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了这篇回忆录,里面作者提到了他曾领导过的116师,并且时任师长,虽然只在文中出现了一次,但是“116”这几个数字就镌刻在他的脑海中,这个116师是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部队,出现过许多战斗英雄,这位老革命后来从116师师长的位置提拔到了军区,在军区任职。
  彭长宜就想,他当年带的那个116师,是不是老胡和樊文良所在的那个116师,恍惚中,彭长宜就想起了老胡那张老照片中坐在中间的那位老首长,当时怎么看怎么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为这事他琢磨了好长时间,他突然涌起一阵冲动,就想率先拜访这位老革命,但是彭长宜知道,这只是他的突发奇想,部队任何一个建制,都更新过无数个带长的首长,番号为116师的分属各个兵种,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但是,三源无论是党史办还是政协的一些老干部中,谁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发表在有关杂志上的这篇文章用的是“山子”的名字,显然,这是个笔名。

  本着挖掘整理红色记忆的精神,彭长宜让党史办立刻着手进行调查,务必找出这位老革命的居住地址,说不定,在三源大量的革命历史中,这是一朵被雪藏许久的奇葩,或许会有着一段不可多得的革命传奇。
  人们往往对已经掌握了的东西不再新奇,对没有掌握的充满了好奇,彭长宜亲自谋划这次拜访方案,并亲自带队,前往。
  政府办主任齐祥、党史办主任马森和电视台一名摄像记者跟随彭长宜前往北京,去拜访这位名为“山子”的老革命。
  在这次赴京寻访的人员中,原定去七个人,本来还有报社的女记者羿楠,彭长宜秘书小庞。彭长宜一看名单就否了,说到老革命的家里,去那么多人干嘛,又不是去打狼,要人多力量大,再说这些老革命年纪都比较大,人多会嫌乱的。

  羿楠这次也被抽调到革史办报道组,其实,彭长宜是不想让她去,但是他又不好说出口,就临时调换了车,换成了自己坐的丰田越野车。这样,小庞和羿楠就去不了,他这个丰田越野车坐五个人正好。
  彭长宜还准备到了亢州后,让老顾回家,他自己开车,这样又减少了一个人,但是他现在不能说。
  羿楠一大早也赶到了县政府,当她看到彭长宜的车实在坐???不下这么多人的时候,脸上就有了失望之色,彭长宜就问小庞:“你昨天下班的时候没告诉她吗?”
  小庞说:“我告诉了,我说那辆七人座的车出了故障,只能开县长的车去了,我和你就都去不了了,谁知道她怎么还来了。”
  彭长宜的嘴角浮起一丝讥笑,他知道羿楠不相信。
  一行人准备好后,老顾开着车就出发了。
  到了亢州后,老顾被送回家,彭长宜驾车直奔北京而去。
  县党史办主任马森,已经和那本党内杂志的编辑联系好,那位名叫“山子”的作者,今天在家等候。于是,他们按照编辑部提供的山子家庭地址,来到了北京二环附近一条胡同里,在一处有武警战士把守的大门前停下,齐祥下车登记,又领了一张出门的小卡片,这才放行。
  进了这个大门,里面才别有洞天,只见这个小区散落着一栋栋具有苏式风格的小别墅,有尖顶、圆顶、帐篷顶,有的外墙还镌刻着各色浮雕,在这个别墅区的四周,具有现代气息的高楼林立,把这片面积不大的别墅区拥在怀里,只有这一片别墅区的空间开阔,环境优美,绿化美化的非常漂亮,空白的地方都被种上了草坪和各种树木,豁然开朗。
  党史办主任马森拿出小纸条,看了一眼,指着左前方的一栋独立的小别墅说道:“应该是那栋。”
  彭长宜就顺着一条小甬路,停在了一栋四五十年代修建的苏式小楼前,他说:“你们下去敲门,我去掉头。对了,小伙子,你要把这一切都录下来,将来就是珍贵的资料了。”
  那个摄像记者点点头,说道:“彭县长放心,我会的。”

  三人下去后,马森就去摁了矮墙边上的门铃,一个五十多岁保姆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对着马森他们说道:“你们是三源的吗?”
  马森赶紧说道:“是,这是山……子……山老的家吗?”他不知该怎么称呼老人家。
  这时,屋里有人说话了:“张姐,是三源的同志吧?快请进。”话音刚落,从里走出一个瘦高个、身材挺拔、精神矍铄,衣着简朴、家常,但却非常整洁的老人。
  马森和齐祥他们紧走几步,来到门口,跟这个老人握手,马森说:“首长好!”齐祥也跟着说道:“首长好。”
  老人笑逐颜开,热情地跟他们逐个握手,他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录像的记者,说道:“小伙子,不急,先到屋里喝口水,歇会儿。”
  但这个摄像的记者显然是得到了彭长宜的指示,把这一切都收录到了镜头中。
  老人便将他们一一让进屋,请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保姆就开始给他们沏茶倒水。
  齐祥没有坐下,他看了一眼门外,这时保姆把一杯沏好的茶放到茶几上,说道:“请坐下喝茶吧。”齐祥就不好意思地笑笑,坐在了沙发的边上,眼睛仍然看着门外。
  老人似乎看出了齐祥的心思,就跟保姆说道:“张姐,你去把司机师傅叫进来喝口水,别让他在外边等着。”

  张姐答应了一声,就麻利地在围裙上搓了搓手,开门就出去叫“司机”去了。
  齐祥听老人这样说,就知道老人误会了彭长宜的身份,他赶紧欠了欠屁股说道:“那不是司机,是我们三源的县长,名叫彭长宜。”
  老人一听,想了想,然后“哈哈”大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俩个中间有一个是县长呢,没想到开车的倒是县长。哈哈。县长应该是正处级,这正处级的干部给你们三个人开车,那你们的级别起码都要在正厅级往上。”
  齐祥哈马森一听就都笑了,连那个摄像的小伙子也都笑了,马森说道:“呵呵呵,您真幽默,我们当中,除去这位摄像的以外,只有年龄比彭县长大,其余级别、身材、学历等等,哪样都不比他高。”
  老人笑着说:“开玩笑,开玩笑,你们没带司机吗?”
  齐祥说道:“多带一个司机,就多一份挑费,县长就兼职了。”
  “哦——”“山老”不由地对这个县长暗暗赞佩起来。
  保姆出去后,站在门口,看着彭长宜把车开了过来,停在门口后,就说道:“师傅,进屋喝口水吧。”
  彭长宜一愣,随后就笑了,他知道这个保姆把他当成司机了,就冲她笑着点点头,下车后,锁好车,笑着跟她说:“谢谢,谢谢您了。这车放在这儿不碍事吧?”
  保姆说:“不碍事,屋里请。”说着,就把彭长宜让进了屋里。
  从保姆把他错看成司机,还热情招呼司机进屋这一个举动来看,彭长宜感到这家人应该是非常和善可亲的,他就跟在保姆后面,进了客厅。

  老者站了起来,伸手跟彭长宜握。
  彭长宜赶紧屈身向前,双手握住了老者的右手。
  老者笑着说道:“我们正在说你,为了节省一个人的挑费,县长兼职当司机。”
  齐祥说:“山老说您是抠门县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