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1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说了田文学这三天的过程,想来也是有很深刻的经历,只是,田文学此时已经走到这一步,谁也不能够再救他的了。只是,田文学就算开口了,但要将这个案子落实下来,还言之过早。证言证词都够了,法院却不一定会这样判,这种例子不知道有多少,出现在田文学身上也毫不意外的。杨秀峰听了后,心里虽说松一口气,但也说不上高兴,等洪峰说了些情况后,说,“省里领导是什么意思?”

  “我们才问完血案的事,其他的一时间还没有提到,省里的领导暂时还没有给什么指示。市长,我汇报情况是跟领导先请示过了的。”洪峰说一句,杨秀峰也不在意他会怎么想,就算今后洪峰给调进省里去,那也只是田成东手下,和杨秀峰还是无法并列的。但杨秀峰也不会在他面前做多少势派,也没有必要做这些。
  “洪书记,我有这样一个看法,你看怎么样。”杨秀峰说,洪峰就接过话说,“市长,您请指示……”
  “指示可不敢,你们纪委办案,我那个多什么嘴?只是田文学穷凶极恶,让人无法忍受,多几句嘴了。洪书记,血案的事该落实,还是要将证据找全面,不能够有丝毫大意,涉及到的人证物证,也要当紧找齐。在溪回县那边,如果和公丨安丨局那边工作重复了,适当的时候也可以相互协作。当然,必要的保密还是要做好的,防止有人别有用意,更要严防有人灭口,将案子弄复杂起来。
  另外,田文学涉及到其他的事情,还是尽量让省里领导处理,市里协助,这样才不会偏离了工作的目标。”
  “好的,市长。”洪峰说。对杨秀峰的依靠对洪峰说来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在市里如此,即便能够真的到省里去,他心里也知道是省里看在杨秀峰的面子而不是他自己有什么能力或关系。他真要有关系,在市里也不会给彻底地边缘化,能力就不好说了,浸淫在纪委里这么些年来,自然是有着较深的体会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溪回县做了那么些天工作都没有给人察觉,但这样的能力也不是他一个人就有,放之于全省,只要有这般经历的,谁没有几手绝活?

  心里清楚,洪峰才会在田文学开口说出案子之后,才跟省里领导请示,对杨秀峰汇报。汇报这般的进展,既有邀功的含义也有表态的意思,这边工作有成果,杨秀峰在市里也才好做出相应的调整。
  田文学在县里胆大妄为,灭绝人性,那也不是一时之冲动。可这个案子还是具有突发性的因子,滕雪从上车到走出折坳镇,都没有表现出过激行为,使得田文学的心也就系在这个小女子身上,更多的是在看她那娇艳细腻的样子,滕雪一直都低着头,也不肯说话。秘书见滕雪上车之后,从车外将车门用力关上,但心里也是惊慌的,担心镇里的老师或滕雪的同学看见,也担心镇里的其他人看见。他们在镇里不认识别人,但滕雪在镇里认识的人不一定会少。匆忙中尽快地开车出了镇里,之后,田文学觉得得意,伸手将滕雪捏了几下。滕雪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一次捏得用力些力,才尖叫起来,随即田文学也就稍为收敛,但口中却在开导滕雪,说着下流的话,也说着滕雪的老妈佳慧。

  滕雪就如同自闭一般,在不肯说话发音,死死地勾着头。随后,田文学也觉得没有多少意思,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她离开,觉得等到县城进了宾馆之后,给她下一些药也就能够解决问题。闹这么一阵,田文学一旦意绪失去后,也就任由着滕雪卷靠在车门上,车速不慢。却不料滕雪却突然将车门打开,不顾一切地往下跳。田文学感觉到风吹不对劲了,才察觉到车门已开,而滕雪却跳下车去。
  秘书也是惊慌失色,怎么胡闹都不想闹出人命来,这种车速跳车下来,说不定就会出人命的。为领导做事,巴结领导,甚至为虎作伥那也是为自己有一个前途才这样做的,出来人命之后,能不能掩饰住?田文学和秘书分别从不同的车门下来,但见到车后一二十米远处,滕雪就横在公路边,田文学犹豫着要不要走近了去看看情况。就这样走了,只怕后面来车会将它们的作为暴露出来,就算自己不承认,但你不能将人的口都堵住?再说,也不知道人是不是就死了。真死了不会有太大的麻烦,最怕的就是人没有死,闹将起来真是使出浑身数解都不一定能够解脱。

  真要闹到那种程度,市里的主要领导会不会帮他,田文学也觉得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李润已经不在位,和陈丹辉等人还是有些间隔的。犹豫了下,还是走到滕雪身边去看,很明显地看出滕雪的腿已经折断,有血迹将裤腿浸湿。田文学走到滕雪身边,见她一双眼里尽是仇恨,虽不说话但还是感觉得到她的那种决然。
  田文学见她这样大的决心,心里觉得不妙,但还想缓解一下,看是不是有其他办法可解决,说,“你这是何苦?”田文学弯腰下去准备劝说滕雪,能够听劝,或许将她弄到县里医院去让滕会自己来照护,自己在帮滕会调一个工作也就摆平。但滕雪却不说话,呸地吐出一口带血的痰来。
  田文学心里一下子就明白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也太理想了,当下气急败坏,觉得滕会一家就是不知好歹,自己一番好意,却招来这样的羞辱。随即想到,对滕雪的事今后也不可能再说得通了,当即也就下决心想将人压死,之后灭迹毁尸谁又能够在溪回县里查出什么来?有了这样的念头后,紧接着一步步地往下走,一步步地掩饰自己所做过的罪行,也就有更多的恶事。
  对田文学所做下的血案,虽说具体的案子发生时有一定的偶发性,但要把是他之前在市里做出种种不法的事都极为顺利,也不至于将他的性子兑变成这样,胆子大了后,才会有在滕家家里,奸污佳慧,继而见到滕雪貌美更起兽心,将滕雪也一并奸污了。

  却没有料到,田文学在精神和物质上的**得以满足后,却不知收敛,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沾染了丨毒丨品。毒瘾发作之后,整个人就非常地脆弱,使得洪峰等人的工作很顺利地得到了他的口供。不仅仅是在滕雪家的血案,在溪回县里,给他以这种强加以对方意志而进行的性侵略,受害者就有二十多人。当然,这些人也都屈服在权力的淫威之下不敢声张而选择了忍气吞声,那些女人的姓名,田文学都还记不住。将这些事情说出来时,只能说来对方的单位或对方男人的工作大致情况。

  另外,在溪回县里的几个月里,收受贿赂,就高达几百万元。这些钱,大多数是他肆意调动乡镇和县局级单位的领导,将风吹出去,又将龙韶华手下的人收拾一两个做为其他人的榜样,使得绝大多数的在位干部都得为自己保住位子而花钱走通关系,更有人见到了机会,花钱谋取机会。近两个月来,田文学在县里几乎就公然地将每一个职位都标价出来,只要人花钱到位,职位也就会到手了。操办起来,完全不顾手续和是不是任职之人的其他方面的考评。

  杨秀峰都觉得自己记不清这些罪行了,听着就觉得怎么李润等人真就没有认清田文学的为人,或者都没有人将他在外面所作的事传到他们耳里?这样的事情或许真会有,其他人之所以不说,那也是基于田文学在这些领导面前所得到的信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