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2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老九的反应很平静。
  “我去,九哥你怎么成活雷锋了?”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嫩妈就剩半瓶酒了,就当喂狗了。”老九很大方的说道。
  “九哥,我看他们喝了快两瓶呢呀?”我想了一下,四个士兵一人喝了半瓶多呢。

  “嫩妈,我早就知道这帮鬼子得打我药酒的主意,那两瓶一半是酒,一半红花油加水。”老九呲着牙,脸上的笑容像是诺曼底登陆胜利了的士兵,马上就可以**当地无辜的少女了。
  “我日,九哥还是你牛逼啊!”我竖起了大拇指,仿佛已经看到了几个士兵拉肚子拉到直肠都掉出来。
  “大副,我要暂时离开了,等你们船离港时我们才能再见面了,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儿,我还要再一次的说一声对不起。”亚特伍德握着我的手,深深的鞠了一躬,旁边的马蛋则打了一个哈欠,恢复了刚登船时的行头,不过脚上多了一双船长送给他的皮鞋。
  “九哥,这新代理一看就是文化人,你看说话什么的多客气。”我目送两人离开,打心底的喜欢上了亚特伍德。
  “嫩妈老二,这人你不能只看表象,老话说的好,侠义辈从屠狗出,负心多是读书人,这代理,不像是好东西。”老九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是说不出来的意味。
  我没想到老九居然能说出这么牛逼的一句话,我当时并没能理解那句话的意思,直到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我才真正知道,满嘴卧槽傻逼的人,不一定是人格有多么大的缺陷,而看似儒雅,仁义道德之流,却都是些王八犊子。
  政府军看到船上的枪支,像极了禁欲3个月的男子看到赤身裸体的姑娘,他们似乎在战争中处于落后的状态,急需要补充物资,近乎疯狂的哄抢着大米枪支。
  “大副,这政府军看起来怎么比政府军野蛮这么多呀!”甲板的卡带有些露怯,害怕这帮子蛮人看他长的清秀,一块抢了吃了。
  “嫩妈如果这政府军有所作为的话,就不会出现反政府的人了。”老九的回复总是那么的神补刀。
  船长补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严禁任何人下船干任何事儿,所以我们也只能把在船舷边上,眼睁睁的看着陆地,却不能踩到上面去。
  “哎呀呀,大副,咱这个蔬菜一点都没有了,是不是让代理给我们送一些啊!”大厨敲开我的房间门,忧心忡忡的问道。
  对呀,大厨说的有道理呀,这他妈的下个航次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总不能整天吃肉吧,万一再环绕半个地球,缺乏维生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赶忙拿起电话,准备请示一下船长。
  老九的话很快得到了验证,刚才还很热情的亚特伍德面对我们第一个近乎救命的请求,以此刻刚菓蔬菜还在发芽为由拒绝了我们,船长央求几次后亚特伍德才为难的同意带我们去购买高价欧洲蔬菜。

  因为货已经卸完,船长考虑到大厨语言能力的低下,建议我陪同他跟代理一同下地,而我俩的身体比较瘦弱,基本上连刚裹的猴子都打不过,船长又派出老九做我两个的保镖,我发现我们三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半,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能配发在一起。
  亚特伍德开的是一辆丰田老款的汉兰达,这里人貌似都很喜欢日本车,代理一点不像性格粗狂的非洲人,他车里收拾的一干二净,我们坐进去的时候,他都小心翼翼的给我们铺好坐垫,生怕我们弄脏他的汽车。
  “哎呀呀,这个代理我怎么觉的这么眼熟呢,我肯定见过他。”大厨看到代理第一眼,就开始挠头深思,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他。
  “嫩妈老刘,这黑人都一个样,我看着他长的还像打篮球的那个叫啥来着。”老九不知道想起了谁,也挠了一下后脑勺……
  “哎呀呀,不一样不一样,你说的那个是姚明,这个不是,这个就是眼熟,到嘴边就想不起来了呢。”大厨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
  港口附近的菜市场距离码头并不是很远,汽车开出去不到10分钟就到了,这里并不像代理说的欧洲进口的蔬菜,反而看上去全是当地的农民,男男女女都只在下身穿着一些衣物,面前摆着小小的摊位,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西红柿萝卜白菜黄瓜,蔬菜的品相虽然不好,但种类太齐全了呀!而且黑人没有重量的概念,不管什么都是论堆卖,这一堆多少钱,那一堆多少钱。
  因为我们都不懂法语,所以一切都是由代理在中间给我们翻译,最后出来的价格是一堆西红柿10美金,一堆黄瓜10美金,几乎每堆蔬菜都是10美元,仔细数一下,一堆西红柿里面也就只有10个,这也就意味着一个西红柿要6块钱了。
  “哎呀呀,这菜也太贵了,少买一点,买太多这月伙食费就分不到了。”大厨听完代理报的价格,痛苦的说道。
  “嫩妈,这非洲蔬菜不能这么贵呀!先别管了,还不知道要在码头上待多久,少买一点先回去尝尝鲜。”老九目光狡黠的盯着西红柿,话里有话。

  挑选好蔬菜,我将600多美金交给亚特伍德,他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一扎面值全是1000的崭新的刚菓法郎,看起来足足有100张。
  几个人将价值10好几万刚菓法郎的蔬菜搬上代理的后备箱,代理厌恶的看了看我们身上粘着的泥土,碍于情面没有表达什么。
  “嫩妈这狗日的代理真不是东西。”老九坐上车之后用华夏语对亚特伍德笑骂道。
  回到蓝宝石轮上,大家见到阔别已久的西红柿黄瓜都流下了口水,大家强烈要求大厨将这些蔬菜全部凉拌,吃个新鲜。
  趁大厨做饭的功夫,我来到驾驶台,看一下有没有电报或者是新的航行警告,老九居然用高频喊到了一条在博马港抛锚的华夏船,两人聊的不亦说乎。
  “嫩妈这1块华夏币能换100多刚菓钱,我们被这狗日的代理坑了。”老九见我上来,把高频电话的发射键松开,眼里冒火道。
  “九哥,1块钱能换100多?你咋知道的?”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嫩妈这不是刚跟博马那条船打听了么,嫩妈买菜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儿,没寻思这狗代理坑了我们这么一大把。”老九恨的两颗假门牙都要咬掉了。
  “1快能换100,也就是我们这些蔬菜是1000块钱?这狗日的,竟然骗了我们2000多!”我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恨的我也开始咀嚼牙齿。
  “九哥,那我们等快开航了,叫上几个卡带我们自己下去买菜,反正路也不是很远。”我想了一下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这亏我们不能白吃,我得想想怎么搞他一下子。”老九眼珠子转的像个排气扇,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晚餐凉拌的黄瓜与西红柿让我们很是受用,大厨也受到了船长的好评,我则把买菜时代理坑我们的事情以及我的想法告诉了船长。
  “大副,这亚特伍德不像是干这个的人呀,是不是水头把汇率搞错了?”亚特伍德给船长鞠的躬似乎还在起着作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