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这件事,丁一的确也感觉到了世态炎凉,这些人太势利眼了,当初挣着抢着进雅娟嫂子的酒,后来发展到居然连酒钱都想黑了人家的,难怪权势这个东西,是那样的让人着迷。
  合上电话后,丁一见爸爸还在原地等她,她就走了过去,说道:“爸爸,你是在会上吃饭还是回家去吃?”
  爸爸说:“看情况,我还带着两个学生来的,你要是有事就去忙。”
  “好,那我去找我们的人去了,如果我回家就给你打电话,对了,我住B座十一层109房间。”
  爸爸说:“我没事,你要是也没事就回家住,还是家里方便。”
  “好吧,如果离得开,我就回去。爸爸,我还是那句话,您要多注意身体,为了女儿,也要注意身体好吗?”丁一盈盈地看着爸爸说道。
  丁乃翔微笑地点点头,说道:“我会的,放心吧,我现在什么毛病都没有,前几天有去医院复查,各项指标都很稳定。”
  丁一说:“那就好,等我回来就能照顾爸爸了。”
  “嗯,我盼着你快点回来。”
  丁一点点头,跟爸爸再见后走了。

  丁乃翔看着女儿单薄的背影,百感交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开幕式结束后,省领导在有关部门的陪同下,就开始参观各个展台。亢州提前做了一个五分钟的小短片,展位的上方专门有一台显示器,播送这个小片,形象系统地介绍了本地农业高科技产业的成果,三源也做了一个五分钟短片,省领导在观看了这两个地方的展位后,笑着对陪同的董兴说道:“呵呵,你们很会搞啊,这个创意不错,不但形象,还能让人们在你们这个展位上停留的时间长些。”

  送走省领导后,董兴把江帆和彭长宜叫到一起,说道:“哈哈,是不是你们俩共同的创意?”
  两人都笑了。其实,这个创意是丁一的,她当时跟江帆建议制作一个小片,当时就被江帆采纳,然后由政府办出面,协助电视台做这个片子。脚本是丁一写的,温庆轩想让丁一配音,丁一考虑到是在展厅播放,从效果来看还是男声比较理想,这样,就由台里的另一名男播音员配的音,效果果然比女声厚重,大气。
  遭到省领导表扬后,第二天,在展厅里,类似这样的宣传片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
  开幕式的当天中午,丁一没有在会上吃饭,而是被林岩悄悄叫了出来,原来,江帆和彭长宜还有林岩商量好出去吃饭。于是,他们分乘两辆车,来到了离会展中心很远的地方吃的。
  四个曾经在一起工作的人,吃饭就没有了拘束,他们在一起,无所不谈,很快,一个中午就过去了。
  彭长宜问江帆:“您准备在会上呆几天?”
  江帆说:“我想多呆两天,回去也没什么事,家里有韩书记呢,再说我也不想那么累了,你哪?”
  彭长宜感觉出江帆似乎少了许多热情,就说道:“我想晚上回家,明天就回三源,这个春天我那里挺忙的,主要还是旅游的事,别的事我也不掺和。”
  江帆说:“这样吧,你明天再回吧,明天咱俩一块回。”
  彭长宜笑了,说道:“咱们在这儿也没什么事?”
  江帆说:“还不会没事找事,比如,咱们下午可以参观一下,看看其他地方有什么先进的经验和做法可以借鉴,也可以让林岩安排咱们去洗洗温泉。”

  林岩说:“没有问题。”
  丁一说:“我不去,我下午还有事。”
  彭长宜说:“你下午干嘛去?回家看老爸呀?”
  “我上屋在开幕式上看见老爸了。”
  “哦,你爸也来参加了?”江帆问道。

  “是啊,这个会徽是他们设计的,所以被邀请来了。”
  “哦。”江帆点点头。
  彭长宜说:“对了小丁,到了你这一亩三分地了,你还不请我们去家里做客?”
  “呵呵,没问题,我这就给爸爸打电话,晚上到我家去吃饭。”丁一说着就掏电话。
  “等等,我就这么一说,你认什么真啊?”彭长宜说道。
  丁一说:“我没有理由不认真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还是算了吧,不给你找事了。”
  丁一感觉彭长宜似乎话里有话,就放回了电话。
  下午,彭长宜还是回家了,因为吉政委打来电话,告诉他,最后一眼机井也打出了水,明天庆祝一下,问他赶得回来吗?彭长宜高兴了,说:“问题不大”。
  吉政委说:“没事,你什么时候回来都行,我就是跟你通报一下情况。”
  彭长宜再次重申了一遍:“长宜明白,如果会上没什么事了,我明天就能回去。总算都出水了,太高兴了,吉政委,长宜真是打心眼里感谢您啊!”
  “哈哈,少来这一套,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现在知道感谢了,当初怎么威胁我来着?”
  “不兴这样,那么大的首长怎么还记仇啊?”
  “当然要记呀?不然我拿什么说事?哈哈,你忙你的去吧,回来再说。”说着,挂了电话。
  彭长宜也很高兴,第一眼机井顺利出水,第二眼先后换了三个地方,才打出了水。因为彭长宜早就说过,等两眼机井出水后,要搞个小仪式庆祝一下,还要给这两眼机井命名。
  过了一会,他又接到了龙泉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的电话,跟他在电话里汇报了同样内容。彭长宜说:“赵书记啊,你高兴了吧,出点血吧,弄两头猪,怎么也得慰问一下亲人解放军呀?”
  赵丰高兴地说:“出血没有问题,问题是弄两头猪去搞慰问,这样的表达感谢方式是不是太土太过时了?”
  “哦,这样,说个不土不过时的方式我听听?慰问他们两颗原子丨弹丨你有吗?我们就要用这最淳朴的方式表达对亲人解放军的感激之情!另外,索性你就给我土到家,弄个秧歌队,吹着喇叭,把猪啊、羊啊的什么,送去几头,别太多了,太多了我心疼。”

  “哈哈,我也心疼,不出最合适。”赵丰顺着他的话说道。
  “你敢,你还真是铁公鸡根毛不拨呀?”
  “哈哈,我说县长,这话是不是都让您一人说了合适?”赵丰笑着说道。
  彭长宜一听,也“哈哈”大笑起来,说得:“我说行,你说不行。”

  赵丰也笑了,说道:“对了,县长,我想乘热打铁,跟他们说说,能不能让他们再尽尽力,把通往机井的道理给咱们修修,这样无论是村民取水还是往地里运肥拉什么的,走车就方便多了。”
  日期:2017-05-0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