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4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5 08:43:12
  上官青曾问我,在那个矿洞下头,我没走过去的位置,是不是真有着一个天大的宝藏,我沉思了一会,也许是的,但是宝藏又如何,注定不属于任何人。
  在我从水潭爬上来的时候,那个矿洞彻底塌方,时也命也,就算真的有宝藏如今也被更加严实的埋藏在大山深处,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个事情,除了上官青,所谓不义之财不可取,兴许这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罢了。
  那个水潭保存了下来,没有因为地质坍塌而遭到破坏,依旧是碧水幽幽,深不见底,往后的日子依旧会有很多人拿着抽水机,没日没夜的抽着水,希望看看这水底究竟是一番什么模样,只是奇怪的是,不论你如何抽水,这水潭的水不会浅去丝毫。
  也有人想着下潜到水潭底部一探究竟,可是当他们从水底上来之后,也是一番失望,说水底里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但是不论他们怎么去研究这个水潭,我的心中自有一份惆怅,在那个深不见底的水潭下面,与其说是财富,倒不如说是一场梦,一场寻宝的梦而已。
  半个月以后,在我们隔壁镇,一个村子里头,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山体滑坡事件,连日雨水冲刷,发生惨剧的时间是吃晚饭的时刻,没有任何征兆。

  这一场山体滑坡最终造成了17人死亡,一开始我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后来听那个村子的人说了这么一件蹊跷的事情,他说,同一个地点,同一种塌方,在他们祖上曾经发生过一次,死的人也一样多,发生的时辰也是一样。
  他们说是一种诅咒,当然不论真假,或许任何事情都有因果。
  而一个礼拜后,因为私事回乡下老家,又遇上了那个疯老汉蓝溪贵,他煞有其事的问我要了一包烟,我当然是不敢拒绝,点上一支后,他眺望远方,说道:“天狗食月,神仙过境,左脚迈出,山崩地裂,半月之后,再抬右脚,右脚踩过,白骨遍地”
  他这一句话,我念叨了很久,突然的若有所思,难道隔壁镇的那场灾难,正应验了这一句令人觉得是笑话一般的偈语。

  天狗食月,我找人证实过,那天我在水潭底下,确实发生了天狗食月,当时我在潭底,抬头仰望之事,刚好瞥见天狗吐月,所谓神仙过境,左脚迈出,山崩地裂,这不刚好可以佐证当天我们这发生的矿洞坍塌,泥石流的问题,不正是山崩地裂吗?
  再则半月之后,再抬右脚,右脚踩过,白骨遍地。
  隔壁镇的山体滑坡不刚好是半个月以后发生,所谓白骨遍地,死了17个人,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
  兴许这一切毫无联系,只是我的想象力罢了,但是我总觉得这并非那么简单。
  一年以后,和几个朋友去爬山,站在大山顶上,登高而望,曾经发生过塌方的位置,远远望去还真像是一只巨大的脚印一般。
  如此一想,或许在隔壁镇那个位置,如果你找个好的位置去观看,指不定,也能看到一只“神仙的右脚脚印。”

  日期:2017-09-05 09:05:22
  七月伊始,传说中的“鬼月”。每年农历七月初一,便会打开鬼门,放出饿鬼,一直到七月三十日才关上鬼门。
  为了让阴阳二界的人鬼都平安,自古以来,便有在七月设醮普渡的习俗。
  七月鬼月的第一天、第二天、第十五天和最后一天都要进行拜祭。鬼月的禁忌也很多,不穿带自己名的衣服、不拍别人肩膀、不吹口哨、小孩老人体弱者夜晚不外出等等。
  自从进入七月以来,我的“生意”可谓欣欣向荣,只不过却并非真正的赚钱,因为我是一个灵车司机,因为我经常拉的活就是和死人沾边,不是尸体,就是骨灰,总归一般人都觉得晦气的那种。
  七月,打头一天开始,每当我晚上出车,总会莫名瞄一眼后视镜,看到后面坐着很多搭便车的家伙,心里也是发毛,后背脊梁发冷,鸡皮疙瘩骤起,只不过寻思着与人方便,与鬼方便,在这样的日子,遇上这些家伙,可能说起来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只要他们不糟践我,不欺凌我,正所谓缘来聚去,也算的上是机缘,所以我也不多说话,兀自里让他们自行上车,自行下车。
  每每我到了目的地,停好车子,遇上一些不愿下车的,我也只是扯着嗓子喊道:“收工了,到终点站了。”
  而那些没下车的听我这么一喊,倒也会识趣的离去。
  这一整个月,我也是感慨颇深,且说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四,明日就是所谓的中元节,也就是鬼节。
  下午四点多就去医院接青青下班,南方这边对鬼节看的相当重,祭奠先人,以尽孝道,晚上还要合家吃饭。

  日期:2017-09-05 09:54:54
  上官青最近刚调到妇产科住院部,我乘着电梯到了五楼,却没看到她的身影,有认识的护士开始跟我开起玩笑,问我和她什么时候结婚,我只是憨厚的笑着说,上官青什么时候愿意跟我领证,我就什么时候和他结婚。
  过了一小会,换好衣服的上官青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娉娉婷婷而至,那一瞬间,我在想,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挽着我的胳膊,和同事们说了声再见之后,两人沿着过道向着电梯间走去。
  路径一个病房,只听着里头,哽咽的有人抽泣,我也是纳闷,这妇产科本来住院的都是孕妇,或者已经生了小孩留院观察的人,生孩子本是开心的事情,见多了那些家属满脸笑容,开怀大笑的样子,要是有人啼哭,顶多也是新生婴儿罢了。可是却从来没有听闻有家属再哭泣的,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在我看来,整个医院基本都是死气沉沉,任何一个地方都让人觉得厌恶,唯独这妇产科,产房区,是迎接新生的到来,这边有欢笑,有欣喜,倒比医院任何一个角落来的让人舒畅。
  我好奇的问上官青是什么情况,按了下电梯的按钮,上官青悄声跟我说,说那个产妇生下一个小孩,重七斤三两,是个男婴,所有体征都正常,只是生下来以后,没有哭过,前两天突然的开始发烧,医生也是各方面检查,却也查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到了此刻,医院已经给了病危通知书,产妇和家属在病房,而那婴儿却被放置在重症监护室了,刚刚的哭声应该也是他们家属。
  如此一说,我倒也是体会到了他们的伤心之处,这无声的抽泣,倒也是令人心下发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