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0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着等着,突然服务员过来。给了我一个信封,白色的,封好的。
  信封很硬,白的纯洁无暇,拿在手里很有分量,我抬起头,直视服务员的双眼。
  我问:“这是给我的?”
  服务员微微一笑。说道:“是的。”
  我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封信肯定不是服务员给我的,那么是谁给我的,给我这封信什么意思?
  手微微有点抖,我怕这是白子惠送来的,已经说好见面的,不会爽约吧。我怕,真的怕,这表明白子惠的态度,这是白子惠爸爸安排的会面,这样白子惠都不来,那么说明她讨厌我到极致了。
  我对这次会面充满了期待。
  白子惠爽约,不是我要的结果。
  “谁给我的?”

  我问服务员,我要确认。
  信不急打开,信就在手里,飞不了。
  服务员说道:“是一个客人。”
  我说:“男的女的?”
  服务员说道:“男的。”
  我松了一口气,男的应该不会是白子惠了吧,不过也说不好,没准白子惠忙,派公司的人来。
  我继续问道:“他多高。长什么样子?”
  服务员有点不耐烦了,他说:“先生,我只是送信。”
  “真麻烦,哪这么多话,如果不是看在那一千元钱的份上,我才不搭理他呢,哎。那个人也挺怪的,让我送信,还分着给钱,先给我五百,这个人看完之后再给我另外的五百,哪有这样办事的。”
  很好,服务员的心声让我知道了不少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我盯着服务员看,服务员被我看的有些发毛,他尴尬的一笑,说道:“先生,我先去忙了。”
  我淡淡一笑,手一甩,信封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服务员一愣,说道:“先生,你什么意思?”
  我说:“没什么意思,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我不看。”
  服务员急了,想要那五百元钱,他说:“先生,这信封就是给你的。”
  我说:“你说是给我的就是给我的?”
  我觉得这封信的主人应该不是白子惠,她没必要这样做,我们还保留彼此的联络方式,她如果不想来给我发条短信便好,不用给我送来一封信,浪费时间。
  如果不是白子惠,那会是谁?
  信息很重要,这个服务员是知情人,我要从他嘴里掏出一点东西来,可是他不老实,那么只能威胁他了。
  服务员看着我,我看着他。
  服务员捡起来信封,说道:“大哥,我错了。我跟你说,行不行?”

  我打开钱包,拿出五百元,放在桌子上,我说:“我要听真话,明白吗?”
  服务员面露喜色,说道:“明白明白。”
  我深知信息很重要,白子惠快来了,我没时间跟这个人墨迹,要快点解决,这钱不应该给,这服务员这态度,操蛋,可是五百元可以换来极高的效率,还是划算的。
  钱给完,服务员态度就变了。
  他心里清楚,讨好我,他能拿一千,之前那人答应的五百,我的五百。
  让服务员送信的身高大概一米七,长相很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这人拿着我的照片,找到服务员,给了五百元,让服务员把信封给我,事成之后,给服务员剩下的五百。
  服务员的话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看出来一点,这个给信的人处心积虑,直接给我信,正大光明,让别人转交给我,偷偷摸摸。
  服务员说完,问我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我摇摇头,让他拿桌上的钱走人。
  手指敲击在桌子上,啪嗒啪嗒啪嗒。
  我在思考。

  这信怎么办,我是看还是不看。
  很快,下定了决心,拆!
  打开了信封,不是信,是三张扑克牌。
  两张十,一张A。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
  胆子很大啊!
  二十一点。
  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我啊!

  我环顾四周,这是下意识的行为,我想要看看那个人在不在,却看到服务员拿着电话向我走来,脸上的表情有点怪怪的。
  我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我说道:“什么事?”
  服务员说:“先生,不好意思啊!这有给你的一段语音。”
  给我的一段语音?
  看到我表情不悦,服务员连忙解释,告诉我,那个人加了他的微信,说事后给他转账,服务员确认我打开了信。便告诉对方,对方说让服务员拿手机给我,对方会给我传来一段语音,这件事办完才转账过来,所以,为了那五百元,服务员又过来了。
  我接过来手机,语音传来了,我轻轻一点,一个经过修饰的声音响了起来。
  “董宁,我来取你的命”
  二十一点,杀我,预告。
  我站了起来,对方丧心病狂,我不能多呆,我自己没什么事,不过白子惠要来了,我怕牵连到她。
  我死不死的都好说,白子惠不行,我再混蛋也不会让她陷入险境。
  我往外走,掏出手机,我要给白子惠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改一个时间,不要现在来,还没打电话,我看到白子惠进来了,她看到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嘴角微微有个细小的抽搐。
  我快步走到了白子惠身边,抓住了她的手。
  原谅我这么鲁莽,实在是现在情况太危险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二十一点说要取我的命,这绝对不是玩笑话,人的名树的影,二十一点,杀人组织,说杀人就杀人。
  白子惠挣脱,她生气了,大眼睛瞪着我,说:“董宁,你干什么?”

  白子惠还是那么的好看,我好想她,让我一直看她都可以,我可以看一万年,那眉眼,那嘴唇,让我沉醉,可是我明白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
  我说:“这里危险,赶快走。”
  白子惠皱了皱眉头,说道:“董宁,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我心急如焚,都这个时候了,白子惠怎么还纠结这种事,现在赶快离开这里才对。

  我说:“子惠,我没开玩笑,真的,你赶快走,咱们改天再约,好吗?”
  白子惠摇了摇头,说道:“董宁,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我会改变对你的态度。”
  冷若冰霜的脸,微微皱起来的眉头,看到我心好酸,我怎么可能会动这种心思,装可怜让白子惠原谅我,我知道自己错了就是错了,绝不可能这样做。
  我说:“子惠,你相信我,我没开玩笑,这里很危险,快走。”
  白子惠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董宁,我现在已经不信任你了,我爸让我来给你谈谈,我想了很久,给你一个机会,没想到你竟然闹出这种事来,这次机会,没有就没有了,我来了,你要走的话,以后就不要见面了。”
  白子惠说的很坚决,我欲哭无泪,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事情就是这么巧,就是二十一点要杀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脑中快速的盘算,留在这里,实在太危险,白子惠很坚决,她不走,那我走,安全不能开玩笑。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白子惠,我想我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哀伤。
  我很累。
  跟白子惠现在这种状况让我很累。
  日期:2017-05-0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