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2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刘,你这是还没死够呀!”老九笑骂道。
  “大家注意安全,我们还不知道这边的黑人是什么德行,一会万一形式不对,大家扭头跑就行了。”我看了一眼瘸子水手,心里也有了底气。
  除了我有些战战兢兢,其他人都像是探险家一般,冲着刚发现的宝藏一脸喜悦的前进着,我这才明白了权利越大,责任也越大这句话的意思,做了大副以后,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任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事情,就好像刚才面对一个黑人的部落,以前的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冲过去,而现在要考虑的太多,在意的也太多,看来这高工资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到的。
  非洲人的棚子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也就是几个陶土的罐子,他们并不会害怕会有人来偷盗,所以棚子基本上都不会有门存在,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棚子里的竟然都是空的,没有一个人影。
  “哎呀呀,这非洲人就是勤快,起这么早是不是打猎去了。”大厨**的目光不停的扫荡着棚子里面的简易床铺,试着能不能扫出昨晚激烈的运动。
  “九哥,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难不成都给干掉了?”我彻底有些慌了,这么大个村子的人集体消失,莫不是因为政见不和被人挖一大坑给埋里面了?
  “嫩妈,这屋里一点灰都没有,不像是好久没住过人的,难道真是打猎去了?”老九把头伸进一个棚子里看了一下,扭头回来说道。
  我们继续小心往前走着,部落被一个凸起的山脊分割成两个部分,一行人慢慢爬了上去,这才发现山脊的背面原来还搭着几个棚子,棚子的中心区域有一片很干净的空地,空地上面坐满了黑人,而空地的最前端则搭起了一个类似舞台的架子,上面站着一男一女,不知道再讲些什么。

  山脊挡住了舞台上男女发出的声音,所以我们刚来到部落的时候是很安静的,而到了山脊靠背面的位置,舞台上的声音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哇啦啦啦啦!”“哇啦啦啦啦啦!”“哦!”“哦!”
  舞台上的男女像是在开什么批斗大会,挥舞着双臂,冲底下的人群大喊大叫着,而每一次中间停顿的时候,底下的人群总会跟着爆发出热烈地掌声跟喝彩声。
  “哎呀呀,这黑人也搞传销呀?”大厨似乎对眼前的这个场景很熟悉,感慨的说道。

  “九哥,要不咱们撤吧,我看这个形式怎么像是战前动员大会呢。”我有些害怕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你看不出来么,这是拉选票呢,这舞台上的男的估计是准备要当什么领导人,这是在发表自己政治主张呢。”老九一脸很懂的样子。
  “我去,九哥,你又不懂法语,这怎么能看出来。”我感觉很是可笑,心想老九这也太装逼了吧。
  “嫩妈老二,这大非洲,一男一女搁台上,这总不能是唱二人转的吧!”老九笑道。

  “九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人万一是食人族,在上面开吃人大会怎么办?”乌压压的人头让我有些害怕。
  “嫩妈,这群人一看就是良民,你怕什么玩意儿。”老九摆摆手,径直走了下去。
  “哇啦啦啦啦!额”舞台上正在激情演讲的人突然发现了我们几个,立马止住了话,眼神警惕的看着我们。
  “我日,我日,我日,九哥,趁着能跑,赶紧跑吧!”我感觉对方的眼神不对劲,腿都吓的有些哆嗦了。
  “哗啦!”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黝黑的脸上先是充满疑惑,紧接着转为愤怒,搞得我们好像是侵占了他们的领土一般。
  “哇啦啦啦啦?”讲台上的黑哥们耸了耸肩,冲我们问道。

  “你好,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我们是船员,路过这里,想买一些蔬菜。”我用英语大声解释道,黑人已经开始围过来了,我感觉此刻跑的话有可能会被他们用长矛插死。
  “嘿,你们是哪里人?”讲台上黑男子旁边的黑姑娘问道。
  “我们是华夏人,谢天谢地有人懂英语!”我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这次总不会就无缘无故的挂了吧。
  “哇啦啦啦啦,”女子低头跟旁边的男人翻译着。
  “哎呀呀,这小姑娘长的挺好看的,他应该跟那个老头有一腿。”大厨看着讲台上低头耳语的两个人,已经把故事给他们编好了。
  “欢迎你们!”黑男子突然大笑着从讲台上走下来,大声用并不标准的英语说道。
  “你好,我叫邦妮,这是我的父亲昆尼尔,欢迎来到刚果。”黑妞也随着这个男人走了过来,微笑的对我们说道。
  “你好,我是蓝宝石轮的大副,我叫小龙李,这是我船水手长nine,我们船在附近的萨洛姆湾港卸货,因为船上已经没有蔬菜了,现在需要补充一些蔬菜回船。”我努力让自己笑的有吸引力一些。
  邦妮穿的很时尚,很中式的蓝色西装,西裤,里面的白衬衣衬的她更黑了,用大厨的话黑的都要流油,五官很精致,但是品种实在是太纯了,漆黑一片,没有一点杂色。
  “你们正在做什么?”我指着丧尸般围上来的人群,有点恐怖的问道。
  “对不起,哇啦啦啦啦。”邦妮这才发现这帮人正把我们包围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干掉我们。
  邦妮最后说的那句法语应该是让他们走开,丧尸们愣了一下,缓缓的又退了回去。
  “嫩妈,我这内力都提上来了。”老九用愤怒眼神瞪着黑人,吐了一口真气,他最反感的就是这些以多欺少的混蛋玩意儿了。
  “九哥,你先给内功收回去,别把我们几个蹦着了。”我开玩笑的劝道。
  “我父亲正在刚菓各地进行巡回演讲,我一直陪着他,这里是他主要的演讲地,我们在这里已经待了两天了。”邦妮说道。
  “哦,你们演讲什么?预防疾病还是保护环境?”我把上衣的扣子系了一下,努力装的绅士一些,有些后悔没有把西裤皮鞋穿下来了,搞个大裤衩子有点损害我大副的身份。
  “不,不,我父亲是总统候选人,他正在全国巡回演讲。”邦妮看着我,
  “总总总统?”我惊呆了,这个大黑蛋竟然是刚果的总统候选人!
  “你们是政府军的人?”老九突然插话道。
  “理论上说是的,不过我们是反对党,跟共和党的执政理念是不一样的。”邦妮道。
  原来这个国家目前是分三个阵营,不作为的共和党(政府军),崛起的反政府武装,还有就是想要执政的反对党,TMD怎么这么乱套呢。
  “能不能给我们搞些蔬菜?我们会付钱的。”我把手插进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扎美金晃了晃。
  “这个似乎有些困难,你知道我们目前正处在战乱中,我们可能不能给你们提供大量的蔬菜。”邦妮有些为难的说道。
  “算了,算了,我们自己想办法。”老九看到美女为难,心里紧跟着就充满怜爱的否决了我的提议。
  “哇啦啦啦啦啦!”邦妮的父亲指着我们大声喊道。
  话音未落,黑人们都站了起来,面对着我们开始鼓掌,好像我们是来拯救他们的一般。
  “我父亲说欢迎来自华夏的朋友,你们曾经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邦妮看到我们震惊的样子,很自觉的翻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