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0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里那边暂时不要惊动,拖到下午再决定,适当的时候,该亲自跑一趟省里,也就地去走一走。
  先给黄国友打电话过去,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杨秀峰的动向,也都地将主要的信号传过去才对。黄国友在电话里说着市政府的工作,两人就像多年的朋友一般,聊着各自的工作和苦恼,都没有提到杨秀峰和市里发生的事。终了,陈丹辉说,“经开区那边的工作地抓紧一些吧,工作效率太差,省里会不会得出我们市里某些干部工作不力的坏印象?真是那样,对市里就是一种损害。”
  黄国友说,“书记,请放心。经开区那边市政府这边会督促他们工作的。”
  依旧没有杨秀峰的踪迹,一天两晚,而周叶也一直呆在家里。周叶倒是不听地用手机跟省城里某一个人在联系着,是短信,具体内容就不得而知。陈丹辉甚至让人到电信局里对周叶和杨秀峰的电话进行监控,也就知道那么多的信息。
  白天李润来一次,说了些没有边际的话,晚上在茶楼里又碰面,赵立城也过来了。说是在溪回县那边,他们虽说在案子上有一定的进展,但滕会一家不见了,张为一家到柳市去,没有取得联系,要不要派人将作为弄回市里来,还要等市里决策。吃哦摩纳哥目前所得到的材料看,对田文学说来也没有太多的不利,县里和镇里也都有更多的证词表明,田文学在溪回县的工作期间表现非常好,能够让县里满意,乡镇的干部对他的评价也很好。

  对这些东西,陈丹辉不觉得有什么的,此时不是要提拔干部,而是要保住他不手案子的影响牵扯。谁知道什么才是最为要害的证据?
  李润得知那一晚杨秀峰见过林挺之后就不在露面,起先倒是不在意,但到第二天下午,就坐不住了。到陈丹辉办公室里来见,说要到周叶家里将他给揪出来问,给陈丹辉否决了。杨秀峰真要是在省里,那自己等人在市里要是慌乱了,省里会怎么样看待这些人?不是明摆着心里发虚?
  到夜里,李润再次撞进陈丹辉的包间里,说要他尽快做出决策。要果断一些,他们在市里拖着未决,不就是给洪峰更多的时间来对付田文学?田文学虽说信得过,但毕竟经历的斗争不多,斗争经验也少,会不会是洪峰的对手?洪峰等人处心积虑地做这一件事,那是孤注一掷,什么手段做不出来?而杨秀峰也是故意失踪,对这样不告而走,分明就是他玩的把戏。可以直接跟省里汇报,由省里找他,逼着他露面。

  一夜无果。
  到第三天,李润觉得在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了,对陈丹辉说,还是他先到省里去看看,有必要就走京城一趟,请老爷子发话,什么事情都会抹平的。陈丹辉觉得这样很好,对他说来进退都很得力,也就装着不知道任由李润去做。
  从市里出来之后,杨秀峰也没有很好地想自己该到哪里去,只是觉得自己突然离开南方市比在办公室里坐着会更让人难受,当然,对南方市这些人会怎么样决策,他也是没有什么把握的。好在洪峰他们无法把握,田文学也无法掌控,就算找到了那又怎么样?省纪委的人在参与,就算不完全合符规矩,但办案中又有多少案子都是符合规矩的?
  主动权始终在自己手里,也就不管南方市有多大的变化,反正翻不起多大的浪来。从办公室里出来,也就是一个突然的主意,真到了市外后,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为好。到省城去未必就妥当,市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省里都不知道也是不可能的,自己到省里后没有给领导汇报那就不对。但给领导汇报了,却让领导怎么来处置这事?等于将一个烫手山芋丢给领导来处理,这样的手下领导谁会喜欢?

  不过,杨秀峰觉得就一天时间,就算在路上耽搁下也不就一天时间了?虽说真是没有多少益处,可让对方折腾下,也是不错的收获。说不定陈丹辉等人就自乱了阵脚,这些人到目前为止,总是摸不透自己的,想怎么样都行。
  林挺这个人还是比较有意思的,他对溪回县的案子已经关注,多少会给自己一个说法,就算这样的说法不能够让自己很满意,田文学总不会再逍遥。这一次的出发点本来就是为了那个十四岁的生命的,至于其他的蝴蝶效应,能够有多少,都是自己赚到额外的。和林挺通过这件事能够有这样的接触,应该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今后会不会和他再发生交集那就说不定了,看看蒋继成跟他接触接触再说。

  当然,出来了也就不再多想那些事,没的自找头痛的事,可也不能当真将这一天的时间就浪费了。开着车,也就和柳市那边联系,杨秀峰一般都不会直接联系徐燕萍的,两人之间多少要注意一些隐秘性,但陈静就单纯不少。陈静接手杨秀峰之前的位子,在开发区里不像徐燕萍那样应酬多,电话和短信都会让人留意的。
  拨打陈静电话,也有些日子没有通信了,此时已经很晚,也不知道陈静是不是睡下。但杨秀峰此时在路上寂寥,也就没心没肺地不管那些。电话想了五六声,杨秀峰听见有动静了,说,“睡了?没有吵着你的美梦吧。”
  “我能有什么美梦。”陈静说着话有些刺,对杨秀峰有些日子不打电话,而此时半夜里却打来,开口也不说句更好听的。陈静不是那种缠缠绵绵的性子,但女人对甜言蜜语有着天性的期盼。
  “当你在梦里梦见我时,是不是就很美?”杨秀峰涎着脸说。
  “臭美,谁会想了。”陈静不肯承认。“想就想,像我就想,我能够勇敢地说出来。”“当真勇敢?好,那你到开发区广场来挡着大家的面跟我说才算。”“才不呢,就直说给你一个人听。现在在哪呢?”“省城,是不是想过来?”
  “回家了?”“是啊,怎么不行?”陈静说,随后又说,“吃醋?”
  杨秀峰停了下,说,“能不吃醋嘛。”陈静在电话里就笑得欢,似乎是对杨秀峰一种警示也有着一种你奈我何的挑衅。杨秀峰又说,“能说说?说说给我听,我是很乐意的。”“呸,就知道流氓。不和你说了。”
  “别挂,真是在省城里?”“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不过,不是在家里。你想过来?我早起就要到北方省去,之前虽说到过华兴天下集团的总部,可华董这次约请我过去,也是让总部那边的人认同为这个开发区主任吧。也还有两个具体的项目要见面谈一谈。”“就你一个?”“我带人走你也吃醋?”陈静说,“就知道你要吃醋,我一个人走呢。”
  “那好,我在路上等你们。”杨秀峰说着将自己从南方市出来,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这时想到也走一趟北方省,到华兴天下集团的总部看看,和总部那边说一说南方市这边的发展规划情况,对南方市今后的发展也是很有必要的。
  先跟周叶说是让他休息一天,但此时觉得到北方省去,那就不是一天能够解决的。至少来回都要三天以上,先不要管吧。也不必通知周叶,等市里那些人四处去找自己就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