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不由地笑了,说道:“谢谢夸奖。不全是这个原因,主要是后面坐三个人太挤,我们又是长途,时间太长人会累的,这还有两位同志想来没让来呢。”
  老者将彭长宜让到自己旁边的沙发上,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扭头打量着彭长宜,说道:“我怎么觉得你那么面熟……”
  彭长宜这时也觉得老者有些面熟,尤其是他说话的声音和那两道长长的眉毛,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但就是面熟。

  突然,他的心一跳,几乎和老者同时开口说道:“深圳!”
  没错,是深圳,在深圳那次藏品拍卖会上,彭长宜和部长奉樊文良的指示,去参加拍卖会,目的就是那个48号的藏品。后来那个玉佩被彭长宜拍下,后来老者在门口还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意思是彭长宜什么时候想出手那块玉佩,就打这个电话,他要,后来,那个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也被他随手仍在了宾馆的纸篓里。
  当时拍那个玉佩是为了完成政治任务,根本就不考虑钱,不停地举牌,没想到是自己居然夺了老革命的所爱。
  彭长宜脸上立刻就不自然了,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小,小到了如此巧合!
  那名老者对马森他们说道:“你们几位先喝着水,我和你们县长去说两句私房话。”他站了起来,跟彭长宜说道:“彭县长,借一步说话。”说完,也不管彭长宜的反应,就自顾自地向楼上走去。
  尽管老者的神态很温和,但是无论是口气还是眉宇间的表情,都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彭长宜只好跟他上了楼。
  他们上了三楼,从敞着的门来看,三楼两间书房,一间很大,书房里摆满了各种矿石,另一间书房却很小,也就是十来平米,彭长宜随着他走进了这间小书房。
  彭长宜看到这间小书房里全是那种很朴素的书架,敞开式的,在书架上,摆着“山老”穿老式军装时和一位女士的照片,无疑,这名女士是老者的夫人。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张照片,彭长宜忽然想了起来,眼前的这个山子,就是老胡照片中那个坐在樊文良和老胡中间的那个上了年纪的军首长!

  难怪从深圳回来后,他见到老胡照片中的那个军首长怎么看怎么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而且当时他还跟老胡说过,说这个人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老胡当时说不可能,他早就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了,连电视上都没有人影了,你不可能见过。那时他没有想起来,这个军首长,就是自己在深圳拍卖会上见到的那个戴着老花镜的老人!
  彭长宜盯着墙上的照片,他为自己的发现有些激动,眼睛里露出惊喜的目光,几乎就要说出老胡的名子,但是,他抑制住自己这个巨大的发现,因为从刚才山子的神态中,他突然发现了只有这种级别的老革命才有的那种威慑的目光,他不能这么冒昧,不能给他造成错觉,好像自己是专门攀附权贵来的,即便有些事是自己有意而为,但是也不能表露出来的,在官场上,要学会装,有的时候装孙子,装傻子,装笼子装瞎子,有的时候还要装爷爷,现在,他知道,自己只能装孙子,但是绝不能装奴才!

  今天可真是太巧合了,前后两件巧合的事都碰到了一起。清代著名文学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就说过:“幻设一事,既有一事之偶同;乔命一名,既有一名之巧合。”?他定了定心神,回头看到老人神情严肃地坐在椅子上,他不知为什么,这个老领导怎么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变得的不友好起来?
  “坐!”老人说到,尽管语气不高,却有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彭长宜坐在了老人对面,老人的表情相当严肃,他手里拿着老花镜,没有戴上,看着他,说道:“彭县长,你可真能演戏,那么贵的玉佩你举牌的时候连眼都不眨一眨,一个司机的挑费你就心疼了?对不起,这人有个原则,那就是从来都不参与工作以外的事情,老家老乡的事我更是从来都不插手。不错,我的确跟三源有些渊源,但是我早就退出领导岗位,帮不上你们什么,这次恐怕会让你们失望。抱歉。”

  彭长宜愣住了,显然他这是在下逐客令!
  没想到那次深圳偶然一遇,竟然给自己埋下了这么一个伏笔!
  他看着“山子”,发现老人的眼里流露出的目光不再是热情、好客,而是犀利和嘲讽,他半天才琢磨出他的意思,看来,这一前一后,自己在他的印象中是不怎么样的。
  像山子这种级别的官员,肯定遇到不少地方官员以各种名目找上门来的,走门子,跑项目,肯定都是有所求的才来他家拜门子的,他肯定是见的多了,不然也不会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套话。那么在他眼里,他彭长宜亲自开车当司机,显然是作秀,是伪装,是想博得他的好感,实际自己是表里不一、挥金如土而且是善于表演的贪官污吏,是腐败分子,不然,那么多钱的玉佩自己连眼都不眨就买下了?

  哎,看来多大、多高级的领导也有一个俗病,那就是典型的长官意识,傲慢,不说理!凭自己的主观意识和经验判断人,喜欢居高临下跟下属说话,喜欢给下属乱扣帽子,而且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他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幸亏刚才自己没跟他套近乎,如果自己没有深沉地把老胡抛出来,说不定他又会怎么看自己呢,还不得说自己是趋炎附势、攀权附贵的小人?
  他习惯地低下头,又抬起,嘴角就勾起一丝冷笑,正视着眼前这个突然严肃起来的老首长,平静地说道:“我想您是误会了。无论你配合不配合这次我们搜集整理红色记忆的活动,有一个问题我都要跟解释,那块玉佩不是我买下的。”彭长宜把“红色记忆”几个字加重了语气,特地强调了一下他们这次登门的目的。
  “哦?”老人盯着他,说道:“谁买走了?”
  彭长宜不紧不慢地说道:“是我一个朋友,那天,我刚好随团到深圳考察城市建设,我一个朋友也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信息,说是深圳要举办拍卖会,他就托我给他去拍一件藏品,我是一个穷孩子出身,当时的工资只有三四百块钱,就是把我连皮带骨都卖了,也买不起那东西的,而且,我根本不懂,之前从未接触过古玩、玉石什么的,不懂那东西怎么这么值钱?那天,我虽然过了举牌的瘾,但是却让朋友多掏了不少的钱。至于司机的事,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就不再解释了,您看您要是不方便,我们就告辞,至于黄土岭战役一事,毕竟是发生在我们那块土地上的红色记忆,我们会倍加珍惜,而且还会继续寻找有关这方面的资料,我们不会让这段红色记忆只是停留在人们的传说中,我们会把它真实再现、还原,让它成为我们的精神财富,成为对下一代人进行传统教育的好题材。”他又再次强调了“红色记忆”几个字。

  老人看着他,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彭长宜站了起来,又说道:“谢谢您给我留了面子,没有当着我的部下教训我。”说完,冲他微微倾身,然后抬头,大步向门口走去。
  “站住!”老人在背后说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