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声音很轻,明显的底气不足。但是真心为丁一好的岳素芬听到后却有几分心疼,她说:“小丁,这些传言放在咱们单位任何一个女人身上我都相信是真的,但是放在你身上我还真不完全相信,正是出于对你的信任,我听了才堵心、闹心,你一直都是那么本分、规矩,这下好了,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免费当了市长老婆义务宣传员,到处在说这点事,现在,可能满城都给你散布到了。”岳素芬愤愤地说道。

  丁一苦笑了一下,她知道这个人是谁,除去冯冉,不会有第二个人,就说道:“我知道,由她去吧。”
  “唉,你呀——”岳素芬想说什么,没有往下说,而是叹了一口气,起身走了。
  下午,她无心工作,几次想给江帆打电话,又觉得不妥,就放下了,还是不要给他增添烦恼了,即便他知道袁小姶来了广电局,又能怎么样呢?他自己不也是被袁小姶搞的焦头烂额了吗?
  在单位的出来进去中,丁一已经感到了同事们看自己目光的异样,不得不说,丁一没有强大到可以对这些目光和议论无动于衷的地步,中午饭她都没有去食堂吃。下午上班的时候,她的心很乱,感到心神不宁,坐卧不安,正在这时,她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电话是嫂子杜蕾打来的,就听杜蕾急切地说道:“小一,爸爸住院了,你什么时候能回。”
  丁一听后,立刻紧张地问道:“嫂子,爸爸什么病,什么时候住的院?”

  杜蕾说:“我也不知道,是妈妈刚才打电话告诉我的,让我顺便告诉你,我正在往医院赶。”
  “好的,嫂子,我马上回去。”
  杜蕾说:“小一,你也不用着急,反正有我呢,刚才我也给你哥打电话了,你能赶上车吗?”
  “差不多,如果没有公交车了我想办法回去。”
  丁一放下了电话,锁上办公室,就往楼上跑去,半路上遇到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岳素芬和冯冉,丁一顾不上和她们打招呼,就从她们身边跑了过去。她快步跑上三楼,来到了局长办公室,敲开了门,里面正好局班子成员在开会,丁一刚想退回来,就听温庆轩说道:
  “丁儿,有事吗?”
  丁一说:“局长,我爸爸住院了,我刚才接到嫂子的电话,我想请假回家。”
  温庆轩见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就说道:“你怎么回去?”

  “坐长途车。”
  “这会还能赶上吗?”
  “差不多。”
  “行,那你去吧。有事打电话。”
  “好的,谢谢。”丁一一边点头一边走了出来。
  她回到宿舍,从床底下拉出小提箱,往箱子里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后,又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工资卡和一部分现金,刚要转身,岳素芬进来了,她不放心地说道:“小丁,出了什么事,你去哪儿?”

  “小月姐,我正要下去跟你说,如果周一我回不来,您就挑一期节目重播,我爸爸住院了,嫂子刚告诉的我,我马上就得走,不然赶不上车了。”丁一边说边往出走。
  岳素芬说:“你拿工资卡也没用,银行头下班半个小时是不办业务的。你现金不够的话我哪儿还有,你带上?”
  丁一想了想说:“不用了,我身上的这点差不多,家里肯定有。”她说着,就把钱和卡塞进包里,岳素芬给她关上了宿舍的门。
  丁一拎着手提箱走出单位,来到国道旁边,她正在东张西望出租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旁边,同时,车窗降下,林岩从车里伸出了脑袋。
  “小丁,你干嘛去?”

  “我在等出租车。”
  “你去哪儿?”
  “长途汽车站。”
  “你回家?”
  “上车吧。”
  丁一听林岩这么说,也没客气,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林岩说:“不晌不夜的回家干嘛?”
  丁一想了想说:“嫂子刚才给我打电话,说爸爸突然住进了医院,情况她也不了解,只是说让我回去。”

  林岩看了看表,问:“还赶上车了吗?”
  丁一说:“差不多。”
  林岩说:“我送你吧。”
  丁一赶紧说道:“不用不用,你那么忙。”
  林岩说:“这样,咱们先去车站,如果赶得上,你就坐长途车,如果赶不上我让司机送你。”
  “好,谢谢林书记。”

  “呵呵,别呀,还跟我客气。”
  丁一就笑笑不说话了。
  林岩看了她一眼,说道:“小丁,最近一段见市长了吗?”
  丁一听他这么说,就低下了头,说道:“没有,好长时间不见了,他怎么样?”
  “他……不太好,这次婚没离成,如果继续起诉的话,就要等半年以后,他那个老婆太不好惹了。”
  这个情况丁一已经知道了,是江帆有一天晚上打电话告诉她的。她记得当时还安慰了江帆几句。
  听了林岩的话,丁一没言语,林岩也肯定知道袁小姶找自己的事,脸就微微红了。

  林岩说道:“有时间多给市长打打电话吧,人在困难时期,朋友的安慰就是灵丹妙药。”
  “嗯,我会的。”林岩的话说得很有分寸,没有让丁一感到太难为情。
  到了汽车站后,马上就看到开往阆诸的最后一班车要驶出来,林岩说:“是这辆吗?”
  “是,你赶快停车,我下去。”

  林岩说:“别急,我给你堵住它。”说着,就将车堵在了正门口,那辆大巴车被林岩的车堵住了出口,大巴车的司机一个劲地冲林岩摁喇叭。
  林岩挂了电话,就买了两瓶王家栋最喜欢喝的高度茅台和两条中华烟,尽管他知道王家栋家里不会少了这些,但是今天作为王家的座上客,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是断不能空着手去的,长幼尊卑还是要讲究的。
  林岩有所不知,关心江帆的可不止他一个人,王家栋这段也时刻密切关注着江帆,只是有些事他不便于说三道四,但有时一两句话就能给江帆增添信心和宽慰。
  就在刚才下班的时候,王家栋大摇大摆地推门进来,正好张怀在这里,张怀稀有看到王家栋下楼来坐,猜测他肯定有事,就赶忙站起,跟王家栋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
  江帆给王家栋倒了一杯水,说道:“您老准备下班了吗?”
  王家栋笑着说:“是啊,我请你来了,你嫂子买了点猪里脊肉,说让我晚上做水煮肉片,我说咱老俩吃那干嘛,孩子们又不回来吃,她说冻起来的话就不好吃了,可以叫江市长来家里吃吗?我说,其实你是想请江市长来家里吃饭,可你却给我下了个套让我钻,你嫂子说,怎么,你有意见吗?我说不敢不敢,我没有意见,只有无条件服从,即便是套我也得钻。”

  王家栋尽管没有公开和江帆谈论过他没能上位这个问题,但许多话里话外都围绕着这个主题开导江帆,这让江帆很感动,同僚中,只要有一个这样真心关照你的人,就是非常幸运的了,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同僚中彼此互相倾轧,鲜有这样真心对待你的人,这也正是王家栋的老道和大气之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