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江帆的车里,丁一跟他说起了爸爸病的可能原因是精神刺激,又小心翼翼地告诉他说学生看见有个女士来找父亲,然后父亲就发病了。
  江帆握着丁一的手说:“我知道你这话的意思,你是怀疑袁小姶,现在看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她目前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我都不会再惊讶!”
  丁一看到江帆表情肃穆,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怀疑,说学生看到这个女人除去一个大墨镜外,衣着是很朴素的,这和袁小姶一贯的着衣风格是不一致的。

  此时的江帆,不敢增加她的担忧,其实,根据丁一提供的信息,这个人应该就是袁小姶,她雇了私人侦探,肯定也能够打听出丁一的家庭住址,要找到她的父亲更不是难事,江帆似乎感到了他和丁一的前面意味着什么,就握着她的手说道:“也可能是她,也可能不是,总之,无论你遇到什么问题,遇到什么情况,都请告诉我,不要对我善意的隐瞒,这样便于我掌握一些情况,好吗?”
  江帆给她掏出一些钱,说道:“这些钱你留下吧,老人有病能够用得上。”
  丁一推辞着,说道:“我带回一点,哥哥也放下钱了,再说,住院费乔姨已经交了。”
  江帆硬塞到她的手上,说道:“拿着吧,我不能进去探视,你用这钱替我尽一点孝心吧。”
  丁一犹豫了一下,就接了过来,她看了一眼江帆,目光是那么的含蓄深婉,浓密的睫毛上滚动着点点晶莹的光亮,原本明镜的眼睛此刻有些黯然,是那样的孤单,那样的忧郁,就如一朵泪水化作的娇嫩的花朵,让人无限怜惜。

  江帆一阵冲动,凝视着她,伸出长臂,把她拥抱在怀里,深深地吻了她,半天才说:“对不起,都是我连累的你。”
  听了心爱的人说出这话,丁一一阵激动,她哽咽着说:“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
  江帆也很激动,他再次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一时语塞,此时,他能说什么呢?他又能说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吻她,深深地吻她,然后低哑着嗓音说道:“对不起,是我没把事情处理好,我们,可能还会等一些时候……”
  丁一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凑到他跟前,主动吻了他一下,说道:“没关系,只要你不倒下就行……”
  江帆点点头,抚摸着她清瘦的小脸,夜色中,他看见了丁一眼里闪烁着的湿润的光亮,喉咙滚动了一下,说道:“放心,我倒不下,只是,连累了你,我……”

  丁一伸出食指,贴在了他的唇上,摇摇头,不让他说下去了。
  江帆动情了,使劲抱紧她。丁一也伸出双臂,环住了江帆的脖颈,再次吻了他,她感觉眼下这个吻,是发自肺腑的、全身心地吻他,希望他好,希望他少些磨难……
  一对苦苦相恋的人,就这样拥吻在阆诸的夜色中,全然没有发现不远处有一双猎鹰般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这双眼睛就是袁小姶雇的那个私人侦探,不能不说这名侦探的敬业和技术精湛,他居然把他们在车里拥吻的镜头拍了下来。
  尽管江帆现在出行非常谨慎,就是他决定来阆诸的时候,也是经过一番细心观察和准备的,他以为凭自己的智商,完全能摆脱掉有可能跟踪自己的人,但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有可能摆脱掉一个,却摆脱不掉另一个,他终究被袁小姶所雇的偷拍者咬住了尾巴……
  但是他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偷拍者,最后栽在了正规军的手里,这个“正规军”就是陈乐。

  话还得从彭长宜从三源回来,跟江帆的一次见面中说起。
  当彭长宜得知江帆离婚失败的原因居然是被人偷拍的他和丁一的照片后,他就暗暗安排了陈乐调查这事。
  由于陈乐现在身为看守所的所长,不像以前在派出所或者是刑警队工作时那样方便,平常事务性的工作较多,亲自做这件事多有不便,他就暗中指使最信得过的心腹和驻中铁的派出所的干警做这事,当然,这名干警也是跟陈乐有过莫逆之交的人。渐渐地,就发现了尾随在江帆周围的两条尾巴。由于江帆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所以干警们也没有对这些尾巴下手。
  但是今天晚上,当陈乐接到报案后,得知市长的车去了高速路,向阆诸的方向开去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告诫手下,不要在阆诸动手,因为出了亢州地域,到异地办案多有不便,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这些行为完全是私下进行的,为了不给市长招惹是非,陈乐在请示了彭长宜后,自己亲自赶往阆诸,为的是不让拍摄者连夜把照片带回北京。
  果然,江帆在车里跟丁一缠绵了一会后,丁一还要回病房,当江帆恋恋不舍地送丁一下车后,一直看着丁一走进了医院门口,他才上车,关上车门后,便驶出医院,这条尾巴便一直跟到他高速路口,江帆驶向了回阆诸的路,这个人等江帆走远后,调头便拐上了另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就是北京。当他正要向入口驶去的时候,后面的一辆警车突然斜插过来,别在了他的前面,同时,另一辆普通轿车也堵在了他车的后面。

  两名衣着警服的人快速跳下车,从三面包抄过来。
  那个人经历了刚才一幕,以为自己遭遇了车祸,当他还惊魂未定的时候,陈乐早就拉开了他的车门,一把揪下了他,然后迅速跳上这辆车,两名民警也驾着这个人坐进了后排座位上,陈乐开着这辆车,重新掉头,向通往亢州的高速路口开去。
  一切都发生在霎那间,这名所谓的受过专门训练的私家侦探,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便被两名丨警丨察钳制住,他放在旁边副驾驶座上的两个照相机也被陈乐缴获了。
  所有发生的这一切,江帆都不知情,他回到亢州已经到了后半夜,简单洗了洗就躺下了,头脑里浮现出了丁一那我见犹怜的柔弱模样,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她幸福!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第二天晚上,彭长宜从三源回来了,他在半路就跟江帆约好,让江帆等他吃晚饭。说有事跟他谈。
  江帆心想彭长宜没有到周末就回来,肯定有事,所以就说在金盾酒店等他。彭长宜想了想说:“还是去您的住处中铁外招吧,金盾熟人太多。”
  江帆下了班,跟餐厅定好餐后,就回到宿舍的房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袁小姶没在骚扰他,但是他清楚袁小姶一刻都没有放松对自己的盯梢,前两天他的同学薛阳出差路过亢州,下了高速路,特地来亢州看望他。
  由于薛阳中组部工作的身份,又是自己的同学,他只身一人接待了他和司机。司机吃饱后,江帆就让服务员给司机单独开了一个房间,让他去房间休息,他跟薛阳一直谈到?了深夜。

  江帆把自己目前的婚姻和工作状况跟薛阳说了一遍,薛阳笑了,说道:“看来,你要是想摆脱袁家还真要掉一层皮呀!”
  江帆颓废地说道:“是啊,一想起这事我就头疼,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