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0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是聪明的人,齐语兰说我先走了,没有说我们走吧,她看透了我的心思,知道我不走,我要留下来,在这里等着。
  我想要说点什么,刚张开嘴。齐语兰一笑,说道:“董宁,不用说,真的,一会,别太激动了。”
  我点了点头。
  齐语兰走了,走的很快,账我早就结了,不算食言,还是我请的客,只不过这饭吃的差点意思。

  也不怪我,突发状况。实非我愿。
  齐语兰走之后,我又在座位上坐了好一会,可越呆越压抑,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我站了起来,走出了酒店,在门口等。
  烦躁。
  掏出烟,点燃,缓缓的吞吐,烟充满胸腔,让我舒服了一些。
  等了很久,大概抽了半盒烟。白子惠一家才出来。

  看到白子惠,我挤出了一个笑容,可不管白子惠心里怎么想,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出来什么表情,脸上还什么表情,一点都没有变。
  女人的心真是挺难预料的,让人猜不透,我听了白子惠的心,我觉得她有很多话想要跟我说,可是见到我,她一句话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个姿态,可能是想要跟我划分界限吧。
  白子惠的妈妈说话了,“董宁,你在这里...”
  白子惠妈妈的意思是想问我干什么,我想说我想跟白子惠说说话,可是当着白子惠的父母有点说不出口。这么长时间了,双方家庭对我们分开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旁敲侧击也旁敲侧击出来了。
  我是个罪人,我没脸说出口。

  白子惠的爸爸笑笑,说道:“董宁应该是找我的,这么心急,好,子惠,你和你妈妈先回去吧,我打车回去。”
  白子惠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松了一口气,白子惠的爸爸帮我解了围。
  走了之后。白子惠的爸爸提议找个地方坐坐,我点点头,结果白子惠爸爸拉我去了烧烤店,跟我吃烧烤,要了几盘肉,又要了一些烤海鲜,男人吃饭,当然少不了酒和下酒菜。
  白子惠的爸爸对我笑笑,说道:“董宁,来吃一点,咱们边吃边聊。”

  我点点头。
  吃了点东西,说了一些废话,气氛融洽了一些。
  我说:“叔叔,我想问你一件事。”
  白子惠的爸爸笑了笑,说道:“董宁,你说吧。”
  我想了想,说道:“叔叔,子惠和她妈妈怀疑你做了一些事情,你知道吗?”
  白子惠爸爸笑笑,说道:“这事啊!知道,都解决了。”

  我一愣,这事解决了?没开玩笑吧。
  白子惠的爸爸笑笑,说道:“怎么了,这么难以置信啊!”
  我说:“叔叔。是挺难让人相信的,你做了什么?”
  白子惠的爸爸说道:“没什么,就是坦白,我把一些事情说了出来,不过隐瞒一些事情,要是告诉太多,她们会疯掉的,我坦白了,我还说了,离婚也好,举报我也好,我都可以接受。”
  妈的。坦白。
  我在一边里外不是人,我还想着替白子惠爸爸隐瞒呢,没想到他自己说了,看结果还不错,日子还照常过。
  我也应该坦白的,信任才能维持关系。
  我喝了两口酒,说道:“叔叔,子惠她还好吗?”

  白子惠爸爸也喝了两口酒,说道:“董宁,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说:“当然听真话了,叔叔。”
  白子惠的爸爸笑笑,说道:“那我就说真话了,子惠情况不是太好,最近事情挺多的,让她操心的地方很多,她和你这边也闹了矛盾,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其实我早就想找你谈谈了,最好你和子惠的关系能缓和,子惠不会这么痛苦。”
  我叹了一口气,说叔叔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可是这事实在是太难办了,白子惠肯定不会原谅我的,这一点我心里面清楚。
  白子惠的爸爸跟我说总是试一试再说,他说他给我安排,给我和白子惠创造机会,让我们的关系缓和。
  这样可以的。
  我连声道谢。
  白子惠爸爸没让我失望,吃完烧烤之后,也就一天,他给我打了电话,他给了我一个地点,让我去赴约。
  其实我没有想到白子惠的爸爸会帮忙的,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说实话,我有点怨白子惠的爸爸,如果不是他的破事,我和白子惠早就有缓和的机会了,那一次,白子惠是主动找我,我敏锐的感觉到白子惠没有那么抗拒了,可是为了隐瞒白子惠爸爸的事,为了不让白子惠受打击,我自作主张,没有第一时间说实话。那种行为,让白子惠更加厌恶我了。

  我理解白子惠的选择,她有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不能有所隐瞒,可是很强硬,不能违反。
  很遗憾,我没有做到,还是两次。
  第一次全怪我,我认,第二次不全是我的错,所以我怨恨,如果是别的事,我不会这样,事关白子惠,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所以无法释怀。
  这事我埋在心里,有时候会想一想,想自己替老丈人挨了刀,挺傻逼的。
  事过境迁,白子惠爸爸提出帮我和白子惠缓和关系,我脑中蹦出来两个字,因果。
  有了前因,才有后果。
  我想明白了,不管做过什么,他都是白子惠的爸爸,我要改一改我的态度,虽说他是坏人,心狠手辣,可虎毒不食子,他也希望白子惠好。
  我体会很深,吃烧烤时候,白子惠爸爸说了很多。
  语调平缓,可是诉说的却让人揪心。
  他说,白子惠的状况不太好,最近一段时间,白子惠都睡在家里。
  有的时候,能听到白子惠低语,不知道她说什么,可说的很快,好像吵架一样,一般这种声音都出现在她睡觉的时候,深夜,听起来毛骨悚然,有的时候,还有一两声的惊叫。
  我知道这是心理问题,并且是很严重的心理问题。
  心病只能从根源医。
  我,则是治病的药。

  这事,必须要解决,持续发展下去,没准便是抑郁症,这三个字,很沉重,尤其白子惠平时压力那么大,这是双重折磨。
  得到赴约的消息,我又紧张又兴奋。
  早早起来,洗澡,找了好几套衣服,准备换好去见白子惠。
  心情,忐忑不安,又有几丝雀跃。

  突然一瞬间,我有了选择困难症,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似乎哪一件都不好,看着像屌丝。
  我知道,这是因为白子惠的关系,让我变得十分慎重,这些衣服都不错的,价格也不便宜,我穿起来蛮精神的。只是要去赴约,让我想的比较多。
  要稳重,但也不能太单调,毕竟不是一个正式的场合,我和白子惠是恋人,可现在也不能失礼。
  换好了衣服,我早早便到了地方。约的是上午,地点是个喝东西的地方,价格很贵,环境很好,这个时间,人不多。
  先坐了下来,等待白子惠。
  我的心情尚可,有点激动,又有点忐忑。
  白子惠的爸爸不会骗我,他告诉我白子惠会来,那就一定会来。
  只要白子惠来,让我等多久都可以,我都可以接受。
  日期:2017-05-04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