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0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击是肯定的,要不然今后在南方市里就会让越来越多的人都学者他这样蛮干,可真就要乱了套了。省里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对于市委书记的权威性,省里的态度一直都还是很明确的。这一点,陈丹辉早就有所体会,要不是这样,他在市里和花岗岩之间也就未必会展这么强的优势。比如,林挺的站队就是省里领导做过工作之后才这样的,在市里,如果政法系统倒向政府一方,可以想象得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的。

  怎么样对杨秀峰进行反击,却是要很好地斟酌,自然先要将杨秀峰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摸清才行,得有针对性。在陈丹辉看来,目前最有效的反击,对杨秀峰说来不外乎就是对他工作上增加难度,让下面的人不肯配合。在市里要做到这样的事情,对他说来没有太大的难度。毕竟在市里强势这么久,就算是李润走了后,无人再直接制约黄国友,但对杨秀峰进行警示的行动,黄国友肯定是乐意见到的,甚至会在暗中配合着。

  谁都不愿意见到一个省里调派下来的领导,对市里主要领导有威胁性的动作,哪怕事出有因,也是对之前势力的极大挑衅,那是大家都不可能容忍的。
  对李宇夏这个人,陈丹辉觉得对他算是有百分之九十都满意,但还是保留了一些。当然,作为市委的大管家,李宇夏在诸多方面都维护了一把手的权威,这方面也算得尽力了的。但有时候,他却要装一装,他要回避什么事,陈丹辉有时候能够看清,但有时候却看不清。这就让陈丹辉心里多少有些不满意了。
  今晚,本来两人就该说很多的话,可在茶楼的包间里却默默无语,就显得不对劲。也让两人都察觉到那种分生,这样的分生虽不多,可陈丹辉觉得很难再抹去,也很难将更多的心里话都对李宇夏说。之前,将任务交给公丨安丨局里的人去做,就不行让李宇夏得知。虽说明知李宇夏不可能背叛他的,此时要等公丨安丨局那边的回话,陈丹辉也不想李宇夏在身边。
  “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陈丹辉说,知道这样说李宇夏不会就离开,又补一句,“宋盼会来接我的,放心吧,事情都会过去的……”
  说这话似乎在安慰李宇夏,实际是在跟他说,不用担心,不会在市里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李宇夏也就不再坚持,将杯里的茶多喝一口,也就站起来先走。
  李宇夏走后,宋盼还没有到,包间里就陈丹辉一个人,顿时就感觉到那种分外的空寂,也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之感。心里有种莫名的慌,也有着无助与无力。是不是自己真担心了?在南方市里,就算李润离开后,黄国友也不会给自己这种压迫的,就为杨秀峰一个人?不可能。
  过了两个小时,这个时间觉得特别地长,陈丹辉有些后悔自己留在茶楼,只是,要接公丨安丨局那边的信息,在哪里都没有在茶楼的包间里更适合。
  等到耐心的极点时,总算接到公丨安丨局那边的电话。但这个电话却让陈丹辉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在电话里,对方汇报说,接到指令之后,在半小时里警员也就到位,但在好几个地方都找不到目标,再找目标身边的人,似乎也没有着落,不过后来在家里找到了。可目标就像突然失踪一般。那边请示,要不要从周叶嘴里问出目标的下落。
  陈丹辉只是要他们再重新找,领导肯定在市里,如今没有见到说明对领导保护的重要性就更大,但对领导的保护要讲策略,这一点也是铁的纪律。
  陈丹辉无法入睡了。
  很久没有这样失眠,平时觉得自己心境算是比较平和的,特别是单独在休息间里,能够将所有烦恼的事都抛开。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基于对自己身体的爱惜,岁月催人老,过了五十虽之后,不论是体力、精力都经不住熬,只要打破平时的生物钟,就很难再进入那种休息的状态。陈丹辉近些年来一直都在调整着自己的心态,让自己慢慢地进入那种到休息时间后,能够平静下来。似乎经过努力调整后,还是有不错的效果,也让陈丹辉很**。

  平时里偶尔也会在半夜里已经休息了,却突然接到电话,市里偶发的事件,有些就得经过他点头或给他汇报才能处理的。他却能够在处理好事情之后,很快就转到休息状态,安然地接着入睡。有时到省里,或与同等级别的人聚在一起,很多人都在诉苦,诉说无法正常地休息,诉说因为休息不好而透支了身体,陈丹辉就觉得他是很明智也很有效果处理这个问题的。
  但是,这一晚将所有的招数都用了,心里还是无法平静。
  杨秀峰突然间就消失了,平时肯走动的几个地方都找不到踪迹,也没有和秘书周叶在一起。当真就让人难以猜疑了,是因为对周叶还不是很信任?或者是压力大,钻到某个地方放松去了而暂时隐匿下来?又或者也像自己一样,躲进某包间里在盘算琢磨?
  他还在不在市里。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当然,只要杨秀峰没有离开市里,他躲在哪里都不重要。只要人还在市里,彼此之间发生的对抗也就控制在市内这个范围里,只要不闹到省里去,只要不惊动了媒体,再激烈的对抗也都能够慢慢地消解平缓下来。
  找不到他,也就无法推测他是不是离开。一时间,也不可能将市里主要路口的车辆出入的镜头都调集来甄别,对杨秀峰去向的调查,也不可能弄出太大的动静。

  只有等天亮之后,如果,如果天亮之后还没有见到他,那又该怎么办?直接到省里去辩解或给领导汇报?这也不容易决定的。田文学在溪回县那边不论真有案子还是案子不属实,控制在市里掌握之下,才是最有利的。省里是有领导会维护南方市这边,但也有领导想插手南方市的,杨秀峰的到来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黄国友也得到这样的信号,才在李润退下后,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弹,没有明显的阵地争夺,也是想先看清形势吧。在市里,市委和市政府两大阵营之争虽激烈,但却是市里内部问题,省里要插手要干预,那是外力,市里就该联手抵御这样的外力,才对大家都有利。这一点,虽说没有和黄国友说透,但他也是能够看到这些的。
  眼看着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陈丹辉觉得自己再等也不可能有新的消息了吧。昨晚在睡之前,将女人刘薇叫过来,折腾一回,随后要刘薇睡到另一间房的床上。陈丹辉在休息时,更多地喜欢一个人睡,除了更好地调节心境之外,也不让人得知自己的一些隐秘。刘薇虽说跟在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两年半了,这些日子来只是跟自己要一些钱花,其他的都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她家里的一些事,也从来不烦他,这也是陈丹辉对刘薇很满意的地方。当然,刘薇还有其他的优势也让他满意,比如,每当他想要的时候,她总是很热情,也不会嫌着他战力不行。过了五十岁后,精神压力又大,在女人的问题上当真是有心无力的。偶尔激动起来,也就那一会,要是给什么事一打搅,再要起势就特别难进入那种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