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1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和王国庆点了烟抽,打开了车窗,冷风灌入,让人精神一振。李牧看见王国庆拿着烟不敢点拘谨的样子,道,“抽吧。”
  “是。”王国庆这才有哆哆嗦嗦地点起来抽,依然有些拘谨。
  面对一名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团长,王国庆心里那个别扭是一时半会去不掉的。
  不一会儿,那两名哨兵就进了门卫室,半天也不见出来了。显然,外边冷,那俩兵跑进去取暖去了。
  就这种警惕性,在李牧曾经带过的107团是完全不敢想象的。要知道,这里可是边境,堂堂一个团部机关驻地,哨兵的警惕性低成这样,完全可以反应出这个团的水平。
  李牧耐心地等着。
  差不多四点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几个兵。李牧定睛一看,两名军官三名士官,穿着常服,没戴帽子没扎腰带,有说有笑的插着裤袋出了大门就往公路对面走过去。

  那边是好几家商店饭馆。
  李牧有些明白了,附近的商店饭馆,做的可不仅仅是在这边客商的生意,还有部队的生意。一个团部机关,加上边上的修理所,两三百号人是有的,这些人是绝对的稳定的客源。
  王国庆比较熟悉这边的情况,他觉得有必要给团长介绍一下,他说道,“团长,刚才进了饭馆的人里面,有一个干部我认识,是宣传股的庞干事。”
  “嗯。”李牧微微点了点头。

  犹豫了一下,王国庆压了压声音,说,“我听说,他是庞政委的亲戚。”
  701团政委,马上要转业的老政委,快五十岁的人,今年提的大校副师,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临到头争取往上进了一步,按照政策,军队干部转业降半级使用,副师职干部变正团职干部,转业后还能干个十年八年。
  李牧还是微微点头,“嗯。”
  过了十多分钟,李牧问王国庆,“小王,你哪人?”
  被叫做小王,王国庆多少有些尴尬。他答道,“浙江台州的。”
  “台州啊,好地方,你们那个地方,民营经济很厉害,老板很多。”李牧道。
  聊起闲话来气氛就轻松了一些,王国庆没那么拘束了,他说道,“是啊,一年挣两三百万的小老板遍地都是。”
  “你家里条件也不错?怎么想着当兵了。”李牧问。
  王国庆说道,“我家在我们那算一般的。当兵是我从小的理想。我上了两年大学才应征。本来家里让我干两年就回去,我舍不得,我喜欢在部队干,就留下来了。”
  “听说你以前是炮兵部队的侦察兵,怎么开起车来了。”李牧问。
  王国庆的眼神暗淡了一下,说,“我以前是集团军炮兵师的,搞了四年的炮侦。后来师改旅,炮兵师变成了炮兵旅,要缩减一批人,我就调到阿泰军分区来了。以前的司令员听说我是侦察兵,就安排我做了他的驾驶员,就这样成了汽车兵。”
  李牧笑道,“看来领导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
  “什么爱好?”
  “喜欢用能打的兵。”

  王国庆一下子就尴尬了,心里想着,团长你不也一样吗?
  李牧忽然问,“小王,开了四年的车,以前学的那些战技,没忘吧?还能打吗?”
  王国庆挺了挺胸脯,道,“团长你放心,我从来没有断过训练。”
  “好,一会让动手的时候用点力,只要不把人打残。”李牧说。
  顿时,王国庆一脸懵逼,“团长……这是……我不明白。”
  “不明白?”
  李牧又点了一根烟,指了指饭馆,“打架。”

  王国庆顿时石化了——什么团长啊,带头去打架,而且打的还是手下?
  庞俊成坐在主位,招呼着老板娘菜,摆了五六张圆桌的饭馆,他这一桌。
  另外一名干部是侦察股的参谋,其余三名士官,两名是庞俊成的手下,宣传股的报道员,另一名士官则是小车班的驾驶员。
  “庞干事,你今天是横少千军啊,这一顿我非把本儿吃回来不可!”一名士官重重地说道。
  “哈哈哈!”庞干事心情非常好,打了一天牌,赢了小二千块,是这段时间以来最辉煌的战绩了,他大手一挥,道,“尽管吃,我跟你说啊小梁,今天我要把你放倒,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二斤不倒!”
  “好啊!要不再赌一局!看谁先倒!”叫小梁的士毫无惧色,顺势说道。
  侦察股的参谋情绪却是不太高,忙压了压手,说,“哎哎哎,还没赌过瘾啊。我说差不多得了,现在什么环境你们还不知道吗?”
  这参谋叫做刘晓光,他没参与赌博,他也没那兴趣,他是半路被拉过来吃饭的。因为和庞俊成是同年一年下的部队,平时他和庞俊成的关系不错。
  庞俊成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老刘,以前什么情况现在也还什么情况。”
  “你心够大的,新团长来了,你没听说?”刘晓光无奈地摇头道。
  “新团长来怎么了,新团长来了不让人吃饭了,不让人打打牌娱乐娱乐了。”庞俊成呵呵笑着,看其他人,“你们说对不对。”
  其他三名士官满嘴附和,“是是。”
  刘晓光不再多言,这庞俊成其实能力不错,是染了赌博这个毛病,一周不组几回牌局,浑身的不舒坦。其实刘晓光也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团部的一些干部骨干都喜欢打牌搓麻将了,赌钱,虽然赌的不是很大,但这种民新明显违反纪律的行为,却是屡禁不止。
  应该是没有禁过,究其根源,可能跟原来的高玉亮团长喜欢赌两手有关吧。刘晓光听人讲过,高玉亮赌得很大,有时候一个晚输赢万块。这是很吓人的了。
  很快,老板娘扭着腰肢陆续把菜端来,跟这几个当兵的开了几句带点荤的玩笑,当下推出去二连五瓶白酒,惹得庞俊成忍不住照着她的屁股来了一巴掌。老板娘飞了个媚眼,佯怒扭着腰肢去了厨房继续安排。
  “哥几个,一人一瓶,只能多不能少,喝开心了,搞起来!”庞俊成首先倒了满满一杯,有一两多。

  其他士官也都满。
  刘晓光却是把酒拿到一边,把茶水倒,说,“我晚值班,不喝了。”
  庞俊成的脸色一下子变了,道,“老刘,几个意思,不给面子?”
  “我晚要值班……”
  “得了吧你。”庞俊成横着眼打断他的话,“值班不是睡大觉吗,正好,喝好了一觉到天亮。你小子别怂,哪回喝酒属你叫得欢。”

  刘晓光摇头拒绝说,“庞干事,你也少喝点。”
  看见刘晓光态度这么坚决,庞俊成也不再劝说,当下和其他三名士官喝起来。三名士官里,刚才那个小梁输得最多,喝酒的时候也最活跃,一心的要把庞俊成给灌倒狠狠地出口气。
  日期:2017-05-04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