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3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副,大副,你没事儿吧?”卡带醒了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我,眼神里的关切让我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一个合格的驾驶员,临死都能拍马屁,这种境界我都做不到。
  这下好了,大家都还活着,虽然受了点伤,但还不至于挂掉。
  “嫩妈撞车了?”老九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扭头对我说道。
  “哎呀呀,我就知道早晚得死你手里。”大厨把头抬了起来,表情幽怨的看着老九。
  “九哥刘叔,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卡带你受伤最轻,你先爬出去。”按照电影里的情景来说,这么大的撞击力汽车应该马上要爆炸了。
  卡带果然是年轻,身体柔韧性特别好,受到这么大的撞击力竟然只是擦伤了几处皮,他踩着老九的座椅从老九旁边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用力开着门,可是驾驶室的门已经变形,根本就打不开。
  “卡带,找到东西砸挡风玻璃!”我在一旁支招道。
  卡带很听话的四处寻觅着,终于在被我们撞碎的巨大**上取下一块石头,我跟老九用手遮住头,他在外面用力砸了几下,终于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我被卡带搀扶了出去,两人又将老九跟大厨取出来,瘸子的腿被夹的很紧,几个人想了好多办法终于把他弄了出来,看样子这腿应该是保不住了。
  几个人狼狈的坐在地上,车上的香蕉散落了一地,巨大的**已经被我们阉割成了碎片。
  “嫩妈我牙还在里面呢。”老九顺手拿起香蕉塞嘴里嚼的时候突然觉的前牙龈区有些不对,摸了一下才发现门牙掉了。
  “九哥,我去给你拿。”我抢在老九前面爬上了车,老九的牙整齐的嵌入了塑料方向盘里,如果中间加一条横线的话,这车就是本田了。

  用力抠了几下,根本抠不下来,可见老九这得遭遇了多大的撞击力呀,我把身子趴下去,想找一下刚才的手机,卡带的华为已经粉碎了,大厨的老年机还坚强的活着,这物不能貌相啊!有的时候简单的东西反而是最实用的。
  “15点15分。”大厨老年机屏幕上巨大的时间显示在我的面前。
  “我擦!居然3点半了!我们几个竟然昏迷了整整两个小时?”我跌坐到杂乱的驾驶室里,手机跟着滑落了下来。
  我最后一次看手机的GPS时距离蓝宝石轮还有20多公里,假如我们身体正常,靠步行最少也要三个小时,老九现在除了掉牙还不知道有什么异常,我的后背应该是骨裂了,大厨估计已经脑震荡了,瘸子接近植物人,除了卡带,我们四个在国内都属于2级伤残了,这种状态我估计两天能走到地方就不错了,还要保证我们又充足的食物跟水。
  “完蛋了,这次想活都难了。”我45度角仰望着渐渐西去的太阳,悲伤的感慨道。
  “嫩妈老二,我牙抠出来了吗?”老九的大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又重新捡起大厨的手机,从车头上跳下来。
  “九哥,现在已经3点半了,我们天黑前到不了船上了。”我把实情说了出来,痛苦要及时分享么。
  “嫩妈!”老九低头暗骂了一句,一拳将身边的香蕉击碎。

  “大副,我们该怎么办啊!”卡带此刻终于意识到所处的环境有多么的恶劣,眼神里透漏出了无尽的恐慌。
  “我的腿啊!我就这根好腿了啊!大副我不想坐轮椅啊!大副你想办法救救我啊!”瘸子痛苦的声音跟着传了过来。
  “哎呀呀,小龙,我们这没水没吃的,动也动不了,晚上难不成要在这里过夜吗,这万一再有狼,我们可怎么活啊!”大厨跟我在一起经历过恶劣的事情也已经不少,但似乎都没有此刻狼狈不堪。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遇到坏事情的时候先要想出解决的办法再把坏事情公布给大家,不然光这帮人的唠叨都能让你恨不得刚才死了得了。
  “九哥,我”我此刻心里已经十分的慌乱,根本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只能去询问老九。
  “嫩妈老二,海图在哪里?”老九摆手打断了我问道。
  “在这,在这。”卡带小跑了几步,从驾驶室的玻璃上取出撕成两半的海图递给老九。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的大概位置是在这里,距离刚菓河有1公里左右。”老九从脸上蘸了一点血,在海图上把我们的位置标注了出来。
  “嫩妈这拉香蕉的车上有的是木头板子,我们做一条船出来,把船拉倒河边上放下去,我们几个乘着嫩妈破木板子船顺流下去,这刚菓河流速也有10几节了,嫩妈我们几个再找几块木板划一下,一个小时肯定能划到锚地。”老九用自己的血在海图上划了一条水路出来。

  我去,老九就是聪明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们可以走水路呀!
  “九哥,这样我们就能赶回去吃晚饭了呀!”我兴奋的大叫道。
  “水头,你这办法真是太好了!”卡带的马屁总是很及时的跟过来。
  “九哥,那我们现在就开干吧!”我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胳膊,心想以后跑船还得叫着老九一起呀。
  “哇啦啦!哇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去,谁?谁又来了?”耳边传来的语言很特殊,不是法语,也不是英语。
  我把头扭到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眼前竟然站着30多个裸着身子的土著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领头的一个老者应该是酋长,脖子里挂着一串巨大的项链,坐在一辆牛车上,牛车上还放着一些祭祀用的贡品,酋长张着大大的嘴盯着被我们撞碎的**,其他人都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们,最前面的几个都准备拿长矛来戳我们了。
  “嫩妈不好!我们给人家的神像干碎了!”老九看了我一眼,痛苦的说道。
  我脑海里已经计算好怎么将这几块木板做成一条简易的船,然后几个人在刚菓河里荡起双桨推开波浪,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到达锚地,登上船,先喝几瓶冰镇啤酒,然后洗个澡,躺在床上小憩一下,把这些经历写到我的航海日记里,也算是很惬意的一件事情了。
  “九哥,我们现在就开干吧,卡带,给那个木板拿过来,我们用车身后面的铁丝绑一下,刘叔你去搞一块塑料布,我们再做一面帆,现在正好是刮的西南风,或许用不了一个小时我们就到家啦!”我愉快的大叫着,心想老九这人果然是聪明,下一次跑船不管怎么样都得叫上他。
  我去,何方神圣?这不像是法语啊!
  我赶忙把头扭到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眼前竟然站着30多个裸着身子的土著人。
  最前面是几个强壮的年轻人,他们正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们,后排是一些老弱妇孺,还有几个正抱着孩子喂奶,而在他们的中间夹着一辆牛车,牛车的前半部分装满了不知名的水果以及一些祭祀用的物品,正中心坐着一个脖子里挂着巨大项链的老者,看上去应该是酋长,酋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也合不拢了,应该是被什么事情震惊住了,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竟然在看被我们撞碎的巨大**物。

  “嫩妈老二,我们好像给人家神像干碎了!”老九看了我一眼,痛苦的说道。
  还没容得我细想,几个土著人跑了过来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手里的长矛愤怒的敲着地面,嘴里还怪叫着,似乎在等着酋长一声令下直接就给我们插死了。
  “嫩妈!”老九闷喝了一声,扎稳马步,随时准备攻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