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51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是孩子,你也不要把我当成孩子。”安妮洁说完,走到离坟墓不远的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托着腮看着来参加葬礼的人。
  陆续有人离开,安妮洁不再说话,那么看着这些人。万浩鹏只得说:“小洁,你坐着别乱跑,我去处理一些事来。”说完,万浩鹏离开了安妮洁,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抚这个小姑娘,她的敏感,脆弱以及受过的伤害都让万浩鹏很无措的同时,又不敢真丢下她不管。
  “我知道了,你去吧。我在这里陪陪我爷爷,等这些人走了,我要和我爷爷说说话。”安妮洁平静地说着,这些话完全不象个小姑娘说出来的话,这些话偏偏让万浩鹏又痛又内疚。
  万浩鹏什么话都没再说了,离开了安妮洁,来到了莫向南和刘佳丽身边,莫向南问:“小洁怎么啦?”
  “她应该很难过,可她是不哭,说等这些人走了,她要和老首长说说话。”万浩鹏把安妮洁的状况如实告诉了莫向南。
  “她好象是对你一个人很亲近,你多关心她一下,她心理的阴影还在。这里有我和佳丽,没你什么事,你去陪着小洁吧。”莫向南也低声说着。
  “让她一个人静静。”刘佳丽突然冒了一句,而且是直视着万浩鹏说的。
  “佳丽,我担心小洁。”莫向南扭头看住刘佳丽说着。
  “你们真担心她,赔她一个爷爷啊。老爷子对她好,宠她如掌明珠一样,这些年来没有老爷子宠着她,她该多可怜呵。可到了你们的地盘,你们竟然让一个大活人说没了。我怎么都想不通,怎么说没没了呢?我送老爷子火车竟然是我们最后的一面,我,”刘佳丽的声音很低,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说不去了。
  刘佳丽从到月牙湖没怎么说话,此时的一番话万浩鹏听得出来她内心对莫向南,对万浩鹏的怨意有多大,多深。原来她一直收着自己内心的真实,一直强忍着在演戏,为了在这些人群之留下一个老爷子是突然心脏病发作的真实。其实刘佳丽的内心很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她还是一直在配合莫向南演好了这场戏,至少给了成正道一个很好的台阶,无论是省领导还是北京来的领导面前,莫向南都没表示出对成正道的半点怨意和怒意,这一点,让万浩鹏从内心服气的同时,也在不断捉摸和学习莫向南的行事风格。

  万浩鹏不敢说话了,莫向南苦笑了一下,安慰刘佳丽说:“佳丽,你累了,送走客人我们回去休息好吗?”
  “哼。”刘佳丽重重地哼了一声,哼得莫向南一脸的尬尴,也哼得万浩鹏赶紧转身站到了一边,不敢看莫向南和刘佳丽。
  萧红亚这时扶着秦玉莲走到了万浩鹏身边,万浩鹏说:“妈,别难过了,这都是命。你和红亚回去好好休息,你一定要多保重自己好吗?”
  “我去和佳丽说几句话。”秦玉莲看着万浩鹏说。
  “别过去了,你和红亚回去吧。刘姐她心情不好,送走客人后,也会回宇江去,到时我们一起去市长家看她们好不好?”万浩鹏赶紧拦住秦玉莲,不让她去打搅刘佳丽好。
  秦玉莲朝刘佳丽那边看,万浩鹏示意萧红亚把秦玉莲扶走,客人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也不想秦玉莲再睹物思人,特别是安妮洁,她要等客人们走后,独自和孟老爷子说说话,安妮洁不可能愿意秦玉莲和萧红亚呆在一边,恐怕莫向南和刘佳丽,她都不愿意他们也在吧。
  萧红亚明白万浩鹏的用意,赶紧扶着秦玉莲下山,秦玉莲是一走三回头,看得万浩鹏又是好一阵难过,他这个做儿子,硬是断送了母亲的又一次幸福。
  第596章?她其实什么都懂

  客人们都下山去了,墓地只剩下莫向南、刘佳丽和万浩鹏,还有坐着一直没有动的安妮洁,万浩鹏不知道自己该不走,有些为难地看住了莫向南。
  莫向南问刘佳丽:“小洁怎么了?”
  “你现在知道关心她了?”刘佳丽的语气很有些怪里怪气的,至少在万浩鹏听来是这样的。
  莫向南更加难为情,万浩鹏想走,相而言,这三个人更象一家子了,他不过是个外来人罢了,他这个没名没份的义子,在外界还是不被承认的,从刘佳丽和莫向南主导孟老爷子的葬礼一清二楚了。
  万浩鹏转身朝山下走,经过安妮洁身边时,她突然叫他:“万哥哥。”
  万浩鹏停了下来,目光看住了安妮洁。
  “你别走,让他们走。陪我。”安妮洁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莫向南和刘佳丽。
  刘佳丽的脸色很难过,她刚想发火,莫向南抢先说:“有浩鹏陪部小洁也好,你不要乱操心,让洁和她爷爷好好呆一会吧。”
  “你现在装好人了?早干嘛去了?”刘佳丽的火气很大,明明说的是莫向南,结果突然扭头看着万浩鹏说:“这笔帐我会计在你头的,你可是对我保证过,结果呢?结果呢?我说那个姑娘可疑,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刘佳丽的火气终于压不住了,冲着莫向南和万浩鹏同时发作了。
  “佳丽,你要难受冲我发吧,我们下山,让小洁一个人呆一会儿,浩鹏会负责她的安全的。”莫向南柔声劝着刘佳丽。

  刘佳丽更是压不住了,声音提高了好几度,冲着莫向南发火说:“我能相信你们吗?你们男人靠得住吗?”
  安妮洁走了过来,淡淡地看着刘佳丽说:“妈,爷爷睡着了,你不要吵好不好?你和莫叔叔下山去吧,万哥哥会保护我的。”安妮洁说得那么平静和理所当然,一时间让刘佳丽怔住了。
  万浩鹏也特别地异样,安妮洁居然如此如此地相信着他,依赖着,看来这是一个缺爱的孩子,一个极度没安全的孩子,因为他救过她,那天她如只小猫一般窝在他胸口的情形如放电影一般,一幕又一幕地在万浩鹏大脑里展示着,更加让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安妮洁了。
  刘佳丽张了张嘴,莫向南也不顾万浩鹏在场,一把扯起刘佳丽走,走了几步,他回过头对万浩鹏说:“浩鹏,你陪陪小洁,我们在山下等你们。”
  “你,”刘佳丽气得说了一个你字,后面的话硬是被莫向南打断了。
  “你让孩子静一静,给她一个空间好不好?”莫向南的声音不高,还是让万浩鹏听到了。
  万浩鹏看着莫向南和刘佳丽的背影,一时间很有些说不出来是啥滋味。
  安妮洁这个时候跪在了孟老爷子的墓前,她说:“爷爷,我以后想您了,怎么办呢?爷爷,我们都在京城,您一个人在这里会孤独的。我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答应让您葬在这里,我更不知道您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丢下我不管,您说过要等我从美国回来,您还说要看我穿新娘妆,您说没什么可以打倒您的。可是爷爷,您说话不算话,您还是丢下我不管了。
  爷爷,我好后悔,我不该去美国,我要是不去美国,您不会离开我是不是?我要不去美国,您也不会葬在这里是不是?我知道,您想家您的老家,可是老家欢迎您吗?爷爷,您只属于我们,不属于这里,更不属于老家。
  爷爷,您听得见我的话吗?您在天堂里一定要好好的,天堂里没有人会伤害您,也没有人会算计您的。”
  安妮洁跪着,看着孟老爷子的照片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硬是不掉下来,在一旁的万浩鹏好难过啊,他内心真的如无数把刀子在绞着,绞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