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买家秀上发现了美女老师的照片,她竟然……》
第176节

作者: 一横二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诗晴说:“不用,越描越黑,他没有当面找我发火,就证明我并未踩到他的底线,说起来,我无非就是给他送个美女而已。雪纯,你这次犯了很大错,我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温雪纯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跪在地上求饶,林诗晴说:“要让我放过你也可以,那就需要将功抵过,但你今天并未立功。接下来,你要多多跟陈枫接触,表现得自然些,你要让他喜欢上你,明白了吗?”
  温雪纯颤颤巍巍的说:“林总,可我有男朋友啊……”
  林诗晴眯着眼睛,冷冷说道:“有男朋友怎么了?那你今天来陪陈枫,就对得起你的男朋友吗?我这也是为你好,陈枫是什么身份,你很清楚,如果你能跟他交往,你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温雪纯不敢再反驳,只得低头答应下来。

  我回家之后,仔细将跟光头拳手的战斗回忆了一遍,这样才能知道自己哪里不足,什么地方还需要加强。
  S级竞技场的水还是很深啊,一个排名第五的拳手就差点将我击败,以后的战斗我必须要小心点了,受伤事小,丢了小命才是大事。
  当然,这场战斗也让我积累到了不少的经验,以后再面对这种情况,就不会措手不及了,我也意识到自己的筋骨始终还不够强,我决定要加强对筋骨的锻炼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后,我直接跑去了公园的树林里,我家里没有沙袋。我也不敢在家里练武,所以只能把树林里的这些树木当成木桩来联系了。
  一个早上练下来,我感觉很疲倦,浑身仿佛要散架了似的,还好我现在手上也有钱。可以买一些补品吃,我妈知道我饭量大增,饭桌上也加了菜。
  到了学校后,我找到楚天,询问他关于名扬武馆的事,楚天说:“我知道啊,刚开业不到一个月吧,不少圈子里的人都去这个武馆拜师,据说馆主很厉害,怎么了?你也想去拜师?”
  我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好奇,下午放学我们去看看?”
  楚天答应了,下午放学后,我跟楚天,还有王智跃一起去了名扬武馆,这家武馆也在市中心。不过看上去就没有跆拳道馆那么高端大气了,我看到有不少学员在里面练功。
  我们一去,立即就有人过来招呼,问我们是不是来拜师的,楚天说先看看,我大致看了一下,武馆里有木人桩,沙袋这些东西,有教练在教学员打木人桩,墙壁上挂着很多字画,我看到了一副李小龙和叶问的海报。
  我暗自琢磨,难道这个武馆练的是咏春吗?
  叶问是咏春拳的宗师,李小龙虽然自创了截拳道,但他学的也是咏春拳,这两位算是近代咏春一派比较出名的人了,而且我看那些学员打拳的姿势,倒也挺像咏春架势的。
  咏春拳就是三板斧,摊、膀、伏,招式没有那么多花哨,太极、形意属于内家拳中的顶尖拳术。而咏春嘛,只能算半个内家拳,咏春主要的功夫还是在手脚之上,注重的外家功夫,但同时他们也有养气法门。但不如三体式精妙,所以咏春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主修外。
  叶问能成一代宗师,是因为他将咏春的外家功夫已经练到了极致,然后又转修内家,注重养气。练出了暗劲来。

  李小龙则是一条路走到底,将咏春的外家功夫也是练到了极致,又综合了其他很多外家的拳法创出了截拳道,所以李小龙是没有修内家功夫的,以至于最后他发现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又没学咏春的内家法门,最后只能选择不断刺激身体潜能,这才导致了英年早逝。
  当初洛姐姐很仔细的跟我分析过,借此告诫我,练功夫必须要内外兼修。否则都是一场空。叶问很有天赋,但也是晚年了才开始修内家拳,所以他也就止步于宗师,而无法练到化劲大宗师。
  如果这个馆主是个咏春拳大师的话,我还真打不过,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我找了武馆的工作人员询问:“你们的馆主是谁啊?我听说馆主是个功夫大师啊。”
  那个女工作人员说:“我们馆主一般是不会亲自教学员的,都是由馆主的几个徒弟教授。”
  我微微颔首,横练大师。走到哪里都是高手了,在宁江几乎是可以横着走,自然不会特意教学员。
  楚天问我:“想拜师吗?”
  我摇头说:“不,一个横练大师而已,还不够做我的师傅。走吧。”
  我这话也不是吹牛逼,洛姐姐乃是化境大宗师,大师的确不够做我师傅的,假以时日,我内外双修。超越大师也不是不可能,我很有这个信心。

  因为洛姐姐太厉害了,我的眼界也高了,这也是洛姐姐说的,练武的人。心志要坚,眼界要高,胸怀要广。我说这话,也是有我的底气和自信。
  我本来已经压低声音说了,却不料还是被人听到了,我刚说完,对方便勃然大怒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吹牛逼也不看看场合,你知道什么是大师吗?”
  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说话的是武馆的一个学员,我立马说:“不好意思,我无意冒犯。”
  这个学员年龄也不大,二十多岁吧,黑黝黝的。他说:“你敢出言不逊侮辱我们馆主,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
  我皱了皱眉头说:“那你想怎么样?”
  这人看了我一眼说:“江湖规矩,比划比划。你得为你说出的话负责。”
  这时候,一个教练带着学员走了过来问道:“梁建,发生什么事了?”
  他指着我说:“这个家伙刚才对馆主出言不逊,说我们馆主没有资格让他拜师。”
  楚天立马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兄弟一时口误,绝无冒犯之意,况且也已经道歉了。”
  那个教练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见我们是学生,眼中更是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说:“口误?你没听说过大师不可辱吗?他既然出言侮辱了大师,那自然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我随便派个学员跟你交手,你若是赢了,你可以走,否则便需要付出些代价来。”
  练武之人,心中有傲气,一言不合跟人动手,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我知道不打一架,我怕是走不出去了,便直接说:“你也不用派学员了,就你亲自出手吧,如果十招之内,你没有打败我,那就放我们走,如何?”

  我并不想跟名扬武馆直接结仇,所以选择了退让,正好也可以看看大师教出来的徒弟是什么水平。他十招赢不了我,也不至于下不来台。
  但这家伙并不想要我给他的台阶,轻蔑的说:“就凭你?还没有跟我动手的资格。梁建,你去试试手,不用跟他客气。全力以赴,让他知道什么是祸出口出,什么是大师不可辱。”
  黝黑的学员梁建蠢蠢欲试,兴奋的说:“好的,王教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楚天看了我一眼,我表示很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周围顿时不少学员都退开围观,梁建先打了个咏春的起手式说道:“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功夫。”
  日期:2017-05-07 10: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