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5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上官青,为什么她们不转院,去大城市,大医院检查,上官青说其实大医院已经派来了专门的新生婴儿专家为他做检查,可是依旧检查不出问题所在,而且专家还和家属说了,这样的情况,去哪里都没用,如果要出院可以,但是很有可能,婴儿一出院,半道就夭折,但是放在医院呢?多少还有一丝希望。
  说话的瞬间,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刚打开电梯门,一个老爷爷迎面而入,我侧开身子避让了一番,然后才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外面的上官青狐疑的看着我说:“你干嘛啊!”

  我笑了笑,挽着她的胳膊走了几步轻声的说:“礼让是做人之根本。”
  上官青皱巴巴的看着我说:“你礼让谁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刚刚电梯口啊。那个老爷爷。”
  她有一丝诧异的瞪着我,愣楞的说道:“刚刚就我们俩下的电梯,也没人上电梯啊,你礼让谁了,真是莫名其妙。”

  她这一说,我瞬间寒毛竖起,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她,继而心有所思。
  上官青嘲笑着说:“方金水,你是不是又见鬼了!”
  我呵斥道:“你别胡说八道,七月那什么的,嘴里不要老是鬼呀鬼的说,没有都被你说成有的。”
  她朝我吐了吐舌头,到了停车场,开着车子,驶出医院。

  日期:2017-09-05 12:46:27
  回到出租屋,母亲已经烧好了饭菜,就等着我们回家一起吃,因为明天就是中元节,我让她早上就去父亲的坟上意思了一趟。
  中午的时候从乡下下来,和我们一起过这个所谓的“鬼节”。
  我的乡下有很多种说法,有些人是过7月14,有些人是过7月15,但是不管是哪天,鬼节虽然听上去不怎么好听,甚至有点令人后怕,但是随着岁月的洗礼,这节日在我们这倒成了像年三十,或者中秋节等等一样的团圆节,只要在家的,方便的都会聚在一起吃一顿饭。
  吃过晚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如果放在农村,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再三岔路口,或者在自家门口的路沿上盛碗米饭,米饭上插着香,在撒些纸钱之类,这叫“拜门口”
  所谓「鬼门」一开,所有获准可以返回阳间探亲的孤野鬼,将会自阴间一拥而出,四出抢食供品。
  因此,在鬼月,家家户户都要在自家门前摆供祭祀,称之为「拜门口」。
  由於只是让途经的孤魂野鬼小歇吃食,祈求它们别入屋侵扰家人,通常只是一碗米饭,然后点上香烛,撒些纸钱。

  农村倒还好,大家都心里有数,一般这些东西都是在三岔路口,或者没什么走动的路沿置办一番,可是到了城里,这些乡俗就没那么容易了,没有人迹罕至的三岔路,以至于很多人都在楼道下头的弄堂里,弄个脸盆,里头烧着纸钱,旁边点着蜡烛香火。场景和曾经一部林正英的电影当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我的出租屋下头是一条幽森的巷子,此刻下面就有很多人在烧着纸钱。
  这种景象或许在北方很少见,可是在南方城市却习以为常,中元节的传统一直被保留的很好,各种细节,不容有失。
  所以不说七月鬼节很少有人出门,但是到了七月十四这天晚上,整个大马路上可以说真的很难得遇上人。

  这天晚上我也打算早点休息,可是偏偏这会儿,上官青的电话响了,原来医院方面让她过去加班,说今天特别的忙,人手不够,必须加班,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番无奈,我只好陪着她去医院,我母亲也说,今天就让我呆在医院里陪她,还说,必须等她下班一起回来,我明白她心里想些什么,于是下得楼去,发动车子。
  沿途两旁,烛火幽幽,纸钱纷飞,路灯微微灿着,一闪一闪,倒也十足让人有些胆寒。
  日期:2017-09-05 12:47:12
  到了医院,上官青让我先回去,还说她这一加班估计就要到午夜了。
  我闲着没事就在医院四处闲逛起来,走着走着,又来到那个病房门口,只听着里头嚎啕大哭,原来是白天上官青跟我说的那个产妇,此刻医生过来通知,说她的婴儿马上要不行了。
  她的家属一边安慰,一边规劝,隐隐间我看到他们身边站着一个老头,有点眼熟,再一想,这不是下午回去的时候,电梯口遇上的那个吗?
  当时,我还礼让了他,可是上官青却说压根没见到,我不免心生狐疑,果不其然,这老头压根不是人,只见他怀里抱着个婴儿,逗着他乐呵,而旁边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存在。
  过来一会,医生把奄奄一息的婴儿抱到了病房,交给了产妇,从她们摇头叹气的神情来说,这个婴儿已经没救了,此刻也仅剩下一口气,而至于为什么此刻把他抱下来,也是家属要求。要不然院方也不会这么做。
  那婴儿肥肥胖胖的,挺可爱,只可惜脸色铁青,毫无生机,再一看,那老头手里头抱着的居然和他长的一模一样,只见老头抱着婴儿从人堆中走了出来,走到门口,回头张望了一眼,然后沿着过道走去,我有些疑惑的跟了上去,一个转角处,只剩下我和他两人。
  那老头忽的转身瞪着我,不怀好意的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左右看了看四周无人,也知道这老头并不是一个人,毕恭毕敬的说道:“老人家,你为何抱走别人的婴儿啊!”

  老头皱着眉头道:“谁说这是别人家的婴儿,这是我的孙儿,我疼还来不及哩!”
  我若有所失的一想,也许产妇的婴儿奄奄一息,多半和这老头有些关联,古话里头传的好,要是已故的老人欢喜自己的后辈,经常会带着他走,难不成这事也是这个原因。
  我问老头要把婴儿带去哪里,老头说要带到自己那里,他来养,我说这怎么可以,带走他,他可活不了了啊。
  老头愁眉不展,有些哀怨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那儿子,儿媳生孩子,我有孙子这样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一声,我气啊!”
  原来老头气恼的是自己的儿子生小孩,这事没有跟他说,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一番商榷,我让老人家稍等片刻,他也答应了我,马上跑回那个病房,此刻那产妇和家属已经哭的声嘶力竭,我敲了敲门。
  产妇的丈夫看了我一眼,问我什么事情,我轻轻的掩上门,这个病房是独立病房,里头住的就她一家子人。、
  我看了看产妇怀里已经奄奄一息的婴儿,煞有其事的说道:“你们啊!不懂事,生娃娃也不和家里老人说一声。”
  产妇一边哭一边说道:“怎么能够啊,我爸妈,各方亲朋都晓得的,如何没说呀。”
  我看了看她丈夫道:“你和你父亲说过了吗?”
  他诧异一番,看着我说:“我父亲都走了几年了,如何跟他说。”

  我哀叹一声道:“赶紧下楼,煮几个鸡蛋,涂上朱砂,找个僻静的地方,点上几根香,跟你过世的父亲说一声,就说你大意了,忘记和他说这等大事,让他见谅。”
  我说完这些,就离开了病房,至于他们能不能理会,倒是自己的事情,所谓提点,能否有效,就要看她们的造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