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一听,就立刻站住,扭过身子,但却是没有回来的意思,不卑不亢地说道:“您老还有什么指示?”
  老人绷着脸,但是已经不那么威严了,他没好气地说道:“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倔的,说了两句就接受不了了,扭头就走,你的任务没完成,你下去怎么跟你的属下交代?”

  他的话,正中彭长宜的下怀,说道:“我就说我惹您不高兴了,您不愿搭理我们,就这么说,实事求是。”
  “看到你那么会演戏,我肯定不高兴,但是你解释清了,误会消除了,我还有什么不高兴的,说都不让说了,你们这些年轻干部,受不得一点委屈。要是经受当年我们年轻时候的挫折和磨难,说不定会怎么样呢?自尊心那么强,未必是好事!”
  彭长宜笑了,他转过身子,回到屋里,但却没有坐下,心想,怎么什么话都让他说了。
  老人说道:“怎么不说话?”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没得说,都让您说了。”
  老人忍俊住,厉声说道:“你意思说我横竖有理?”
  彭长宜一听,赶紧笑着冲老人作揖。
  老人笑了,说道:“坐吧年轻人,不要这么锋芒毕露。”

  彭长宜又笑笑,故意什么话都不说,事实他也不知说什么好。
  老人缓和了语气,对彭长宜的敌意消失了,说道:“你能告诉我,你那个朋友是谁吗?他要那玉佩干什么用?”
  彭长宜怔了一下,那是绝对不能说的,那只玉佩是当年省委的秦副书记买走的,彭长宜现在还记得当时他手捧一凤一凰两只玉佩,高声吟诵《凤求凰》时的神态。如今,秦副书记因为年龄关系,如今已经离开副书记的岗位,到了省人大过度,任常务副主任,那个玉佩,他实际是没有花那么多钱的,大部分钱可能都是樊文良想办法付的,彭长宜即便是长着两个脑袋也是不敢说的。
  此时,彭长宜的脑袋飞快地转着,他在想,樊文良当时肯定不知道他的老首长也到了深圳,也看上了这件藏品,如果知道,他还会让王家栋和他去拍这个玉佩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山子”不知道玉佩落到了谁的手里,肯定樊文良也不曾向他透露过此事,那么自己是没有任何权力和胆量透露玉佩的事情的。
  想到这里,彭长宜看着“山子”老人,目光坚定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能,请您谅解。”
  老人点点头,说道:“我理解,是我的要求过分了。看来,他是个真正的藏家。”
  彭长宜笑笑,没有说话。

  老人又说道:“走,咱们下去,别冷落了其他同志。”
  从楼上下来后,齐祥他们赶紧就站了起来,那个摄像记者就把镜头对准了他们。老人笑着说:“坐,坐。”
  等他坐下后,齐祥他们才坐下来,老人说:“前几天,杂志的编辑把你们的意思跟我说了,我很激动,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能想起在深山沟里的一次战役,所以,我这几天也搜集了不少那次战役的资料,也给几个老战友打电话,跟他们说了这一情况,他们也很激动,也都表示可以写写这方面的回忆录。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你们,我能做什么?”
  彭长宜很佩服这个老人,这是一个爱憎分明的老人,骨子里流淌地仍然是老革命的热血,尽管也有不说理的时候,但是个很有原则性的老干部。
  马森就打开了笔记本,说道:“还是您那篇文章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可能编辑跟您说了,我们县准备建一个革命历史博物馆,目前正在搜集发生在三源土地上的革命历史故事,我们都知道三源黄土岭阻击战的事,但是不知道细节,所以,我们想通过您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另外,我们这里有一份问卷调查,这也是彭县长来了以后搞的,您可能有所不知,我们那里现在是国家级贫困县,经济不发达,人们生活水平还很低,彭县长来了后准备搞红色旅游,以旅游带到相关产业发展,从而达到富民强县的目的。”

  老人看了彭长宜一眼,说:“嗯,这主意不错,挖掘整理那些革命历史和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并存,不错,许多地方都这么搞起来的,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搞?”
  “已经在着手进行,博物馆的项目已经送到省有关部门,但是目前还没有批下来,不过我们正在积极争取。”彭长宜补充道。
  老人说:“建博物馆需要不少的钱,你们县财政能拿出那么多的钱来吗?”
  彭长宜说:“我们也正在跑这事,以前没搞过,也在多方面寻求支持。”

  老人点点头,说:“据我所知,省里都会这样的专项资金,你们可能跟上面申请。”
  这时,门外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彭长宜就站了起来,说道:“我出去看看,是不是我的车碍事。”
  老人说:“不用,是我老伴儿和孙女回来了。一会司机就会把车开走的。”
  正说着,就见一个年轻的姑娘,和一位老太太从外面进来了,这个老太太就是山子合影的那位。那个年轻的姑娘非常面熟,应该就是当年跟着老人去深圳的那个小姑娘,彭长宜记得她叫小玉,想起她当年对自己的无理,彭长宜心里就有些发憷。
  高干家庭的子女可能都有这个毛病吧,有一种先天的特权优势,似乎享受老子的功劳是天经地义的事,好像天下都是自己的一样,一旦想要的东西没有要到或者没能如愿,往往就会感到心理不平衡,这种表现在大部分高干子女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尤其是在女孩子当中更为突出。许多老干部都娇宠女孩子,给她们优越的家庭环境,给她们足够的物质享受,她们从小就比普通百姓的孩子多了一份先天的权贵资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喜欢颐指气使,喜欢唯我独尊。江帆的老婆袁小姶是这样,记得当初在深圳这个女孩子也是这样,所以彭长宜再次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从心里对她就没有好感,所以在她进屋的时候,尽量躲避她的目光,希望她不要认出自己。

  他们都站了起来,“山子”说道:“老太婆,这是三源的同志。”然后他又跟他们介绍说:“这是我的老伴儿和孙女。”
  彭长宜没敢直接看他的孙女,一老一小跟他们点头微笑,保姆出来接过老太太手里的包,老太太说:“你们坐,继续聊,我就不打扰你们说话了,我上楼。”
  小玉冲着他们笑了一下,就扶着奶奶上楼去了,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什么,就扭头看向了彭长宜,彭长宜发现后,别过头去,没有看她,直到听见她们往楼上走,他才回转过身子。
  山子没有给孙女介绍彭长宜,显然是不想让另外的人知道他和彭长宜的深圳之缘。
  他们继续谈,山子给他们大致介绍了那次发生在三源黄土岭战役的经过,老人最后说:“黄土岭战役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扭转了战局,增强了百姓的信心,故事太多了,我眼下只能给你们说个大概。”
  马森说:“是啊,现在在附近村子里,还有一大片烈士坟茔,那里埋藏着的都是那次牺牲的战士,有个老人义务看护那片烈士坟茔已经好几十年了。他能讲出许多故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