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3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侯子善与黄建二人当时也没有在现场,他们二人去了郊区新开的一个野味饭店去吃饭了,二人正吃着,便接到了王乐军的电话,这个事情发生后,有人就报告给了市委办公厅,然后就报到了王乐军这里,而他们两人还不知道这事。

  结果一接到王乐军的电话,二人连刚刚上好的野味也不吃了,连忙往回赶,到了现场之后,看到现场非常混乱,杀人的人已经让公丨安丨机关给抓住了,但是当地的群众却是群情激奋,为杀人的人抱不平,本来吴栋军的人想报复杀人的人的家属,可是当地的群众却是与他们对立起来,一看到这种情况,侯黄二人急忙让吴栋军的人马抓紧离开,绝对不能再起冲突。
  忙完这事,侯黄二人才想起给吴栋军打电话,吴栋军一看到他们两人的电话,心想准是这件事情,想了想,居然没有接。
  二人一看,侯子善先诧异道:“吴栋军怎么回事,不接我们的电话?”
  黄建道:“听说他的省政协常委一职要被免去,他在忙这个事情吧。”
  侯子善道:“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不及时搞好善后工作的话,很容易引起更多的麻烦,他不回来,这个事情不好处理啊。”
  黄建道:“王书记应当安排好这个事情,我们就等着吩咐是了,谁能想到,吴栋军的人居然会让老百姓给刺死了,原以为他能震得住老百姓,想不到这么不经打。”
  侯子善看他一眼道:“如果是老百姓给刺死了,那更麻烦了,我们两人说不定还要承担责任,现在只是死了吴栋军的人,还好应付一些。”
  黄建听了,摇了摇头,搞了半天,一地鸡毛了。
  王乐军迅速安排吴栋军安抚好他手下的员工,同时暂时停止拆迁工作,免得引起群众的反弹。
  一开始比较顺利,吴栋军来到后,联系上被杀员工的家属,告诉他们,一定会不会亏待他们,会把抚恤金发给他们,让他们不要吵不要闹,听他的安排。
  这名员工的家属听了他的话,由于吴栋军没有说给多少钱,因而倒是哭哭啼啼,吴栋军一看,就告诉他们,先给他们四十万,等到事情处理完了,再给他们四十万,八十万的抚恤金,够意思了吧?
  死者家属听了这话,才不再哭闹起来,吴栋军心里长出一口气,心想看来没有钱摆不平的事,只要愿意花钱,什么事情都好处理。
  第一千九十章 跟他没完
  拆迁死人的事情暂时让摆平了,王乐军长出了一口气,而在此过程中,陈功只是冷眼旁观,但是如此一来,他就被边缘化了,王乐军直接插手一些政府的事务,绕过他,指挥着各大局的局长和各县区委书记县区长去做一些事情,他作为市长,就成了一个空架子。

  对此,陈功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他想了想,便决定搞好效能督查的事情,整顿工作作风,一方面是政府的工作作风确实有改进的地方,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需要通过这种整顿,来扭转对他的不利局面,不能让他让王乐军把他给边缘化了。
  把秘书长孙家磊叫过来,陈功向他谈了这个事情,提出要加强政府工作力度,转变政府工作作风,提高政府工作效率,有必要强化效能督查,加强对政府工作人员工作作风的整顿,市政府要成立政府督查工作领导小组,整合原有的督查室,成立效能督查室,促进市政府工作的开展。
  孙家磊一听到陈功的这个想法,心里便是一沉,陈功突然要加强督查工作,有些出乎他的意外,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现在却要搞这个事情,到底是什么缘故?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他不能质疑陈功的想法,所以便问道:“陈市长,这个事情是不是要先向市委报告一下?跟王书记讲一讲?”

  看到他提出这个问题,陈功眉头一皱,说道:“我们先做好准备,等准备好了,再向市委汇报。”
  孙家磊闻言,只好点头答应,陈功只提了一个想法,但是具体的工作落实还是要由他这个秘书长来做,等到他听完陈功的要求,回去之后,想了一想,就给王乐军去了电话,把陈功的想法跟王乐军讲了。
  王乐军听到孙家磊的报告,眉头也是一皱,想着陈功此举要干什么,之前他要整合督查室的职能,陈功却是不同意,现在也要加强督查室的职能了,是为了证明他反对整合督查室的想法是对的,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整顿工作作风是一件好事,他没有办法反对,但是他作为市委书记,要把握大局,只要涉及重大的事项,他都是要过问一下的。
  想到这里,王乐军对孙家磊道:“整顿政府工作作风没有问题,但是你要提醒他,成立政府督查工作领导小组这样的大事,要通过市委决定才能进行,成立新的效能督查室也是如此,市政府不能自作主张,这是组织的纪律。”
  王乐军这样一讲,孙家磊连忙答应下来,等到他准备好了之后,向陈功汇报的时候,再提醒一下陈功。
  就在陈功要成立效能督查室的时候,省政协作出了免职决定,把吴栋军的省政协常委一职给免了,一听说这个事情,吴栋军急忙与那名丁总联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个事情很简单的吗,现在怎么还是把他给除名了?
  丁总接到他的电话,只好与那名大师进行联系,不到一个小时,丁总给吴栋军回了电话,说大师现在很生气,说他不守信用,为了给他破那个血光之灾,大师运了好多的气,结果他却不来了,至于省政协常委那个事,他和领导的秘书讲了,领导秘书当时也答应给帮忙了,但是后来他就没有再过问这事。

  一听到这个情况,吴栋军火了,说道:“血光之灾的事,我不想破了,怎么能叫不讲信用呢?我花五百万目的就是为了保这个省政协常委,现在没有保住,这是什么事?”
  丁总便对他说道:“吴总,大师的脾气很古怪,你有一点不让他满意,他就不愿意帮你了,你那五百万早就让大师捐出去做慈善了,大师是不会要你的钱的,要说都怪你没有过来破你那个血光之灾,不然,大师就不会生气了。”
  听了这话,吴栋军心里头有一万个草泥马在飞奔,五百万元居然让他给捐出去了,不会骗鬼的吧?
  吴栋军生气地道:“丁总,他生气,我也生气呢,我五百万花出去了,一点作用也没起,现在说这五百万被捐出去了,他意思就是我不能要回这五百万了呗?丁总,你跟我说实话,他到底是不是什么大师?如果没这个本事,就不要来糊弄我,如果糊弄我,我不会跟他客气的。”
  看到吴栋军生了气,要发狠 ,丁总对他道:“吴总,他是不是大师,你我二人不都看到了吗?你这个事情大师是帮了你的,确实给首长的秘书打了电话了,首长秘书也答应了,但是最后是为什么没起作用,这个大师也是不得而知,首长的秘书有时也不一定能保证把事情办成啊,大师也没有答应你,保证能把事情办成啊,一切都是看缘分。”
  日期:2018-04-24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