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93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栋军一听到这话,感到更加紧张了,心想这是什么规矩,只能给当官的看相,不能给商人看相,想了想忙道:“大师,只要给我破了血光之灾,我愿意再拿五百万出来给大师普度众生,请大师帮我。”
  大师的小眼睛里,微微露出一束精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丁总在旁边听了,也帮吴栋军说话道:“大师,吴总与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他现在有难,您就帮他一把吧。”
  大师闻言,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那好吧,我就破个例,给你破一下。”
  吴栋军连忙表示感谢,大师就让他先回去,他会在家里给他破这个血光之灾的,至于省政协常委的事情,他打个招呼就行。
  一看到大师说的很痛快,吴栋军感到是找对了人,连忙向大师告辞,出来后,吴栋军问道:“那五百万,我转帐还是要现金?”
  丁总想了一下道:“大师从来不要转帐,只收现金,他收现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用来施舍给下面的穷人,你还是取现金拿过来吧。”

  吴栋军听了连连说好,与丁总一起下了山,到了山下后,吴栋国忙问是什么情况,吴栋军一时没有说话,直到上了车之后,才对吴栋国道:“大哥,我们找对人了,我再支付给他五百万,他帮我办成事。“
  吴栋国一听惊讶道:“还要五百万?怎么要这么多?”
  吴栋军道:“我还有其他事情要让他办,再拿五百万。”
  吴栋国不解地问:“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让他办?”
  吴栋军道:“大哥,这个事情就不要你管了,我来处理就是了。”

  吴栋军担心他说出血光之灾那个事,吴栋国会担心,因此不愿意告诉吴栋国,但是吴栋国却是很好奇地道:“什么事情还瞒着我?”
  吴栋军不愿意告诉他,可是吴栋国老是追问,他只好把情况告诉了吴栋国,吴栋国一听,便说道:“这个什么大师不会是故弄玄虚吧?什么血光之灾,我看是骗人的。”
  吴栋军却说道:“我看不是,这两天我右眼老是跳,就感觉不好,现在他一看见我,就说我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我看他看的很准。”
  吴栋国仔细地瞅了瞅他,说道:“没发现你印堂有多黑啊,这大晚上的,是光线的原因吧?”
  吴栋军却道:“不可能,既然他愿意帮我,再花五百万也没什么,以后认识他了,有事情就好找他办了,省政协常委的事情,他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全国政协的领导他都认识,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他有这么神通广大?”吴栋国还是将信将疑。
  吴栋军道:“你看他住的地方在军事禁区的旁边,如果是一般人,给让他住吗?他肯定是有着神通的,丁总的公司知名的很,在他面前还是小丁小丁的叫着,丁总还一点也不生气,换作别人,他能愿意吗?”

  听了这话,吴栋国也不再怀疑了,花钱消灾吧,两人正在车上说着话,这个时候,吴栋军的电话突然响了,一接通电话,便传来一个紧张的声音:“吴总,不好了,拆迁打死人了,现在正送医院抢救。”
  第一千八十九章 死了人
  吴栋军突然接到这个电话,听完报告,立刻给吓了一跳,刚说完血光之灾的事,怎么就出现打死人这个事情了?
  “怎么回事?你给我慢慢讲。”吴栋军连忙说道。
  这个人便把事情的经过向吴栋军讲了一遍,原来他给吴栋军打过请示电话以后,便是组织人马对付那些不愿意拆迁的人,其中有一户拿出叉子与他们对抗,他们一看,便是恼了火,便让公司的人一起上,结果他们中有一人让这户群众的叉子给命中,正中要害,一下子就倒地不起了。

  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吴栋军才知道不是被拆迁的人给打死了,而是他的人让被拆迁户给弄死了。
  “废物 ,你们全部是废物。”吴栋军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大骂道。
  生气挂断了电话,吴栋国在旁边问道:“怎么回事?”
  吴栋军就把情况讲了,吴栋国一听表情立刻肃了起来,道:“我们现在要马上回去,不能再呆在京城了。”
  吴栋军却说道:“事情还没有办完呢,怎么回?”
  “出了这样的事,你不回怎么行?拆迁出了死人事件,放在哪儿都是大事,我们必须马上回去。”吴栋国说道。
  吴栋军却是不愿意走,吴栋国道:“你必须马上回去,什么血光之灾,这已经发生了,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吴栋军一想,吴栋国说的有道理啊,血光之灾不是已经发生了吗,虽然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可是发生在他的员工身上啊,现在还怎么破?先回去再说吧。
  吴栋军立刻与吴栋国离开了京城,回了东阳。而东阳这边,王乐军得知拆迁死了人,他一方面安排公丨安丨机关把杀人的凶手给抓起来,另一方面去医院看望被刺伤的人,结果还没有去,医院就告知人不行了,死了。
  一听说人已经死了,王乐军立刻给吴栋军打电话,结果吴栋军就告诉他正在外面,马上往回赶。听了这话,王乐军想了想,就对他道:“你马上回来,把你的员工家属给安抚好,拿出一部分钱先赔偿给他们家,不要让他们家因为这个事四处告,听清楚了吗?”
  吴栋军一听这话,便对王乐军道:“王书记,我的员工出了事,政府是不是要给一点抚恤?不能全部让我拿钱赔啊。”
  王乐军一听,生气道:“你不在家里负责拆迁的事情,跑到外面干什么?你要是在现场,能出这样的事吗?你马上回来把这个事情给处理好,不要引出什么事情。”

  王乐军把吴栋军给批了一顿,吴栋军放下电话后,吴栋国一问是什么情况,他便把王乐军的话讲了。
  吴栋国听完他的话,想了想道:“王乐军急了,出了这样的事,如果让上面知道,肯定会有麻烦,好在死的不是被拆迁的人,如果死了被拆迁的人,这个事情就更大了。”
  “如果死的是被拆迁的人就好了,我现在要拿钱给那名员工家属,王乐军一分钱也不愿意出。”吴栋军非常生气地道。
  吴栋国心里沉了沉,感觉事情变的有些糟,吴栋军的省政协常委刚刚要被免去,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祸不单行啊。
  一路上兄弟俩没有再说什么话,便是回到了东阳。此时,陈功也得知了这个事情,他一听说这个事情后,心里想了想,有心想过问一下,但是这个事情他一直没有管,现在去过问,也不大合适。
  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造成的影响可是不小,不管是哪一方死了人,肯定是工作没有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