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1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跟着到北方省来,两人见面后肯定会做出更多的欢喜之事,但陈静见他这样迫不及待地过来,也担心万一华兴天下集团的人到房间里来看看,表示慰问之意,那不就给撞见了?
  但见他过来,心里也是很开心,男人这样急着过来,也说明在他心里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哪怕他就是为了那种事。进到房间里,杨秀峰随即将陈静搂住,亲着她的脸,陈静稍犹疑下也就回应着。两人亲吻起来,杨秀峰手脚不停,一边吻着一边将陈静身上的浴巾要拉扯掉,陈静还是担心,不能够想杨秀峰那样肆无忌惮,说,“不行,现在不行的。”
  “担心什么……”

  陈静自然会担心一些,第一次以柳市开发区一把手的身份过来,可不比杨秀峰是老熟人了。再说,此时欢爱后,等会去晚餐会不会还有余韵未消?给人看出来怎么是好。
  杨秀峰却不管,一直在示意着想要,陈静也就不再推拒,自己身体也是很需要的。在一路上,两人用脚在腿上和腿根处按压搓弄,也都是情绪盎然了的。陈静一旦决定后,也配合着男人,让男人就在沙发上将自己要了。张开着腿,将小腿搁到沙发扶手上,臀部就有不少伸到沙发外,杨秀峰一只手掌控着她的另一条腿,也就将两腿分得开,花心外露,陈静勾着头伸手牵引着杨秀峰放进自己身子里。卷在沙发上不能够用力,也无法配合男人的节奏,只是这样子却让男人有更好的活动空间。杨秀峰控制着节奏,两人拍击声也就越来越密集,陈静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拼命地咬着嘴,但鼻息里还是呜呜咽咽地。

  不准杨秀峰将精力都发泄在身子里,陈静的手就一直地在试图控制着,杨秀峰知道她的意思,说,“你自己安心吧,怎么会让你那个……”陈静也知道他的意思,横一眼,却不理他,但却给他的急速节奏刺激得往巅峰而走。
  杨秀峰也不好受,等她到达时,杨秀峰也在那一瞬间抽离出来,将一股热气撒在她小腹上了。
  陈静仿佛是给全身的气力都给抽干了似的,只有脸上的汗和脸上的表情分外地丰富。男人每一次都会让自己有着极致的享受,也是得自己感受到女人给爱的美味。不管身上粘着他那些东西,抬起手下意识地向着男人,杨秀峰也就坐到沙发边去,陈静手握住那渐渐变得软下去的奇异之物。这当真是祸根啊,陈静握住,感觉到他想要休息的感觉,和之前凶霸霸地雄伟相比,也不知道哪时更让人迷恋。

  杨秀峰捏着陈静胸前的宝物,两人也就挤在沙发上,随后搂抱在一起,也不顾陈静身上粘着的污物。
  眼看时间要到了,杨秀峰拉着陈静到洗浴间去冲洗,将身上的汗渍和污物清洗掉,陈静身上的那种感觉也就完全消退了,只是精神和脸色都有种无法收敛的媚意。但走到外面去,给人看着也能够给人理解为兴奋,第一次以这样的身份到北方省来,有些兴奋也很正常的。倒是不用担心两人的私情给人怀疑。
  清洗着,陈静感激着男人对自己的好,他到南方市去一个人很苦,不进孤单,更是都没有帮手。南方市的情况她也知道,杨秀峰在那边受到种种的压力也是知道的,平时帮不上忙,这时也就想着自己多给一些温柔。帮杨秀峰在冲洗着,手抚着那样就退缩的物件,就摆弄起来。杨秀峰看着她,见她抬头看着自己,心里一下子也就动了动,对着她的脸杵去。此时已经不再张扬着,就算给杵着了也不会有多少感知。只是陈静却想起了姐姐徐燕萍偶尔会用嘴帮他**着,陈静却从没有**,只是偶尔在那里亲一亲。

  见男人这样,不知道是不是他当真想要这样,此时心里更多地对他最近的艰难有着更多的柔情,当下将水关上,也没擦干,伸脸到杨秀峰腿跟前,将那湿漉漉的物件叼住。杨秀峰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这时也没有什么时间来受用,也不知道她有多少决心做好这事。陈静叼住后,慢慢地多吞进一些,也就有了些感觉。
  弄了几次,见那里似乎在变化,陈静心里也就犹豫起来。站立起来,说,“很想吗。”杨秀峰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她,陈静又说,“等夜里回来好不好?”两人随即也就穿戴整齐,杨秀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很快,华兴天下集团的人也就打来电话,请两人下楼去聚齐。华兴天下集团的做事习惯杨秀峰已经很熟知了的,下到楼下,见陈静还没有来,杨秀峰对华兴天下集团那老总开玩笑说,“能不能帮我将房间调一调?就调到陈主任对面去,这样每次下楼来也就好叫她。说不定还能够看到点美女的春光……”老总只是嘿嘿地笑,知道杨秀峰平时少有开玩笑的,但对陈静等人还是有看法,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也不当真。对于陈静,只怕也就是杨秀峰干这样说了,他可不好随意地开玩笑,让集团得知或华董得知,都会挨批的。

  等陈静到来,杨秀峰也就不多说话,只是看着华兴天下集团那人微笑着,那人也就装着没有记起他的玩笑。其他人见陈静到来,也都站起来。从酒店到华兴天下集团安排的晚餐点不远,到那边时,就看见华董在等候着。杨秀峰没有争先过去,让陈静先与华董握手。
  客气之后,华董过来,握住杨秀峰的手说,“不是说你在南方市那边很忙么,能够挤出时间过来?”“来看看啊,我对北方省这边的感情深着。”“欢迎欢迎,听你这句话,我们在南方市那边的合作就会加速进度了。”“我来也就想听这句话啊,华董,有没有具体日程?”
  华董就指着杨秀峰笑,当下其他人在另一边,他们说话声音不大,也就华董、陈静、杨秀峰和华兴天下集团另两个人听着,这些算是核心的隐秘了。陈静见了就说,“华董,也就他这样的人才有这么后的脸皮吧。”
  华董看着杨秀峰,杨秀峰说,“我没有听见。”

  “男人脸皮后不是什么坏事,做事业靠的是信心,但有时候信心在外人看来就觉得有些脸皮厚了。当然,在美女面前更该脸皮后才对,杨市长,是不是这样?”华董说,对杨秀峰和陈静之间的不和,他是有所知道的,但也知道他们只是赈灾政治立场上的不和,本人之间却没有什么冲突。
  “我没有多少体会,陈主任,你觉得我脸皮厚吗?”杨秀峰转而对陈静说,在这样的场景下,多说几句,也能够让跟陈静过来的人看到他们似乎是在想解决之间爱你的那些隔阂,杨秀峰不在柳市之后,阵营立场的矛盾也就不存在,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就能够缓解,在北方省里,多接触多说话就是最好的一种途径。杨秀峰自然想让其他人有这样的印象,接下来和促进之间的往来才不会让人往那方面想。

  “要不要切开来看看?”陈静的脸色还是冷峻着,只是语气却好多了。华董说,“我们到楼上去,边吃边说,一路上和陈主任没有交谈?”
  “华董,他哪肯将开发区那边的经验讲给我听?”陈静说,自然不肯承认两人一路同车的。“华董,我是那样的人吗?”杨秀峰说,大家也就笑着往楼上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