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4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不起,对不起,几位稍等……”胡局长被贺楚涵说得脸色通红,忙跑进去穿衣服穿鞋。两分钟以后,胡局长再次出现的时候,着装严谨多了,一副公丨安丨局长的架势。
  张清扬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公办室,只见墙角摆着几株绿色植物,窗台还有鲜花,办公室的风格到是和胡局长有些不太相符。他笑道:“胡局长,你这办公室我的都气派。”
  “呵呵,房子大了……工作方便……”

  “房子大小和工作有什么联系!”贺楚涵小声补充了一句,搞得胡局长脸色很难看,又不敢说什么,他可不敢惹面前的这几人。
  胡局长亲自为几人泡好茶,忐忑地坐在对面,双手放在膝盖,问道:“张组长,您们……想了解些什么?”
  “胡局长,见您一面可真是太难了,刚才我们差点被你们的处长抓起来!”苏伟笑道。
  “有这事?”胡局长小心问道。
  “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我也没想到见您一面这么难!”张清扬淡淡一笑,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他当然不会去处理那位处长,但是想来胡局长也不会放过他的。
  “妈x的,这小子刚升职这么狂!”胡局长听完张清扬的介绍,张口骂,骂完之后才醒悟自己不能说脏话,讪讪地笑了。
  “胡局长,这件事我也不追究了,我们过来是想了解一些本地的情况。公丨安丨政法工作,你们平时会遇到很多案件,这些案子能反映很多基层问题,这些案子您都记得吧?”

  “记得,记得……”胡局长抓着头发笑道,心里想着等会儿如何处理那位处长。
  “胡局,从这些案子,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或者值得关注的问题?”张清扬问道。
  “这个嘛……”胡局长想了想,坐直了身体,提了提嗓子,说道:“那个……现在是法制社会嘛,社會主義好啊,社会越来越太平了。那个……我非常赞诚秧的巡视制度,也很期待,这个啊……巡视对我们基层的工作起到了良好的监督作用,让我们更努力的工作,认清自己的不足。我们……”
  “扑哧”一声,苏伟没忍住笑了出来,听到胡局长这驴唇不对马嘴的话,连张清扬也想笑了。他摆手道:“胡局长,我不是听这些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您也不要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
  “这个……”
  贺楚涵见胡局长半天也吭哧不出什么来,说道:“胡局长,我看这样吧,您把档案给我们调出来,我们在这里查阅一下算了。”

  “这个……”胡局长有些犯难了,“我……是不是要向市里请示一下?”
  “胡局长,我们作为巡視組的干部,有权查阅基层的各种件,我们……”苏伟摆出了领导的架子。
  张清扬理解基层工作的难处,摆手道:“这样吧,那你和级说一声。”
  “好好,谢谢张组长的理解,”胡局长掏出电话,这个电话很重要,代表着一但巡視組查出什么来,级不会怪罪他了。
  在这时,有人敲门,胡局长放下电话,不耐烦地说:“谁啊,有工作一会儿再说吧,我现在忙着呢。”
  门被推开了,一位干警拿着档案进来说道:“胡局长,我们查获了一起故意伤害案,犯罪嫌疑人已经抓到,他为了戴罪立功又招供了一件事,这件事我觉得挺重要,您看看……”
  胡局长一个劲儿向他使眼色,可是他还是把话说完了。说完这后,这位干警才知道不妥,但为时已晚。
  有张清扬在,胡局长只好伸手道:“拿来我看看吧。”
  胡局长看了一眼手的口供,脸色有些变,合以后,笑眯眯地说道:“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再处理。”
  “胡局长,能否给我看看?”张清扬伸出手来,凭直觉他感觉胡局长看完看档案后有些反常。
  “这个……小案子,小案子……”胡局长暗暗叫苦,心想“完了完了,兄弟啊,我这次可救不了你了!”
  张清扬拿在手的是一份犯罪嫌疑人的口供。看情形是刚刚招供的,事情起因于三天前的一起故意伤害案。说的是三天前,西华县私营铁矿矿主李某因与其它几家铁矿矿主发生争执,便把大家请出来吃饭,意思是在酒桌把问题解决。
  但是几人谈到后来谁也不让步,大家都吵了起来,借着酒醉越吵越凶,李某情急之下拿出水果刀向身边的郑某和钱某连捅三刀。郑某伤势较轻,钱某伤势较重,有一刀扎在了脾脏。事发之后,李某知道闯下了大祸,当时逃跑了,不知道去向。公丨安丨局马立案侦察,可是却没找到李某的踪影。今天午,李某从家人那里得知被自己捅伤的两个人没有生命危险后,来到公丨安丨局自首了。他当初以为人死了,所以受到惊吓跑了。

  李某逃跑这几天,天天担心这件事,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担心自己以命抵命。当他知道被害人没死时,便放下了心里的包袱,主动来到公丨安丨局自首。为了减轻自己的罪状,李某还主动招供出了另一件事,正是这件事另胡局长心惊,令张清扬好。
  李某在口供称,自己出手伤人,也是一时酒醉情急,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犯了傻。但事出有因,原来事发的前一头,李某为了扩大自己铁矿的经营地,向西海省国土资源厅矿产开发管理处马处长送了一萬元美金和四根金条,目的是想让他批准自己的铁矿扩建,同时希望由马处长出面与周边相邻的几家矿主谈谈,打声招呼,以方便自己的铁矿扩建。可是却没想到马处长还没来得及同那几家矿主打招呼,他们知道了消息,带着人去他的矿闹事,不同意他扩建,说他的扩建会影响到其它人的铁矿开采。双方争执不下,李某便把大家约出来谈判,这才出现了伤人事件。

  看起来这是一起小矿主之间因抢矿产资源而引发的纷争,算不什么大案子。但是李某为减轻罪名,主动招供出送给西海省国土资源厅矿产开发管理处马处长一萬元美金和四根金条的事情,引起了警方的重视,这件事可小可大,闹大了可是受賄案啊!
  李某明显知道这事可操控的影响力,这才说出来自保。看似他是为了将功赎罪,但是真正的目的显而易见,是想利用这件事要挟公丨安丨局,让他们知道李某的身还牵扯到其它人,如果把他的罪名判得刑太严重,他有可能咬出其它人,咬出其它案件。谁能保证他没给其它领导送过钱?谁能证明马处长只接受了他一个人的钱呢?办案的刑侦队长当即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第一时间跑来向胡局长汇报。他来汇报还因为另外一个原因,他知道胡局长与国土资源厅矿产开发管理处马处长是把兄弟,经常在一起喝酒,有一次他也参加了酒局,相互都认识。

  日期:2017-05-04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