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2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陈丹辉有心在南方市的建设上,自己将这些交给他也都没有什么,可以不计较这些,甚至最坏的打算自己离开体制里,加入华兴天下集团去,也不会就没有饭吃。但事实上,这些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设想而已。真要是将修路的资金弄来了,过陈丹辉等人的手里时,会给刮下多少去,而在工程建设中,又会将这条经济动脉折腾成什么样子?近些年,南方市得到的资金就不算少,可说到建设却和所有自己绝难成比例的。

  这些人的贪心会使得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时代的脉络,而对这些工作,立足点就在于能够捞取到多少的利益。
  此时就算找陈丹辉,或许他会装模作样地到京城里走一趟,只怕他反而会将这资金给先搁置起来,等这边的情势紧迫了,才会提高价码来换取自己更多的利益吧。蒋国吉要是放心,也不会将自己从北方省里叫回来,大早就叫到省府里批一顿,再丢这个头痛的事给自己去解决。要是肯将失去交给陈丹辉等人去做,只怕对李润那边的事情早就有了明确的指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都不提起。领导不可能不知道田文学在溪回县的血案,田文学虽说是小人物,但自己和李润、陈丹辉等人在市里发生的事情,却已经在省里传开。领导不多提这事,也不对那边进行安抚,肯定心里有打算的。

  领悟领导的工作意图,是下属非常重要的一个能力。
  既然不能跟陈丹辉碰面说起去京城的事情,干脆就不要到南方市去,免得让陈丹辉知道自己的行踪,反而会向李润通报,对自己京城执行的阻力更大些。周叶从市里过来会面之后,想来市里那些人也会以为自己就留在省城里应对的。这样才更好自己去跑一趟。
  去京城确实没有半分把握,当真是老领导要自己给李润陪不是,那也就人下这口气也无所谓。说出来,自己一个年轻后生就算受老领导一顿批,不管对错,传出去也不会因此而丢自己的脸。省里领导心里也知道曲直的,只是大家都不说,今后或许会给自己一定的补偿,但前提确实要将这资金弄到手才成吧。
  就田文学的问题上,自己没有退让的可能性,但在李润的问题上,自己却不会去计较也没有资格去追查李润做过什么,那些都是省里的的事也是省里的态度。张浩之对李润会怎么样呵护,也是省里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省里是不是用自己来堵住李润的嘴?杨秀峰怎么说心里都是有些不舒服,但却知道修路的资金当真比天大,就算受些委屈也算值当的。
  周叶还在来省城的路上,杨秀峰这边时间还充裕着,本来想将侯秘书约出来,但上午侯秘书也不可能有时间的。再说,自己离开时侯秘书都没有半点表示,只怕在这件事上,侯秘书也帮不了什么。可惜,沈贽等人都不在省城里,要不然,也可从她那里探知老板的一点底细,心里要是稍踏实些,到京城里去也会有更好的心态。
  想了下,走之前要见哪些人。对省城或张浩之比较熟知的人,周诚应该是一个,田成东也要见一见。另外,对田文学那里的案子也要了解到最新的进展。昨晚,洪峰汇报给自己,说是田文学已经开口了,但到底说了多少,多少事情对自己有利,又有多少事情是自己看不得的。心里也都要先有底细,到京城里要是和李润碰到,至少,也有最后的手段。

  将田文学的案子做成铁案,自己在南方市才会真正站住脚,也才会让南方市里其他人不敢对今后自己所涉及到的项目伸手乱来。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的运作,也不知道会涉及到多少的资金,要是他们依旧是之前那性子,雁过拔毛,今后还奢望做出什么成效来?
  獠牙既然露出来了,断不会再收回,对李润他要怎么样做,只要不涉及到田文学,其他的事要求再过分,也都能够忍受的。
  另外还要拜访谁?杨秀峰倒是想到南方市的老爷子,这为老革命才是真正的高风亮节,张浩之和他比起来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要是请老爷子到京城里去见张浩之,是不是有些压制他的意思?虽说这样估计那个做成,但张浩之受到压制后,今后也就对省里会有更多的怨气,反而不利今后的工作。再说,老爷子八十多岁,请他到京城去一路劳苦,于心也不忍啊。
  当然,自己到京城后实在做不好,也就有用这一招了。想到这里,觉得事情最终还是能够解决的,心里也就放松一些。
  大早地联系田成东也不好,还是先前看看洪峰等人,到那里也要的是时间。今天肯定要先见一见田成东的,也才会在田文学的案子上说得过去,有省纪委的人配合了,自己接触这一案子道理上才站得住脚。洪峰直接和自己汇报,往台面上摊开了,却是自己理亏的。李润说不定会用这样的理由来反击自己,辩解起来也没有底气。

  给洪峰先发个短信过去,说自己已经到省城了。洪峰过一会来了个短信,问杨秀峰是不是要见面碰头。此时,在省城里见面说安全却也不一定,但小心地运作还是能够做到的。杨秀峰不会到那边的工作点,也不符合手续,就要洪峰过来。
  洪峰是老纪委了,对自己要怎么样才不会给人注意到,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进到茶楼里去,大早的就进茶楼有些别扭,可只有在茶楼里见面才最适合。自己所住的宾馆或许还不会给南方市那边的人发现,但自己进到省府里,再出来后陈丹辉是等人也就会知道自己在省城了吧。
  是不是如今自己在省城里又是最热门的话题了?

  茶楼里还没有其他人,但有杨秀峰这样一位客人,茶楼的热情周到做得却很规矩。
  喝茶还在盘算着自己该怎么用做才能够将面前的工作做成功,想起来除了南方市那位老爷子之外,当真是没有一点手段和门路啊。想找老板说说,却想到老板真要是有办法,也不会逼着自己向李润等人低头了。
  问题是,张浩之这个人对李润等人在南方市的情况了解多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啊。
  没有想到,洪峰到来却是跟在田成东身后而至的,另外还有一个人,就是和洪峰一起办案的省纪委的负责人。三个人进茶楼后,杨秀峰客气着,主要是感谢田成东对他的帮助。在南方市那边的事,既有蒋国吉的布局和关注,使得田成东、周诚等人在南方市也非常地关注起来,但也有阵营之间的相互照应,杨秀峰自己明白这一点。见到田成东也就很客气,倒是田成东在骂他,说是见外了。
  说一会话,在田成东的暗示下,洪峰就给省纪委那为带着一起先离开了,留下田成东和杨秀峰两人。田成东说,“你先看看这些东西,当真让人难以理解啊。都说欲壑难填,古人诚不欺我啊。”
  杨秀峰心里一暗,将档案袋接在手里,本来他是不想了解田文学之外的任何东西,免得自己在京城里遇上李润,会有忍不住的可能。贪得无厌是一些人的本性,贪欲膨胀毫无节制就让人讨厌了。到田文学那样,连基本的人性都萌灭,对他人的生死都看得毫无价值后,这种人杨秀峰是不可能容忍的。
  感觉手沉甸甸的,不知道要不要打开。田文学口中所说出来的,只怕不单单是他自己所做的罪行。涉及到市里其他那些人的事,自己知道了也不好,对自己对田成东和洪峰都不好。但田成东却像没有感觉到似乎,自顾喝茶,杨秀峰也就不好当着他的面来回绝他的好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