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0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薇不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本来好好的,突然想到市里某一件事处理得不当,或存有什么隐患,要过问核对一下,那种情绪顿时就消散了。而刘薇会在他处理好事情后,在慢慢地帮他找回那种状态。更多的时候,在折腾时就有更多的不定性,有时候似乎就勇武而持续,但有时候明明情绪不错,进去之后,刘薇配合行动着,十几下也就缴械了。自己心中不免有些那个,刘薇虽说不满足,但知道陈丹辉不介意她用器械继续时,她总会顺着他的意思,继续展示她的受用过程。

  昨晚夜深了才将刘薇叫过来,两人在她睡的那间房里折腾,陈丹辉觉得自己完全是想让她将自己的精力再榨一榨,榨干了才好休息的,所以也就直奔主题爬上了就进去,等给弄出来后就回这边房间睡。以为会睡着,却不料反反复复地,心里总是没法平静也没法进入那种休息状态。大脑里总是很清醒又有着迫切想睡的焦虑,反而更难入睡了。
  看看时间,感觉到自己在天亮之前无论如何都得睡一觉,明天才会有更好的精力、更清晰的思路来应对市里的变动。想着,唯有再到刘薇的房间去,这是一套两卧一厅的包间,很方便的。
  下床后将灯开了,穿过客厅到刘薇的房间。里面有微弱的墙脚灯,也就看见薄薄的锦被刘薇的身形,小巧,细腻,就如同她的性格一般地柔顺。适应一下,陈丹辉觉得这个时候过来偷袭也是很不错的,刘薇还在睡梦里。要是在睡梦里将她办理了,她会不会做什么春梦?
  两年多来,陈丹辉虽说对刘薇比较满意,但在她身上也不会没有节欲地放纵,每一回,都是一次之后也就收心了,刘薇曾表示过可以帮他,或许能够再做的男人对连续做应该有很大的期待也会有更好的刺激享受,但陈丹辉却总是不肯,这也是对自己身子的负责之态吧。纵欲对身体的影响,陈丹辉觉得自己该有必要进行克制的,也有克制的意志。

  知道刘薇在睡觉时都习惯裸睡的,一开始觉得她这样做是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多地在她那里需求欢爱,后来才觉知她之前就这样了。此时,知道锦被下的身子上裸着的,就觉得隐隐地有些兴奋,要将自己一肚子的怨气都放出来后,或许浑身就能够放松而入眠了的。穿着睡衣,感觉到自己那里没有多少动静,过来之前先在卫生间里将尿都排净,也借机用手摆弄一下使得稍有一些起色,再过来就不用太费时间。

  在朦胧的灯光里,慢慢地将锦被揭开,刘薇的很有弹性的双腿叠合着,渐渐露在面前。这是一双很熟悉的很有触感的腿,锦被慢慢地揭开,也就见到大腿和大腿根处的乌黑的毛。陈丹辉喜欢用脸在那毛发里挨蹭,用下巴在那毛丛里按压着,每当这时候,刘薇总会用手在他的脸上、头发里抚摸、梳理,传达着她的喜欢。
  见刘薇还在酣睡,陈丹辉轻轻地抓住了她的腿,渐渐地分开,腿根底暗灯光也暗就看不清上面,但却给他传导一种激情一种冲动。慢慢地体会着这种感觉,也就觉得自己似乎就有了起色,心中也就感觉到那种需要。将沉睡着的刘薇拉到床边,双腿分开一只手抬起一条腿来,另一只手也就到她大腿上抚摸,沿着腿摸到花心处撩弄,也将手拿回来在自己那里捏弄一会,反复地弄着,也就感觉到刘薇那里已经有湿润的意思,自己这里也挺立起来,虽说不够坚挺但应该可以了的。也就将她拉得更近。拉近了往里钻,也不敢刘薇是不是在睡着。

  刘薇的手此时探过来,似乎是要推拒的意思,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睡梦中,陈丹辉觉得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当下站在床沿下奋力地进击起来。刘薇的腿给他放在肩上,手放在她腰臀处掌控着,一时间就有很好的感觉。
  没做多久,也就到达那种地步,却感觉到自己发射不出什么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那次之后,自己就没有余粮了,但这一次的感觉还不错,也觉得自己身子有种抽空后的那种虚晃。
  回到自己的床,躺下后还真就睡着了。
  醒来之时,头脑里没有清醒,感觉到头痛。之后才想起自己是在哪里,不知道刘薇是不是已经走了,等会秘书宋盼会过来接自己的,宋盼虽知道刘薇的存在,可陈丹辉还是不想两人撞见。下床后到刘薇的房间去看,见那里已经空着了,心里也就感觉到一阵安慰。起来后的第一件事觉得顺意,这一天不会太艰难吧。
  洗漱中知道时间已经不早,快上午十点了。平时起床都很准时的,估计也就是临晨前在刘薇那里宣泄后才会错过起床的点,不过,早上多睡一会是对的,今天有多少事将要应付?晚上会不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一直都拒绝用安眠药的,就怕形成一种依赖。这样的依赖不一定是药物的,更多的还是心理作用吧。
  到市委办公室里,李宇夏没有出现,而宋盼似乎也没有更多的信息,只是说了对昨晚发生在市政府里的争吵的一些谣传,谣传有些离谱,但经过宋盼的转述之后,陈丹辉也就听不出多少太异类的说法。宋盼的消息来源很广,但对于谣传,传到他耳朵里时对方也不会说的太刺激,担心宋盼会以为是他的想法,那就糟了。反而是发生在市里的一些事情,会更准确和及时地传给他。
  陈丹辉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公丨安丨局那边是不是有动静,但这种派人追查一个市委常委的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名义上是对市委领导的保护,但停在其他领导耳里也就知道是什么事的,要是杨秀峰当面来质问,或以此到省里告一状,陈丹辉这个市委书记多少都会有些给责问两句的。
  坐在自己办公桌后,头脑里那种由于睡得不足而引起的昏胀感已经消去,喝着茶,思路也就清晰起来。拿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一、他到哪里去了?这个问号写得大,在问号后又补写着:要快。二、黄会有什么反应……三、上面会有什么声音……四、溪回县、案子。五、李润、李润、李润。连写了三个李润后,陈丹辉才停下来,随即将这张纸揉成一团,但却没有往废纸篓里丢。这样的废纸,陈丹辉知道不能够乱丢的,给外人见到后也不知道会做怎么样的猜想。

  从昨晚得到第三次汇报都没有找着杨秀峰,陈丹辉心里就如同掏空了一般,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但还是没有杨秀峰的消息,不见人,也没有任何去向。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林挺透露过?是见过林挺之后不就就消失了的,之前,陈丹辉觉得肯定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是她钻进某一间包间里,但此刻却给否决了。杨秀峰平时在市里,上班的时间非常准,比起那些底层的人都会更加守时,也是想在市里给人另一种印象吧。

  陈丹辉将他这样的做法,之前称之为孤夜难熬型。一个人在南方市来,没有多少杂事做,睡觉都不会安宁舒适,长夜难熬,早些起来更好离开那种孤寂。但对杨秀峰说来,似乎这样做是她意志里的东西一般极为坚决,在市政府或说在市里,都还是有很不错的效用,在干部里也起到作用的。
  静想一会,还是给公丨安丨局那边打电话去,那边回说,还是没有结果。请示陈丹辉要不要到市委来回报,陈丹辉立即就回绝了,周叶这一天也留在家里而没有出来,没有见杨秀峰。这个信息还是能够给出一定的判断的,挂了电话后,陈丹辉才想到公丨安丨局那边想过来汇报工作,还不就是心急着要靠过来?此时,也不可能就有明确的表示,林挺要是知道了自己所作,会不会沉默以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