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1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车停下,这边是一排银杏树,之间夹着垂柳。车停在树间,前后也都不见有人。两人不急着下车,杨秀峰一手将陈静抓住,陈静稍做挣扎也就顺从地靠向他。之前,两人已经在车里做过,此时,也没有多少兴致来玩车震。在车里相拥着,彼此相互抚爱,让那种感觉急速地升温。虽说先在房间里弄了一回,但此时的兴致却更强,在前排空间小,扭着一团倒是有更多的挤压摩擦。
  闹一阵,杨秀峰说,“我们到外面去吧。”“不要,你真想我们就回酒店里去,由你使劲……”陈静和杨秀峰在一起,一些平时不肯说的话,也都会说出来了。对于陈静说来,安全地受用总是最好的结果,也知道男人带自己出来肯定不会这样的,但话却要说。
  杨秀峰自然不理会她的说法,开了车门,两人也就下到车外,车头车尾也都是柳树,枝条垂下将前后的视野也都遮住。下车后,杨秀峰还是将陈静搂着,陈静见两边都看不远,也就不挣扎随他闹着。杨秀峰将她按在车身,腰臀抵住,将那硬物在陈静的跨前一下一下地顶着,陈静也就用手去按摸。杨秀峰说,“掏出来吧。”陈静当真也就去掏摸,随即弄出来捏在手里,心乱乱地不知道男人会将自己怎么样。

  等男人将自己的里裤勾下来后,再把自己放到车头处,才明白他要做什么。两条腿给男人扛在肩上,陈静也感觉到车头里的热,不由地分开了腿,任由男人杵进去。
  第25章:闲情(3)
  夜深凉意也深,但此时的两人却都将这些凉意忘却,沉浸在**的需求之中。给男人放在车前盖上,优势在大江边的车路旁,虽说两端都有柳枝垂下将视线挡住,但要是有车从旁边经过也会在白刺刺的灯光下将一切都暴露在他人眼中,只是两人此时都不担心了。陈静的双腿给扛起来,车盖虽硬而冷,却没有妨碍陈静的一丝情绪,随着男人的手在她腰腹、臀和大腿间抚摸捏弄着,那种感觉就越沉,无意识地将双腿往外分开,将花心露出来。

  夜色深,也不可能看到什么,但杨秀峰却感觉到陈静的那种配合,当下也就提枪而刺,位置非常地好,比之前在沙发靠椅上似乎更适合,都不要做什么引导,也就对准了花心,分开那湿漉漉的充满蜜汁的美妙之渊。
  陈静企图配合着男人的进入,扭动身子,才察觉到自己是在车盖上。野外的感觉和家里又有不同,此时,唯有暗示男人加油,之后将这股情绪尽快地发泄出来才会安全的。
  江边的车道不算宽,但却是双向四车道,而杨秀峰他们停车处却是四车道之余的停车道,纵然有车经过,也不会从车后开来而挡路的。往江边的一面,沿途都是这样的停车道,在大白天里,会有不少的车停在这边。要是气候适宜,到江边来玩的人多,要找一处停车位就不那么容易了。此时前后也都不见有车停着,也说明江边没有什么人。
  两人正在疯狂着,另一相向的车道有车开来,只见那车灯破空而射来,虽没有直接射在两人的车边,而是在另一方的车道上空,但光散开着,这边也就能够看清对方的脸,陈静见男人很得意地奋力而进击,她虽觉得更难受,但他还是将深度有了节制地控制着。见光线越来越强,陈静扭动着就像是怕人见到,但脸上却没有露出惊惶来,有种得意的样子。
  知道她也是因为是在北方省,天高地远的,不怕给人真正地见着了,才会如此将另一面表露出来的。杨秀峰看着也就更加地兴奋,俯身压在她身上,和她去亲吻,吮吸着口中生津的汁液。
  一辆车过去,不久又有车过去,此时陈静也就有些担心,他们这边的车道要是有车经过,那不就会给人看到了?正想着,心里也不太在乎,但却真的有车灯由远而近地过来,陈静怕人看见,唯有将腿夹住将自己藏在杨秀峰的身下。对方的车速较快,近来后似乎没有察觉有人在停车道里干着坏事,车就在他们两米间距处飞驰而过,倒是没有看见车前的两人吧。
  车过了后,陈静伸手去掐男人,虽知道路过的车里的人不会注意到他们,但那种刺激当真是让人受不了。
  在弄一阵,陈静也就癫狂起来,杨秀峰等她到达顶点之后也就缓下来,放慢了速度让她得到更多的那种美妙感受。

  让男人丢在床上陈静还有着做梦一般的感受,此时,自己浑身就像被滚烫的热水烫过了,没有一点力气。怎么样从江边回来,怎么样进到酒店里,怎么样回到房间给男人放进浴缸里,都是在半梦境中过来的。似乎是虚幻却又都是真实的。
  男人还是一如之前那般强悍,似乎就不知疲倦地一次次要着自己,使得自己在那种死去活来中重复着,反复地体会着,也将自己的感觉、体液、力气都挤榨得干干净净。离开前车盖后,之后又在江边的休闲区里,边走着都让男人从后面要着。慢慢地走,每一步都在摩擦中感受到两人的结合,也使得自己倍感到那种放纵后的欢畅。在那里给男人要了几次?此时都想不起来了,坐在码头上,那次自己一时失控,坐得深了些,将自己弄痛了,过好一阵都没有多少感觉。

  之后回到车里,男人将车里的热气打开,也就将夜深里的凉气给驱散,浑身的感觉才慢慢恢复。不肯再配男人到车尾盖上去弄,浑身力乏,男人将自己放到在车里玩弄着也都随他了。回到酒店后,放好热水冲洗干净,再到浴缸里浸泡。他的双手还不肯停歇,是不是太太久没有女人了?其实,按照他的需求,也只有和姐姐一起才不会让他受到委屈的。
  在床上躺着,也不知道何时就睡着了,也不知男人是不是还在房间里还在不在自己的床上。在北方省的酒店里,也不需要来考虑这些。
  第二天是休息,工作上的事先天夜里已经谈妥了,也就可以放任地在房间里睡。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到省城里逛街,陈静一觉醒来,见一见快中午了,才想到自己这样睡,会不会给人察觉?要是男人也在他房间里睡着不出去,只怕真会让人疑惑的。准备起床,也不知道是没有吃早餐饿了才浑身乏力,还是昨晚给挤榨得太干净,睡一觉还没有恢复过来。想起来,却感觉到手、脚连抬起来都显得艰难,那等会怎么出去见人?

  华兴天下集团那边也会有人过来的,中餐不再由对方安排,但他们也会过来陪着,毕竟是集团的重要客人。不论是杨秀峰还是陈静,在华兴天下集团的名单里,都是排名靠前的好友嘉宾了,这样的人到北方省来,集团自然会有更热情的接待和安排。
  睡醒之后,杨秀峰也意识到自己离开南方市时间上不短,两晚一天半了,此时一直都没有收到来至南方市的任何信息。周叶、莫春晖等人没有给自己来电话,那是估摸不到自己会怎么做,也就不会主动地打电话过来。陈丹辉、黄国友等人也都没有一个电话过来,那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