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4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柜台后面坐着一位年轻的少丨妇丨正在给孩子喂奶,前面的衣服高高的掀起来,露出雪白的山峰和肚皮,见到几人进来,她也私毫不在意,只是说道:“要买什么,自己去拿。”张清扬四处转转,这才发现同大城市的超市一样,香烟在前台这里。他指了指少丨妇丨面前的柜台,笑道:“拿盒烟。”
  “什么烟?”少丨妇丨抬头问道。
  “那个……”张清扬低头瞧了瞧,真没想到这样的小店也卖高档香烟,笑道:“拿两盒软华。”
  第1166章 出言讥讽
  少丨妇丨并没有起身,抱着孩子探身拿了两包软华交给张清扬。张清扬掏出钱,少丨妇丨找了零。张清扬正想套话时,却见少丨妇丨怀的孩子听到陌生人进来,扭开头,好地打量着他们。
  张清扬尴尬地笑笑,早听说西部民风彪悍,可是没想到连女人也是如此。面前的少丨妇丨也三十岁左右,说出来的话却很大胆。

  “大哥,你到是好人,呵呵……你们也是过来谈铁矿生意的吧?炼钢厂的?还是想过来开矿啊?”少丨妇丨瞧见张清扬面皮很嫩,对他有了好感,同时把怀孩子的头扳回来,骂道:“臭东西,你还吃不吃了,不吃我给大叔吃了!”
  苏伟听后笑起来,拉着张清扬的衣角说:“真没想到,你的人缘好到了这种程度。”他见面前的少丨妇丨泼辣,笑道:“大妹子,要不要让我吃一口啊?”
  “你可不行,你一看不像好人,哈哈……大哥还是回家吃你老婆的奶水去吧,哈哈……”少丨妇丨对苏伟的调侃也不以为意,反而出言讥讽。
  苏伟败下阵来,被少丨妇丨一句话说得脸红了,摆手道:“大妹子,我可怕了你了!”
  少丨妇丨怀的孩子此时又含住了妈妈的葡萄,渐渐进入了梦乡。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两个光头,身材魁梧,皮肤黑黑的,面向有些凶。见到张清扬几人堵在门口,个子稍矮一些的骂道:“干什么的,妈了个b的,是不是过来吃我们小嫂子的豆腐啊,滚开!”说着,伸手来推张清扬。
  张清扬灵便地躲开,同时回头对彭翔使眼色,让他不要在意。两个光头来到柜头前,笑道:“小嫂子,又在给你娃子喂奶啊?你看兄弟我也饿了,要不要给我吃两口啊?”
  “去你的吧,死鬼,你吃的奶还少啊?你嫂子我的奶可不够你吃的!”
  “哈哈,嫂子真会说话,哟……这几个混蛋是不是过来占你便宜来了?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们?”光头指了指张清扬几人。
  “不用,不用……他们是来买东西的,郭四,你可不能赶跑了嫂子的生意啊,呵呵……你过来买点什么?”
  “我啊……什么也不想买,是想看看嫂子,怪想你的。”
  “哟,郭四什么时候这么有良心啦?”少丨妇丨大笑起来:“要买什么快说,别打扰了我生意哦!”
  “小嫂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给我们兄弟拿两包小熊猫!”
  少丨妇丨抱着孩子拿了两包小熊猫,光头付了钱,摆手道:“嫂子,不用着了,剩下的钱当给你补充奶水了。”
  “哟,真没看出来你郭四还有这好心,我啊可是享受不起,给你吧!”少丨妇丨把零钱拍在了他手里。
  光头顺势捏了一下少丨妇丨肥白的手掌,笑道:“好滑!”
  “讨厌,又占你嫂子便宜,小心下次你不起来!哈哈……”
  “呵呵,嫂子要是有兴趣,可以试试啊……”光头大笑着和兄弟离开了。

  少丨妇丨补一句:“我可不想试呢!”
  “哈哈……”光头推开门离开了。
  贺楚涵听得目瞪口呆,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女人。少丨妇丨看出了几个人的疑问,苦笑道:“这边混子太多,不和他们搞好关系是不行的。还好只要顺着他们的脾气,对了他们的味口,他们也不为难我。”
  张清扬理解少丨妇丨的难处,点头道:“你到是不简单,什么人都能应付得了。”
  “为了生活,没办法啊,呵呵……几位老板,你们到底过来干啥的?”
  张清扬笑道:“大妹子,这边开矿之后,大家都不种地了吗?”
  少丨妇丨答道:“还种啥地,现在大家都开矿,也没有地可种了,我家男人去当了矿工,赚得种地可多了!”
  张清扬马问道:“那他们开矿占用了你们的耕地,给你们赔偿了吗?”
  “给了几万块钱,多了也不给,前几年还有人去闹事,可是最后全被抓了回来,再也没有人敢去了。刚才那两个光头,郭四和郭五,他们是矿的打手,谁不听话打谁!”
  “打手?”

  “是打手,村里人都怕他们,他们手下有二十多个人呢!”少丨妇丨小声说道。
  张清扬点点头,渐渐明白了,看来那位卖樱桃的老大爷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少丨妇丨瞧了瞧张清扬几个人,问道:“你们不是做生意的?那你们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报社的记者,听说西华县的铁矿有问题,过来了解情况。”张清扬笑道。
  “记者?那你们快走吧,在这边了解不到什么的,去年也有记者过来,被郭四打跑了,后来听说当官的赔了一些钱给那位记者。”
  “有这么严重?”张清扬不敢相信地问道。
  “哎,现在开矿的都和当官的是朋友,城东有几个大矿是当官的亲戚开的,你说谁敢惹?”少丨妇丨苦笑道。
  张清扬又问道:“大妹子,西华县这么多小矿,出过事故没有?”
  “怎么没出过啊,个月,我家男人的矿死了一个人,赔了十五万。可是人都死了,是赔一百五十万也没有用啊!我家男人说了,等合同到期以后,他也不干了,带着我去城里打工,这活太危险了!”
  “这种小矿国家不是不让干嘛,边没有人来检查?”
  “国家不让干的事情多了,可是谁听了?我一个妇道人家真是搞不懂,凭啥国家和大老板可以赚钱,我们农民不能赚钱啊?你说这小矿吧,以前是我们农民自己开矿,到也没出过什么事情,可是后来听说什么招商引资,把外地的商人都带过来了,头卖了我们的土地,说是让他们投资开矿。从那时候开始,给点钱能开矿,也没什么人管。我们农民到好,地没有了,不到矿干活又能怎么办?脑子好的,有关系的也自己开矿,没关系的只能拼命干了!”

  张清扬听得有些心痛,贺楚涵感觉眼角有些湿润。少丨妇丨在无形道出了国家的问题,讲出了社会主义发展的弊端,这是赤裸裸的现实!
  张清扬想了想,又问道:“那没有人管你们?”
  “也不能说没有人管,你看我们村官道两边的房子不都是新的吗?那是头出钱给盖的,每家只少交点钱行了,听说是为了应付面的检查。”
  “城东没这么好了吧?”
  “城东矿多,现在基本都没什么人家了,政府也懒得去修,反正那边平时也没什么人去,都快成无人区了,矿连着矿,哪还有人家啊!头有大领导过来,也在县城听听汇报,然后到到我们西边转一圈,回去吃顿饭,拍拍屁股走人了,谁管我们的死活!”
  日期:2017-05-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