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341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放下了筷子,等着她一起吃,想到我妈让拍照片的事,我打开了电视机,随手拨了一个台,里面放着新闻联播,似是习惯了的原因,我现在但凡有空都会看一看时事新闻,特别是关于上海这边的新闻报道。
  “徐主任,面烧好了,你尝一尝味道怎么样?”黄丽丽端了一碗面条,放到桌子上,似是碗有点热,放下来后她就搓了搓手,揉了揉耳朵。
  “没烫着吧?”我抬头问道。
  “没事。”黄丽丽急忙把手背在身后。
  “我看看。”我伸出手道。
  “不用了,没事的,你快点尝一尝味道怎么样。”黄丽丽急忙摇头道,背在身后不敢给我看。
  我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把她的手臂拿了过来,抓住她的手看了看,竟然有些泛红,看来手指刚刚烫的不轻。
  “都红了,快点用凉水泡一泡,家里有没有红花油,抹一下。”我皱了皱眉,直接拉着她的手走到水龙头处,打开凉水冲一下。
  “没事的,等一下就好了。”黄丽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以后注意一些,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对了,今天给你爸妈打电话了吗?”我问道。
  “还没呢,今天太忙给忘记了,等下我发个信息。”黄丽丽摇了摇头。
  “发什么信息,现在十点不到,你打个电话过去。”我说道。
  “嗯。”黄丽丽点了点头,看着还在我手中的她的手,有些脸红的抽了一下。
  “恩,差不多了。”我松开她的手,转身走回了客厅里坐下。
  黄丽丽跟在我身后,坐在我旁边,拿出手机低着头拨了家里的号码,那边的父母还没有睡,聊了一会,突然黄丽丽的妈妈问道。
  “丽丽啊,上一次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男同事,和你一起过端午的吗?”黄丽丽她妈似是很关心女儿的恋爱情况。
  “阿妈,你别问那么多,这么晚了,我要休息了。”黄丽丽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是不是就在你旁边的,你让我给他说句话。”黄丽丽她妈好似感觉到女儿突然的变化,就特高兴的问道。

  “没了,没了,你赶紧休息,我挂了。”黄丽丽好似有些害怕,急忙给挂了电话。
  我点头一笑,儿行千里母担忧,最难报答的就是父母的养育之恩,催促着她赶紧吃饭,不得不说,虽然没有肉之类的,不过她下的面条挺好吃的。
  我和黄丽丽边吃边喝,时间过得蛮快,等到了十一点的时候,我给我妈拍了照片,这才打发了她老人家,然后放下手机叹了一口气,仰脖把杯子里的啤酒给喝下去,感觉脑袋有些涨涨的。
  我今天反而很享受这种晕晕的感觉。
  我想了很多。
  想到我妈对我的期待和寄托,想到她一直想要抱孙子,看来她一直期许的时候,在我的手里完全的落空。

  我喝着喝着,她老人家大半夜还没有休息,就是怕我不听她的话,酒驾回家或是心里烦闷做了傻事,所以她才守着电视机前一直等到十一点,让我给她拍照片。
  她是想让黄丽丽看着我,担心我出事。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话道尽了一个灰白头发母亲的所有的寄托和担忧。
  哪怕我在外面再是风光无限,在她老人家的眼里,我也只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她总是会担心我,虽然我们不时常通电话,不过每次打电话,我都能感觉到我妈的挂念。
  她很怕我浪费电话费,一般说几句就催促我挂了电话,不过总是会不自由自主的说多。
  特别夜黑人静的时候,我望着电视里唱着的一首有些年代的歌。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 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 带上笑容带上祝福 ,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
  “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歌词道出了一个母亲的所有的辛酸和期盼,我望着电视上的那个花白头发的母亲的形象,好似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母亲,她熬到十一点,已经很疲倦了,明天还要下农活,却还要担心我的安危。
  她现在一定还睡不着觉。
  我竟然有一种冲动,冲下楼开车回家看看。

  我的眼角有些湿润,歌词唱进了我的心里,心底苦涩,眼泪顺着眼眶往下面流去,我竟不知道自己已经哭了。
  黄丽丽突然坐到我的身边,拿起纸巾帮我擦了擦眼泪,她也跟着眼角有些泛红,止不住的跟着哭了起来。
  “没事,有些辣着眼了。”我背过头擦了擦眼角,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哭,让我有些不适应,不过那一句句的歌词还是传进耳朵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捂了捂脸,二十六年了,我一路走来,母亲付出了太多太多,此时因为我的婚姻生活,还在操心。
  我想到今天竟然又差点冲动打了人,如果真闹大,进了公丨安丨局,被我妈妈知道,那她肯定会更担心,说不定会第二天一早晨来到上海。
  “常回家看看”
  我嘴里轻声低喃了一句,母亲泛白的头发,已渐想皱纹的额头。
  上一次临走时,我妈催促我离开,却站在窗户口对我挥手的情境,她的脸贴在车窗的玻璃上,因为火车的车窗现在没办法打开,她苍老的脸庞在玻璃上挤出一层褶皱,依然笑呵呵的给我摆手,让我赶紧回去。
  我止不住的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流。
  黄丽丽陪着我,坐在那里哭着,我们像是两个受伤的孤儿一样,在偌大的上海市,她黄丽丽孤单一个人,一个女孩子受尽了苦头,比男人遭的罪更大。
  她刚刚还和她的父母聊天,一脸开心,说着在这里住得好,吃得好,还说老板对她很好等等。
  她的苦,谁又能知道。
  可遇到的王副校长,高老师,杨老师还有那个海底捞的大堂经理,还是想法设法的欺负她,站她的便宜。
  她一个孤单的女孩,当时估计更加的悲哀,却无人可说,心中的苦却无人可诉。
  我捂着脸哭了一下,用袖子抹干了眼泪,毕竟是男人,我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黄丽丽,整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
  想到黄丽丽的遭遇和父母的情况,我这个时候很能体会她的泪水为什么流下来。

  我也更加体会到,为何每次打电话,她的爸妈总会关心她的个人生活,他们非常的希望有个男人可以照顾她的女儿,照顾她们在外面打拼的唯一的女儿。
  我拍了拍黄丽丽的肩膀。
  黄丽丽抬头看了我一眼,洁白的脸庞,被泪水沾湿,扑到了我的怀里,哭的声音更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