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3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土著人拖带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们走进了刚菓的热带雨林,在森林里又走了十几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个中等的部落。
  土著人以前没有俘虏过人,所以并没有适合关我们的监狱,他们略带犹豫后把我们5人跟那头牛塞到了一起。
  “你们这么做是不人道的!”我有些愤怒的说道。
  “大副,我们是不是回不了船上去了?”卡带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卡带呀,你放心,我跟水头什么事儿没经历过,把西的毒枭我们都弄过,现在我们眼前这些是低智商的土著人,只要有机会,一定能逃出来的。”我安慰卡带道,心里则乐观的想着酋长大爷啊,赶紧把我们玩腻歪了放了吧!
  “嫩妈,我们现在离锚地也就有20里路。”老九从地下捡起一块石子,按照自己脑子里保存下来的东西划了一张图。
  “九哥,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啊!现在我们已经晚了三个小时了,不知道船长他们在干什么啊!”我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到达西部地平线的太阳,现在应该得5点多了。
  “嫩妈老二,我估摸着船应该得开出去了。”老九小声对我说道。
  “开,开出去了?!”我失声喊了出来。
  “嫩妈老二!”老九冲我使了个眼色,我赶忙闭上嘴,现在可不能把负面消息带出来呀!
  “九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瞧了一眼边上正发呆的几个人,焦急的问道。
  “嫩妈,等吧。”五个人已经身陷囹圄,老九纵使有天大的本事,此刻也无能为力了。
  土人们给牛槽里添满了水,又拿了满满的一大盆还未成熟青色的水果放到牛的眼前,毕竟这是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需要善待一下。
  我们在车祸的时候大都吃了一些香蕉,肚子倒不是很饿,可是大家都一整天没有喝水加之出了一身的汗,所以听到老牛舔水的声音比看到美人洗澡都要亢奋,可是士可杀不可辱,让我们跟一头牛在一个槽子里喝水,这岂不是在生理以及心理上对我们的侮辱吗?!
  “哎呀呀,好死不如赖活着。”大厨第一个把头伸了进去,像吮吸乳汁一样,忘情的跟牛抢夺着。
  瘸子双腿已经失灵,双手也差点离开自己,整个人的精神已经涣散,他兴奋地爬到牛槽跟前,也投入了进去。
  “大副,您先来,您先来。”卡带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最起码懂得基本的礼仪,不管做什么,都得让着领导呀!
  “我擦,都要渴死了,还要什么脸!”我暗暗鼓励了自己一下,把大厨推开,也扎了进去。

  “嫩妈,你们跟牛抢水喝,这传出去多丢人!”老九摇着头大骂着,手则顺势从牛的餐盘里拿过几个水果,不管酸甜了,能补充水分就行。
  满满一槽子水就这么被我们喝干了,把牛气的直跺脚,老九的青果子也挤出来不少的果汁,暂时满足了他的需求。
  水足饭饱,大家的精神还到是不错,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热带雨林里黝黑一片,只能看到部落的中间位置正燃起一堆篝火,篝火旁偎坐着部落里的男女老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哎呀呀,他们是不是在那边烤肉呢,咋这么香呢。”大厨瞪着眼睛往远处看着,忽的打了一个嗝,满嘴的牛舌味。
  我们现在应该属于这帮土人的猎物了呀,他们此行虽然没见到自己心爱的神像,但捕捉到我们5个人,也算是大有收获了,这种大丰收以后他们应该是需要庆祝的呀,按套路来说应该先围着篝火跳舞,接下来就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然后就是男男女女到棚子底下
  还没容我往深处想,几个土人们开始有节奏的敲打着几个破罐子,姑娘们踏着节拍,疯狂的舞动了起来。
  “哎呀呀,你看那个黑子,哎呀呀你看那黑腿,哎呀呀,来劲那!”饱暖思淫欲的大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眼神冲出围栏,将跳舞姑娘唯一的一块遮羞布都看个透彻,他急促的呼吸着,恨不得人立马能飞过去,将姑娘按倒在草地上。
  “还好这是头公牛,不然照大厨目前的饥渴程度,还不得当场就给牛干怀孕唠。”我看了一眼牛裆部的那堆巨物,长舒了一口气暗道。
  九哥,船长如果真的不管我们了,那我们可怎么办啊!”我趁几个人观赏土人的空当,做到老九的身边,悄声问道。
  “嫩吗老二,这次我们除了自己,谁都指望不上了,嫩吗咱船就算是没走,你还寻思船长能来救我们?”老九苦笑了一下说道。
  老九的话说得很有道理,我们最惨的一次被带到乌巴边境时,抛开撸耶不说,最起码还有英国特种部队在船上,而我们来到这里,除了一个拍A片的代理和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做上总统的总统候选人,跟其他人基本都没有交集,而唯一交集的代理跟总统,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会阴差阳错的撞断一根巨型鸡鸡,然后被人抓到这里。
  如果这里是母系氏族公社就好了,凭借老九跟大厨的床上技术,或者还能混个压寨夫人干干。
  “嫩吗老二,别乱想了,早点休息,找机会跑吧。”老九似乎看透了我心里的想法,冲我摆了摆手。
  “九哥,逃跑的话,咱几个还好说,这瘸子该怎么办?”我看了一眼正在聚精会神看黑人跳舞的瘸子,有些后悔将他一起带下来了。

  老九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茫然的看着那堆篝火。
  土人们跳了简单的几只舞之后,所有人又手拉手围成一圈,将篝火包在中间,加深了一个友谊天长地久的结束舞后便相继离开,走到各自的棚子里,开始为制造下一代而忙碌,疲惫不堪的我们,已经全然顾不上土人随时会把我们吃掉,地为床,天为被,渐渐的都陷入了梦乡。
  如果没有烦人的蚊子,我一定会爱上这种最贴近大自然的睡眠方式,第二天早上,除了那头牛,所有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被蚊子叮出了巨型的大包,还好来之前都在国内接种了霍乱与黄热病的疫苗,否则还没等船长来救我们,大家就已经变成蛆虫的晚餐了。
  土人们起的很早,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早会,他们讨论了一番之后把大厨老九和我拖了出来。
  “你们,你们要拉我们去做什么?”我有些惊恐的叫了出来。

  “哎呀呀,”大厨眼珠子突然往上翻了一下,又准备要装死。
  “嫩妈你个狗日的再给我晕过去信不信我阉了你。”老九一把抓住大厨的桃子,怒骂道。
  “哎呀呀,我不晕,我不晕。”大厨的第二性征被老九控制着,眼珠子奇迹般的又转了回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九哥,我们还是找机会跑吧,卡带跟瘸子我们想办法回来救他们。”我羞愧的低下头说道。

  日期:2017-09-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