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6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收容工作完成之后,斯普鲁恩斯对面临的局势做出了分析判断:第四艘敌军航母的问题始终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尚不知道“飞龙”号已经永远不会再给他添麻烦了。在综合各项因素之后,他发现“向西去,年轻人!”似乎是一个挺不错的主意。他的6艘护航驱逐舰燃油已到了危机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想在黑暗中跟踪敌人,航母舰载机无法在黑夜中发挥作用。因此他再次将航速减到最经济15节,把航向由西北转向正西。

  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远在珍珠港的尼米兹仿佛具有超凡的读心术一般,将前线指挥官的心思揣摩得无比准确。他已指示位于中途岛以东1300公司里处的“西马仑”号油轮改变航向,于6月8日在中途岛以北325公里处与第十六特混舰队汇合,为斯普鲁恩斯送去急需的油料。胸怀全局的尼米兹始终关注着阿留申方向,他希望加完油的第十六特混舰队能够随时北上增援。所有情报都预示“敌军已没有飞机”,他建议手下的几员大将考虑用轻装部队实施夜袭—此举好像又是在敷衍讨厌的金老头,省得他以后再叽叽歪歪。当晚他再次致电激励疲惫不堪的部下,称赞大家的努力和牺牲“赢得了辉煌战果”,已经“使太平洋上的战局发生了有利于我方的转折”,敌人正企图撤走负伤的舰船,因此“如果你们再接再厉,乘胜追击,将使其受到沉重打击,决定其彻底失败的最终命运”。事实上司令官对主力部队未能在这一天扩大战果深感失望,这点老酒深表赞同。

  随后斯普鲁恩斯结束了当天的工作,像头一天那样酣然入睡,这才是真正的儒将风度。他哪里知道,此时“大和”号上的山本正痛苦得彻夜难眠呢。
  5日下午,南云第一机动部队与山本、近藤舰队顺利汇合。在随后的两天里,数不清的伤员被陆续转移到战列舰等大舰上,以便得到更好的医治,也使驱逐舰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像“长门”、“陆奥”这样的巨型战列舰本来是出来干大事的,现在却窝囊地充当了伤员救护船的尴尬角色。即使没有敌机来袭,伤员的转移工作依然困难重重。海上风高浪急,行驶中的驱逐舰无法向战列舰靠拢。舰队最后不得不停航,吊下小船往来输送伤者,重伤者还必须使用担架。许多人属于严重烧伤,血肉模糊。幸存者普遍感到膝部和手腕莫名其妙地疼痛难忍。医生的最后诊断是,“疼痛是因为爆炸气浪的冲击所引起的”。渡边特别强调,“任何伤员都不准登上‘大和’号”,为的是不让山本亲眼看到那些血渍呼啦的伤兵,从而更加伤心或影响斗志。

  6日黎明,第八驱逐舰分队终于与“三隈”和“最上”号汇合,这让崎山大佐信心倍增。在中途岛西北650公里处,斯普鲁恩斯于5时02分放飞“企业”号的18架轰炸机实施扇形警戒,以确保西侧390公里内的绝对安全。6时45分,威廉卡特少尉发回消息,“发现敌军战列舰1艘、巡洋舰1艘、驱逐舰3艘,正以10节速度向西航行。”这条消息被戏剧性地译成了“1艘航母和5艘驱逐舰”。
  由于头天追击日军受伤航母毫无结果,斯普鲁恩斯决定谨慎从事。他命令金凯德少将从“明尼阿波利斯”号和“新奥尔良”号各弹射一架水上飞机,追踪新发现的“敌军航母”,这样就可以省下无畏式实施攻击。正当大家紧急准备的时候,“大黄蜂”号另一架由罗伊吉伊驾驶的轰炸机在7时30分返航,报告所发现的敌舰不过是两艘重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而已。两次发现的敌情在海图上标示之后,可以发现两者仅相距96公里。这足以使斯普鲁恩斯相信,自己面对的可能是日军的两支舰队,其中一支包含有一艘航母。于是他下令舰队向西南航行,速度提高至25节,“大黄蜂”号的攻击机队准备起飞,“企业”号会随后跟上。其实这一海域中只有日军受伤的“三隈”和“最上”号以及护航的“荒潮”号和“朝潮”号。

  7时59分,“大黄蜂”号已放飞了25架俯冲轰炸机,其中8架携带227公斤丨炸丨弹,其余携带454公斤丨炸丨弹。这次米切尔破例派出了8架护航战斗机。野猫一同前往是出于谨慎,“为了防止原先并未发现的敌机的顽强抵抗”。之前该派的时候不派,到现在不需要的时候反倒派了。事实上日军已毫无航空力量,此次战斗可谓实力悬殊。攻击机群依然由大队长林中校亲自率领,这是挽回面子的背水一战。

  大约在同一时间,斯普鲁恩斯收到了金上将从华盛顿发出的一封激励电报,收件人是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尼米兹。电报用英语明文广播,所有舰船、台站及敌军都能收到。电报上称:“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对在中途岛英勇奋战,击退敌军进攻的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队表示由衷的钦佩。”金在电报结尾处引用了美国的一句名言,预言前线将士们的战斗“将继续让敌人认识到战争是地狱”。这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北军著名将领威廉谢尔曼的一句话。谢尔曼以纵火焚烧亚特兰大闻名于世,当时他为了摧毁南方的军民斗志,曾放纵士兵进入南方腹地烧杀抢掠。

  随着更多侦察机的返航,因为通讯和密码破译造成的错误很快得以纠正。斯普鲁恩斯依然坚信敌军有两支相互独立的舰队存在。8时50分他致电林中校,“目标可能是战列舰而非航母,攻击它们!”
  崎山大佐对舰队所处的危险处境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空中美军侦察机的不断出现让他预感到敌人的攻击即将来临。果不其然,9时30分,林中校的攻击机群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鉴于之前情报上显示附近海域可能存在日军战列舰,林并未贸然对崎山的巡洋舰发起攻击,而是像头天那样继续向西搜索寻找理想中的战列舰。在搜索一无所获之后,林在9时50分开始率队向崎山舰队发起俯冲。
  日舰已将航速加至最大,防空炮火也很快打响。虽然空中毫无保护力量,绝境中日军的死命抵抗颇具威力,唐格里斯沃尔德少尉和克拉伦斯瓦门少尉的两架无畏式被迅速击落,机组成员全部丧生。但美军的两颗丨炸丨弹也准确命中了“最上”号。落在5号炮塔的那颗丨炸丨弹将附近的炮手全部炸死。另一颗命中舰体中部,“炸坏了鱼雷发射管,引起舱底起火”。幸亏损控指挥官猿渡少佐有先见之明,头天晚上就将鱼雷全空放出去了,才未引发更严重的火情和爆炸。在猿渡的指挥下,大火在一小时内被迅速破灭。期间两艘驱逐舰也遭遇了零星攻击,所幸安然无恙。对崎山来说,战况似乎并非不可收拾,“最上”号只是轻度受损。但是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

  林中校及时向“企业”号发回了战果:“未发现敌军航母,攻击敌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命中一舰。敌舰队航向270度,航速25节,无空中掩护。”最后一句话至关重要,说明附近海域并无日军的航母存在,美国人完全可以放下心来大打出手。
  期间,“企业”号斯罗尼姆上尉的无线电情报小组截获了敌舰发出的紧急呼救信号,错误地判断呼救者为联合舰队第二舰队司令官近藤信竹中将。斯普鲁恩斯在9时50分向全军发出了激励电报,“我们相信,近藤中将正在被炸的那艘战列舰上。”这一消息使参战的美军飞行员更加斗志昂扬。要知道近藤在联合舰队是仅次于山本的第二号人物,连如日中天的南云都要接受他的指挥—这下子可算是逮住“大鱼”了。

  “企业”号的攻击将出动多达31架俯冲轰炸机,12架护航战斗机由之前蹩脚的格雷上尉指挥。现在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斯普鲁恩斯咬牙派出了那3架费九牛二虎之力才修好的“蹂躏者”。出发之前,斯普鲁恩斯特别叮嘱鱼雷机带队的罗伯特劳布少尉,如果敌军防空炮火过于猛烈,哪怕日军只剩下一门防空炮,鱼雷机也可以放弃攻击径自返航。他准备留这些稀缺的鱼雷机将来对付可能出现的更大“油水”。11点15分,完成编队的攻击机群在肖特上尉的带领下朝日军舰队猛扑过去。

  孤立无援的崎山在11时致电“大和”号,“遭到敌军飞机和水面舰艇的追击”。到了此时,山本和他的参谋们只能心惊胆颤地看着从前线发回的电报,为那4艘舰艇的安全和命运担忧。在众人眼中,崎山舰队的覆灭似乎已近在眼前,他们已经不可能得到前线发来的任何消息。
  发出并非求救只是通报敌情的电报之后,崎山下令舰队以最高速度继续向西南方向退却,希望尽早进入1300公里外威克岛陆基航空兵力的保护范围。距离美军上次攻击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如果能坚持度过下午,夜幕将保护他们安全行驶一整夜。第二天黎明,他们就可以得到威克岛陆基战机的空中掩护了。
  但是,头一天毫无斩获的美国人绝对不会在这个下午再碌碌无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