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1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叶到经开区里,走进办公区,果然见莫春晖等人还在办公室里。莫春晖很意外地看着周叶进来,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似乎一下子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直到周叶走到面前,说,“莫区长,还没有休息呢。”
  “周秘书,你这是……”
  周叶苦笑一下,这两天自己将自己关在家里,对外面的信息都已经完全封锁住,明天要见老板,总得先将市里的最新动向摸清楚,可有些事情却不能够在电话里说明白的,才想到到经开区里,见到莫春晖、张卫等人才行。
  “有些事情真说不清楚,这两天我是在家里休息,当真是一个电话不打一步也没有走出家门。两耳不闻窗外事啊,就刚才突然想到,明天要去省里见老板,就这样去肯定不成啊……”周叶说着看向莫春晖,张卫反应很快,也就知道了周叶想要什么。
  “周叶,我们一直在猜测着呢,谁知道你得到放假,安闲得很啊。”张卫和周叶是很早就混在一处,此时,也没有那种分生感的。“市里这两天谣传很多,半真半假的,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是啊,据说,那晚李润给老板在办公室里痛骂之后,在家里安生了一天,随即担心起来,怕老板在省城里再告他一状,就到省城去了。甚至有人说他到京城里找老领导寻求保护,请老领导说句话,免得省里对他进行追查。这样的流言谁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省里和市里对老领导一直都是听从的,李润也就是有这样的依仗,在市里才会这般张狂吧。”

  说起老领导,周叶知道是在说张浩之,这位老者对南方市的功与过,却不是他们怎么好定论的。但说到这里,自然不免要对李润等人的不满发泄出来。说着市里这两天的情况,周叶虽没有在脸上表露出多少情绪,心里却是很沉重的。
  杨秀峰在宾馆里稍洗漱下,也就到省府里去,约好了上午在上班前见领导。这是侯秘书在电话里传达的,侯秘书将这话传达了后,点了一句:老板压力不小,对南方市那边有些不满,要杨秀峰自己提起精神来。
  走进办公室,见侯秘书在,两人见面后侯秘书只是拍了拍杨秀峰的肩,让他自己进办公室里。杨秀峰知道有些不妙,或许是市里那边闹得大了。进去后将门关上,杨秀峰才说,“老板……”
  蒋国吉在自己办公桌后,却是抬着头看着他的,脸色看不出多少情绪,说,“见老板见多了?”
  “省长,我知道错了。”
  “不是很有气魄吗,敢对老同志都说‘滚’,现在省里谁不知道你的能耐?这样有能耐的人,哪会有错。”蒋国吉说,杨秀峰心里一紧,没有想到自然对李润在办公室里所说的话,居然直接传到省城领导耳里,确实很糟啊。
  “敢对老同志都说‘滚’,不是很有气魄吗?省里现在谁不知道你的能耐。这样有能耐的人,哪会有错。”蒋国吉对杨秀峰的认错,直接就用话语打击过去。也不知道蒋国吉的真正心意,昨晚自己在北方省时,在电话里还感觉得领导情绪不错,难道昨晚之后又有变故?杨秀峰心里一紧,没有想到自己对李润在办公室里所说的话,居然直接传到省城领导耳里,确实很糟啊。
  这样的话在一些领导而知,自然会打一个对老不尊的印记,这种轻狂之态在体制里很忌讳的。在行政里,本质上最讲究级别之差,很多四五十岁的人,在三十多岁的领导面前,自称“小某”,还非常地自如,脸都不会红一丝的,要是给年轻的领导拍在肩上,腰就会自然而然地弯下一些,使得领导不要抬手过高而拍得更顺利些。
  但体制里又是最讲究资历年龄的,当然,这种讲究更多地倾向于表面化,也就是要做给其他人看到,而显示出自己有多少修养。只是一些资历老的,也就会倚老卖老起来,用年轻领导这种心态,在工作上张口胡乱评说来打击领导而提升自己在人们中的声望,也使得周围的人对他惧怕三分,才会更加得势一些。其实,这种人也就是那些一直都不得志者,看得多了心态早就失去了平衡,唯有利用这一点来满足自己的那种心态,换取一些便利。

  杨秀峰在体制里走了这么些年,也是很有体会的。之前在柳市里,最初滕兆海是圈子里的老大,可说是资历最老,之后杨秀峰渐渐起色,权势盖过他之后,就算杨秀峰依旧很尊敬他,但滕兆海在杨秀峰面前也就没有了那种资历的优势。再说,之前在经开区里,对那几个快要退休了的科级、副处级的领导,当众批驳即是利用了自己位高权重,才会如此骂得顺畅,就算市里有人在背后说什么,也只能说他太过严苛了些,而不会说自己不尊老。这也就是在权力面前,所谓的尊老就会退让出来。

  但和李润就不同了,李润和杨秀峰在同一级别上,都是副厅级。李润的年龄差不多是杨秀峰的两倍来了,这样的情况下,让省里的人听到杨秀峰当面对李润咆哮着要他“滚”,那就会让很多人有看法。对杨秀峰的评价自然就很不妙的。
  想来,一些传言传到蒋国吉耳里,听到人门对他举荐的人都批评,心里哪还会有好心情?
  “省长,我错了。”杨秀峰低声说,在领导面前,不管有多大的理由首先都要认错,领导就算当时气急,但过后却会想到其中的关节处,千万不要以为领导不会察觉其中的原因。领导能够走到这一步位子上,都是经历了很多的事,在处理这些事情的过程中,那种洞察力早就练成。就像一个老师看穿一个小学生做错什么事情一般,不一定会将其中的对错说出来,但心中却是明白着,也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评判。

  “知道错了,错在哪里?”蒋国吉的声音没有多少变化,杨秀峰听着也判但不了领导是真有了怒气还是只是在警告他。却不敢直接看过去,蒋国吉平时对人随和些,但一旦涉及到工作,似乎又分外严厉些。从侯秘书这些年来的表现也能够看得出,而杨秀峰自己在柳市当牛做马地干了三年多,还是不能够完全得到认可,非要在南方市的经营中在好好地出一把力。杨秀峰心里明白这些,此时虽不至于慌乱,但却拿不准领导的心思。

  在领导面前,最艰难的就是猜不透领导的用意。对自己在南方市所作,杨秀峰知道领导肯定是支持的,可在李润的态度上,确实有些过火了。但当时自己要不这样对他,李润为着要保田文学,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自己一声“滚”,可算是强过多少的口舌,也为此在市里长了很多的气势吧。
  如今,就连陈丹辉敢不敢直接面对自己来辨理,都是两说了。可是,能够在领导面前分辨吗?
  “我错了,不该对老干部发态度……”杨秀峰试探地说,却没有直视着蒋国吉,要是此刻见到蒋国吉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心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