齐语兰打电话,一般状况,齐语兰接电话都很快,不过我现在很着急,我想齐语兰能再快一点,因为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宝贵的。
  齐语兰接起了电话,她说道:“董宁,怎么了?”
  长话短说,我说:“二十一点来人杀我,我中枪了,还有白子惠,她也中枪了,我的情况要比她好,我现在在...”
  我快速的说着这些信息,齐语兰没有打断我,说完之后,齐语兰说:“挺住!”
  这个时候心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活,只有我活,白子惠才能活,挺住,必须的。
  我不去想,不去理会。

  那些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我现在眼里只有白子惠。
  我撕开了自己的衣服,为白子惠包扎上,我拍着白子惠的脸,告诉她千万不要睡。
  耳边有那个杀手的心声,她离开了,满足的离开了。
  等待,我在等待,齐语兰来的比我预想的快,救护车跟着一起到的,我知道,这是齐语兰的功劳,她肯定动用了关系,计算出最合理的方式来救我们,救护车从哪个医院出发。走哪一条路线,最快赶到,最快离开,这些齐语兰肯定都想好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也有点虚弱,可是我强挺着,我要看到白子惠好好的,来了两辆救护车,车上有急救人员,我和白子惠被分别推进了车内,齐语兰跟我说,让我相信她,白子惠一定没事。
  我相信齐语兰。
  上了车,我便被人处理了,我有些昏昏欲睡,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模模糊糊中我感觉到自己到了医院,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了手术,拿出了弹头。
  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病房里面了,床头站着齐语兰,我要坐起来,齐语兰按下了我,当然她没有实际按下去,只是做了个手势,她说:“董宁。你别激动,你先休息。”
  我说:“白子惠呢。”
  齐语兰说:“还在手术室里。”
  我说:“她...她怎么样?”
  我好害怕,我怕情况不好,齐语兰说道:“没事,你放心,中枪的部位不是要害,我已经调取了录像,看到你推开了白子惠,差那么一点点。白子惠便...”

  我听出来齐语兰的意思,差一点点,白子惠就没了。
  日期:2017-05-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