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子很感兴趣,说道:“哦,还有这事?”
  “有啊,每当清明,老人都会给烈士们烧纸,义务扫墓。县里最近准备把那里修缮一下,准备正式命名为黄土岭战役烈士陵园。”
  山子很激动,说道:“真想回去看看,当年,如果不是老百姓往山上背弹药,也许就没有黄土岭战役的大捷,那里的老百姓也做出了巨大牺牲啊……”老人神情肃穆起来。
  彭长宜说:“这样吧,等到了七八月份,我来接您,我们那里夏天的平均温度也就是二十二度左右,您可以去我们那里写回忆录,还可以避暑。”
  “呵呵,好啊。”老人爽快地答应了,说道:“不瞒你们说,我的确有个愿望,就是希望黄土岭战役能够搬上银幕,我现在正在写这个剧本,是应一个善于拍摄战争题材的导演的要求写的,他也是看到了我的那篇文章,通过编辑部跟我联系上的,我目前基本框架已经搭好,但是你刚才说的烈士坟墓的事打动了我,等忙过这段,是得回去看看,说不定还有重大灵感和收获呢。”

  马森说:“太欢迎您回去看看了,既是故地重游,又可以丰富一下思路,更重要的是可以指导我们的工作。”
  彭长宜想了想说:“如果您的剧本能够投入拍摄,我能不能跟您提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
  “拍摄地就选三源,选三源的黄土岭。”
  老人笑了,说道:“就知道你会说这个。我可以建议,真到了实景拍摄的时候,还要听到导演的。”老人说完,打了一个哈欠。
  老人一下午都没闲着,不停地向他们介绍那次战役前后的一些情况,另外他对三源建革命历史博物馆非常感兴趣,对红色旅游也大加赞赏,老人下意识地用手捶了捶腰,刚才老人已经介绍了,当年那场战役他的身上多次受伤,就是现在一到阴天下雨的时候,身体各个地方都不好受。
  彭长宜觉出老人累了,就跟马森使了个眼色,马森连忙合上了本,说道:“山老,今天就到这里,我们期望您今年能来三源看看。”
  彭长宜说道:“您什么时候想回去看看,就给我们打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来接您。”说着,就从手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递到了老人手里。

  老人接过来说道:“好的,一定。”
  彭长宜站了起来,又说道:“打扰了您好几个小时,我们回去,您也该休息一下了。”
  老人说:“别走了,晚上在我家吃饭。”
  彭长宜说:“不了,我们还有别的事。我们这次来,给您带了一点我们那里的特产,也就是山货,不值钱。”说着,就掏出钥匙,冲齐祥使了个眼色。

  齐祥赶紧接过钥匙,就走了出去,马森也跟齐祥出去了。
  老人没有客气,他转身也从里屋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说道:“小伙子,我这不叫名片,就是一个电话号码,有事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彭长宜接过来一看,果然,在一张纯白色的纸片上,只印着“红星一号院22号”,然后就是他家和电话号码,居然连名字都没有,更别说职务和头衔了。
  原来,这就是京城有名的红星一号院,这个一号院住的都是老革命,有的还是立过赫赫战功的老革命。
  杂志编辑在给他们“山老”的家庭住址时,只说他家住在某某路、某某门牌号码,没有提红星一号院,他们更不知道这么门牌号里住着的居然全是老革命!
  彭长宜不由地感叹道:“您太低调了。”
  老人说:“小伙子,不是低调,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的了,就拿三源那一场战役来说吧,那么多的人都死了,我却活下来了。所以啊,活下来的人是没有任何理由高调的,因为你能活,就意味着许多人去死,也就是说你的命,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用别人的命换来的,这个道理很简单。”
  彭长宜不由得肃然起敬,他感慨地说道:“您说得太实在了,太值得我们学习了。”
  正说着,齐祥和马森就把一些山蘑、核桃什么的土特产搬了进来放好后,彭长宜他们就要告辞。
  老人说到:“稍等片刻。”?说着,就冲楼上喊道:“小玉,把我那本黄皮的小册子拿下来。”
  小玉,就是老人的孙女,刚才上去的那个姑娘,就听小玉出来说道:“是你们军区印得那本吗?”
  很快,小玉手里拿着几本书就跑下了楼,长长的头发在后面随着她的跳跃而起伏着。
  小玉把书递到了老人手里的时候,眼睛就盯着彭长宜看,微微皱眉的样子,似乎比当年成熟和沉稳了不少。
  彭长宜没敢抬头看他,而是故意低头看着老人手里的那几本黄皮的小册子。

  老人说道:“这是原来部队上印的册子,有我的一篇回忆录,留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彭长宜灵机一动,心想,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老人的真实姓名,又不好直接问,就接过来说道:“这个,您老得在上面留下墨宝。”
  “哈哈,好。”
  老人高兴地答应着,就做了下来,小玉立刻拿出一支老式钢笔,摘掉笔帽递给他。老人戴上眼镜,接过钢笔,先在手心里划了一下,见手心有笔印,这才在书的扉页上写下“请彭县长惠存”几个字,然后写下直接的名字,紧接着又给齐祥和马森签了名,最后,还送给了摄像记者一本。
  彭长宜低头看着老人的签名,果真老人的名字不叫“山子”,而是叫窦本义,窦本义三个字还是繁体字,他看着说道:“谢谢,谢谢您。”
  就在彭长宜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小玉仍然在不错眼珠地看着他,彭长宜怕她认出自己,目光感觉从她的脸上挪开,就跟老人握手,说道:“窦老,我们在三源等您。”
  “好的好的,有机会一定去,一定去。”
  窦老边说着边跟他们一一握手,在孙女的陪伴下,一直送到他们门口,就在彭长宜驶出这条小甬路,拐向大门的时候,他扭头,仍然看见老人在孙女的搀扶下,在远远地看着他们,直到汽车驶出这个别墅区。
  出了大门口,彭长宜舒了一口气,他一手把这方向盘,一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掏出老人给的那张名片,交给了旁边座位上的齐祥,说道:“齐主任,看看这张名片,有什么感想?”
  齐祥接过名片,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几眼,说道:“这哪叫什么名片?只有电话号码和住址?这是什么人的?”
  齐祥说道:“如果让我猜,只有两种人可能这么印名片,一种就是当个便条用,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另一种就是名气特别大,大到不需要在名片上说明身份的那种人。”
  “呵呵,还是齐主任聪明啊!”彭长宜说道。
  齐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是……山老的?”
  “是啊!”彭长宜感慨地说道。
  彭长宜说:“想想我们的名片,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何方神圣,有的名片印了好多好多的头衔,哎——这就是区别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