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6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次回到过道的拐角,那个老头已经不见了,摇摇头,一番唏嘘,下了楼,去到另一栋大楼找我的堂哥,如果没算错,今天他应该值班,乘着个机会,和他聊聊天,消磨消磨时间。
  堂哥的办公室里头有床,我也是服了。堂哥说他们值班办公室都有床的,累的时候可以休息,急救车司机,不比其他,睡眠很重要,有时候累了,总得躺一躺。
  和他聊了一会天,有些累了,于是就在床上躺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堂哥已经不在,给我留了纸条,说是出车去了,看了看表凌晨两点,青青两点半下班,也快了,于是收拾了一番,就到妇产科接她下班而去。
  上楼的时候,又路过那产科病房,里头的人已经休息睡觉,门口站着一个男人,是那产妇的丈夫,见过过来,忽的跪了下来,吓的我一大跳。
  各种感谢,就差磕头,索性这会儿人不多,要不然,我还真尴尬的要死。
  我让他有什么事情站起来说,他激动的说我是能人,是高人,说谢谢我什么的。这时候病房里头悉悉索索的也有人出来,见了我,也是万分感谢的模样。
  原来,他们家属按我的说法去做,回到病房之后,那出生一个礼拜都没哭过的婴儿,忽的嗷嗷大哭起来,面色也逐渐红润,叫来医生检查,也都是连连称奇,总算熬过去了,此刻婴儿因为一个礼拜以来没怎么吃东西,有些营养不良,正放在保温箱里观察,不过已经没有大碍。
  我为他们感到高兴,闲聊了一番,他们家属硬是包了一个红包给我,让我务必要收下,还说哪天一定登门拜访,我一番无奈,正这时,上官青已经换好衣服,看到我在病房门口和人推脱,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最终拗不过他们,我收下了红包,和上官青两人挽手离去,上官青问我发生什么事,我没有直说,只是撇开话题的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怀一个小金水。”
  她娇嗔一笑,瞥过头去,不再理我。

  幽幽小巷,烛火依旧,停好车子,正准备上楼,忽的花坛旁边,瞅见一个人影,正烧香点蜡,一边端着酒瓶,仰头喝着,突兀间倒吓了我一跳。
  仔细一看,原来这人正是—
  日期:2017-09-05 16:09:19
  这人不正是我家对面那个吹萨克斯的家伙吗?大半夜的这是发哪门子神经,平日里神神秘秘的,倒也没有深入了解,日子久了,遇上什么的顶多会相视笑笑。
  我让上官青先上楼,自己走到他面前,他抬头看了看我,一脸醉醺醺的模样。
  火光映衬下,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忧伤,让人看了免不得随之进入一种惆怅。
  他喝了一口酒,继续烧着纸钱,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见他面前的火盆里头,燃着熊熊火苗,微风吹过,里头的灰烬纷纷扬扬。
  火盆旁边放着一个灵位,上面写着什么,倒也没看清楚。
  虽然和他不熟,但是却觉得总得安慰安慰他。
  我给他递过一支烟,然后坐在花坛沿,他点上之后看了看我,诧异的笑了笑。

  我说是不是想起故去之人,他没说话,而是把酒沿着火盆洒了一圈。
  正这时,楼上上官青探出了脑袋,朝着我嚷嚷,让我上去,说有急事,我瞅了眼这个家伙之后,转身上楼。
  到了家中,发现隔壁的许姑娘也在,母亲已经睡着,客厅里头,我看着泪眼模糊的许姑娘,问她怎么了。
  许姑娘潸然泪下,她也是听到上官青开门的声音之后,才走过来的。他说那个男的欺负她,吓的她一直不敢睡,等到现在,见我和上官青回来,才到我们这躲避来了。
  我说哪个男人欺负她,她止住抽泣,告诉我,欺负她的那个人居然就是此刻再楼下的那个萨克斯男人。
  免不得气涌心头,问她究竟怎么回事,许姑娘说一个小时前,有人敲门,她披着睡衣开门,那个男人突然的出现,一把就搂着她又亲又抱,吓得她随手拿起一个玻璃瓶砸向他的脑袋,那人被砸了以后,停下手里头的恶行,流着泪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许姑娘之后,离开了她家。
  许姑娘赶紧关上房门,本来寻声着报警,可是想来想去,有总觉得不合适,于是等上官青回来,听到开门声之后,实在是压抑的难受,所以才跑过来的。
  日期:2017-09-05 16:24:59
  我听完二话不说,反了不成,气势汹汹的下楼,再次走到那人的旁边,一肚子的火气,本来想料理他一番,平日里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这茬子事,更别说许姑娘孤苦伶仃,又不是当地人,自从她男朋友去世之后,孤孤单单,越发让人觉得可怜,这人倒好,还敢欺负她。
  可是当我看到瘫倒在地上,抱着灵位一边喝酒一边痛哭的那人之时,抡起的拳头却怎么也挥不下去,气急败坏的指着他道:“你瞧瞧,你还有没有一个男人的模样。”
  我扒拉着坐了下来瞅着他,他一身脏兮兮的,粘满着酒水,灰尘,忽的坐了起来,意犹未尽的看着我,突然的放生大哭了起来。
  我也是心软,见他这样,心里也不是滋味,一边规劝,一边将他从地上拉起,坐到我旁边。
  “给我一支烟”他冷冷的说道。
  我给他递过一支,点着之后,他使劲的吸了一口,灰暗的路灯下,总觉得他的身影,无形中显得那么狼狈。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如此近距离的攀谈,我问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他说他是北方人,叫曲青遥,恍然间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一闪,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但是偏偏又想不起来。
  我问他是不是喜欢许姑娘,他狐疑的看了看我,可是瞬间神色又变得很坦然,继而发笑,笑的很令人寻味。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虽然之前我火气十足,听到许姑娘跟我说,他如何如何欺负她怎么的,但是此刻,我总觉得眼前这个叫曲青遥的家伙,不一定就是那种无耻之人。
  我苦口婆心的说,都是男人,喜欢一个女孩子没有错,只不过方法要用对,我批评他刚刚对许姑娘的行为是不对的,让他引以为戒,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莫说许姑娘不饶恕他,即便是我,也会好好料理他一番。
  他木讷的看着我,复杂的眼神,吧嗒一声,他点起火,将熄灭的香烟再次点上,火光折射时,我眼神所过,正好瞧见他旁边的那块灵位,上面写着的正是—曲青遥之灵位。
  日期:2017-09-05 16:45:37
  骤然间,心头涌起一丝不安,再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灵位,他刚刚和我说什么来着,他说他叫曲青遥,而这灵位上?
  现在已经是中元节了,七月十五凌晨三点左右,鬼月,鬼节,难不成我又遇上鬼了。
  他看出了我的不安和惊恐,微微一笑道:“你别多想,我并非。”
  我质疑的瞪了他一眼,他没有把话说完,继而看了看我道:“要是早一点遇上你该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