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2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车也不会费多少钱,只是没有自家开车方便。但要说赶路赶时间,在京城里,自己开车就未必有走路的快。走走停停,绕来绕去的,让人会给绕昏。几个人打车走,却不算麻烦,周叶坐前排,李主任上车后说了个地方,司机也就表示了地方不近。李主任跟司机说了几句京片子,司机回头说,“路远,先招呼下的好,免得不熟悉的人以为我们故意绕道呢。”
  杨秀峰也就笑,出门在外,这种事情也是不少的。有一次在某省城里,自己不认识地方,已经走到五一广场边,却上了的士说要走五一广场,结果司机绕一圈,花了三十多元。后来才知道,自己从上车处往前几米远一拐就看见广场了。另一个朋友,在杭州下了公交车,准备转另一路车到萧山去,就有跑杭州往萧山的小面的车和的士载客,走一趟是十五元或二十五元不等,但公交车却只要一元。找那趟车由于不熟,就问那些前来拉客的人,那人先还非常地热情,但得知要乘公交走,就指向背向的远处一高楼说,“那楼下就是公交车上车点。”幸好朋友在那里买了个吃得粽子,随即问了下路,才知道那拉客的歹心。上车处事在桥下,却给背向而指,这种事说起来虽缺德,但也是一种常情吧。

  出租车不能够进小区里,看见有武警在小区的入口处守卫着,看进大门里,见里面的房子不像其他的地方那般高大雄伟,却更加适宜人居。绿化也做得好,如今已经入秋,有秋阳照射,里面也看不到人走动。
  李主任到大门处去登记,杨秀峰虽觉得去求见老领导要经过这些手续看起来很麻烦,但却是必要的,这一次会不会就见到老领导?按刘泽润所说的,要先进行约见,等老领导家那边的回信,才有可能见到对方。
  登记之后,李主任也就带着两人往小区里走去,没走远就看见一幢幢楼房,楼房都不高,两层楼的居多,而且从色泽式样看,也都是二十年之前就修建的楼。小区里维护得非常好,算得上没有一粒垃圾。在这种小区里住着,当真会让人的心态有很大的变化。
  李主任没有说话,在秋阳下的林荫道下走,显得肃静。走两千米后,往里拐,偶尔有车从身边无声地驶过。杨秀峰自然不会四处乱看,却也在观察着,好下次再来。
  李主任要两人先站下,等她前去接洽,看看有没有时间或者确定一个见面的机会。

  第33章:不肯见
  见李主任往一个小院里走,本来家主会不会见客人,只要在大门处一个电话就可以做到了的,但李主任估计也经常往这边来,大门那里也不刻意地挡他们进小区。到小院子前见面相问,机会自然要大得多,优势老领导的家乡人到京城里来,走一趟不容易。估计李主任对门卫那边还会说一些其他的话。杨秀峰见她摇摆着臀走远,就在想,下一次自己一个人过来会说怎么样的情形?
  万一李润在老领导面前说了些话,使得老领导不肯相见,那又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还是先诚心求见吧,老板给的时间是半个月,但自己当真要是离开了半个月,南方市那边会说怎么样的情况?丁启明昨晚在电话里就曾说来当面给杨秀峰清水,会市里后改怎么运作。知道市里如今局势有些紧,没有杨秀峰回去,黄国友或陈丹辉等人会有什么样的刁难,都说不清楚。一时间,或许他们以为自己在北方省活动,拉住华兴天下集团到南方市去投建项目,但要是李润知道自己在京城里后,陈丹辉那边也就知道自己的行踪了。之后,在市里那边,即使是华兴天下集团的人真到南方市去,黄国友等人会有什么样的态度,都还难以推断。丁启明对市里那些人有深刻的认识,才会这样要当面跟自己请示吧。

  虽说在京城了,但杨秀峰跟丁启明也是说会在省城里留几天,才会给他壮胆的。丁启明在市里当真不会给那些人看在眼里,要是不理会丁启明、也不理会华兴天下集团的人,黄国友等人也不会做不出。
  昨天和丁启明通电话,在电话里说假话,周叶就在身边听着,只是抿嘴而笑,也知道不是丁启明胆小、没有魄力,实在是市里那些人毫无原则的。所以,在京城的时间实在是少,而这些事还不能够跟省里说,这种事情就说不清,扯不明,什么理由都能够用来遮掩的,省里也不好就直接就爱那个扳子打在黄国友等人的屁股上。
  等一会,见隔着几十米远的李主任在和一个人说着,似乎没有说好。杨秀峰见那人不时地看过来,之后就进楼里去,李主任在小院子的删栏外站着等,或许是那人到家里去请示了。
  杨秀峰看着小区里,不知道这里面住着多少参与过国家大计决策的人,如今他们对国家的走向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吧。而这些人里,之前的那种一心为国为民的献身精神不振的消磨掉多少,还留存多少。
  其实,在他们身上或许已经是烙印永存了,可在洁身自好的同时,对后代的要求却不会像对自己要求那般,使得后一辈或第三代、第四代贻害国人,这种也是实际存在的吧?他们是不是真的就不察觉?

  李润算不上是老领导的后人,只是一个秘书而已,但如今却发展到这种地步,而老领导对李润却都看不出他的品行,难道李润当真就掩藏得这样好?陈丹辉算是老领导的后人,却都不是血亲,他的情况怎么样,此时还不能够断定。然而,从李润身上也能够看到他的一些本质来吧。
  这些事站在旁观者似乎很容易看明白,但真正身在其中,又有几个人能够身在庐山而识得真面目?杨秀峰自己也没有把握,对田成东之前说起来了的曾病了几年,这期间也就是李润等人最疯狂的日子吧,而陈丹辉进步最为迅速的几年也就是那段时间。近些年来,在南方市里,黄国友已经能够和陈丹辉进行抗衡,也是陈丹辉有所收敛的缘故,还是陈丹辉性子真是柔弱些?
  又过一会,见之前和李主任说话的那人走出来,相隔得远,看不真,只是看得出是一个女佣的样子,远远看着估计有五十来岁。不知道两人说什么,但能够看到李主任有些不舍得样子,杨秀峰看着就知道情况不对,只是不知道详情。
  之前那人进家里一趟,就该是回去请示的,但回来之后却显得坚决与果断了。大概知道来人是从南方市到来的人了?这时,也只有等着。
  李主任从那边走过来,意绪就不高。等她走到近了,见杨秀峰看着她,双手往外一摊,表示了下,却不说话。杨秀峰很有耐心地等着,先也见到李主任的努力了,此时就算失去不顺,也不会迁怒到她身上。不可能这样顺利地见到老领导的,这也是之前就预料到了。何况,李润还在京城里,要是他得知是自己到京城里来,只怕阻力会更加大。
  李主任走过来后,往外走去。走两步见杨秀峰跟在身边比较紧,说,“杨市长,跟老领导家联系的情况与你也看到了,家里说老领导不在家,在问老领导哪天会回来,说我们会等。他们说这个不好说,我想先预约,他们说是回去问了情况,觉得现在就算预约也不能定。会不会见客人,主要还要老领导自己的意思,也要看他的精神状况。”李主任在解释情况,也表明了她在努力。
  当然,老领导不在家,自然不会给这部说他是到哪里去,李主任说预约也就是想探清这些信息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