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林岩来到江帆办公室,特地向江帆表示感谢的时候,江帆说道:
  “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你我之间用不着这些,我向韩书记推荐你的时候,也不光是凭感情,你本身也具备这样的实力。小林,好好干,你还年轻,要多向周围的同志们请教,特别是刘忠,这个同志跟彭长宜配合的不错,工作有一套,所以你要虚心,尊敬老同志,依靠新生的力量,做好北城的事,等过了这段时间,再私下给你祝贺吧。”
  林岩知道市长说的“过了这段时间”是什么意思,显然,这段时间是他比较苦闷的时间,是没有心情给他祝贺的。看着江帆憔悴的面容和疲惫的神态,林岩很是心疼,市长,是自己崇拜的偶像,是自己成长的启蒙者,更是自己学习效仿的榜样,看着他没能如愿,自己反倒春风得意,就暗暗下定决心,对于自己这一次升迁,不请客,不受请,不接受任何形式上的祝贺!

  林岩不只是在心里下了决心,事实上也是这样做的,久经官场磨砺,他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升迁,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上级为了安慰市长而采取的一种手段,不然新书记上任,他不会这么顺利就被提拔的。所以,拒绝别人夸官的好意,也是他低调做人的原则。就连彭长宜说请他吃饭,给他夸官,他都拒绝了,他跟彭长宜说道:
  “彭老兄,我这个官怎么来的,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吗?我当这个官多亏了市长的提携,他心情不舒畅,您说我能开心吗?我现在向您学习,杜绝一切夸官宴请,老老实实地低调地做人。”
  彭长宜知道林岩指的是什么,彭长宜上次也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当上了北城区主任,为了免遭人嫉妒,部长就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低调做事,尽可能少地接受别人的夸官宴请,把庆祝范围控制在最小的圈子中。但是今天林岩显然不单纯是为了低调才这么做,他是为了照顾了江帆的情绪,本来就是,江帆没有如愿,你一个小秘书得瑟什么?林岩能认识到这一点,他很佩服,所以也就不为难林岩了。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江帆决定要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他最近看到一句话,这句话对他的启发太大了,那就是,“人只有掌握自己,方可自由”。他真真切切感到了自由的重要,没有什么能替代自由,他已经到了要挣脱捆绑在自己身上枷锁的时候了,所有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下定了决心,解决必须该解决的问题。
  于是,阳春三月,市政府工作不太忙的情况下,江帆按照程序,到北京袁小姶的户口所在地的某城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
  但在开庭审理的过程中,由于他提供给法庭的证据不足,主要是证明他们夫妻分居多年感情破裂的证据不足,而袁小姶则提供给了法庭他们夫妻关系尚好,而江帆有第三者插足的证据。
  这些证据就是几张他们夫妻俩在一起吃饭时的照片,从照片中显示,他们的关系很融洽,江帆还在给袁小姶夹菜,而且他们还喝了交杯的照片。另外几张照片是在北京他们共同的家里,他们夫妻在床上缠绵的照片。

  法庭上,当法庭工作人员把这些照片让江帆看的时候,他的头蒙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而是抬眼看向袁小姶,看向跟他做了好几年夫妻的袁小姶,那一刻,恍惚看着一个陌生人,一个即便从自己眼前走过都不会让他斜视一眼的袁小姶。
  袁小姶当然明白江帆目光里此时的含义,他那目光是自己迄今为止看到的世界上最冷漠的目光,直让她透彻骨髓;他的目光又是最犀利的,足以让她丑态毕露、无以遁形。她的神情也出现了片刻的尴尬,但很快这尴尬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蔑视,是仇恨!
  而证实第三者插足的证据就是侯青和私人侦探偷拍的江帆和丁一在一起的那几张照片。
  这些照片起到了关键作用,所以江帆被袁小姶反咬一口,说是江帆当了市长有了外遇才要跟她离婚的。
  江帆为自己辩解,他说道:“有一个节点提醒法官注意,请问,世界上有哪对恩爱夫妻在床上缠绵的时候,还会拍照留念?既然有人这样做,那么只有两点,一是别有用心,一是心理严重扭曲变态。”
  哪知,他的话刚一说完,袁小姶随手就将旁边纸杯里的水向江帆的方向抛去。
  最终,江帆无法证明自己是因为工作关系还是因为感情不和的关系造成分局现象,更无法证明他们夫妻感情是因为互相厌恶破裂还是因为第三者诱惑而破裂,诉讼的灵魂就是证据,他没有证据,而袁小姶有,所以,最终法庭未判决他们离婚。
  江帆没有再申辩,从法官的话里听出,袁小姶做了功课,因为出来的时候,江帆在停车场见到了那个也要下班回家的女法官,那个女法官对他说:“今天我没判你们离婚,说不定以后你们还会感谢我呢。我见过离婚的案子多了去了,大部分都是你们这种情况,但是沉淀一段时间后,就又好了,人,都是境由心生。”

  江帆无语。
  如果江帆还想继续离婚,按照法律程序,他需要等半年以后方可再次起诉。
  回来的路上,江帆非常沮丧,是自己把这场离婚的官司搞砸了。那几张照片也是自己疏忽大意的结果。无论如何,他都是低估了袁小姶。
  江帆记得,袁小姶在接到法庭传票的当天下午,她给自己打了电话,当时江帆也正好在北京,因为他特别跟法庭要求,传票自己去取,不要送达,那天上午,他开车去的北京,从法院拿了传票后,中午就约薛阳吃饭,他们俩人刚要吃,接到袁小姶的电话,袁小姶跟他说,她也刚拿到传票,约他,要求跟他“共进最后的晚餐”。

  江帆拒绝了,他说:“没必要了吧。”
  袁小姶就哭了,她边哭边说道:“江帆,你真不事东西,过两天我们就离婚了,在一起共进一顿晚餐怎么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心胸怎么这么狭隘?”
  江帆看了一眼对面的薛阳,说道:“我晚上有应酬,真的没有时间。”
  袁小姶故意吸了一下鼻子说道:“那好,我晚上去你住处找你吧。”

  江帆一听,急忙说道:“不行,我现在没在单位。”
  “你在北京,对吧?我听法院的人说了,你也是自己来领的传票。”
  江帆愣了一下,说道:“我正在有事,一会再定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薛阳笑了,说道:“别搞的跟仇人似的,我们当初离婚的时候就吃了分手饭,现在北京兴这个,叫高高兴兴结婚,乐乐当当离婚。”

  江帆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不是,如果是痛痛快快的话,就不会走上法庭了。”
  薛阳劝道:“见一面又怎么了?总比她到亢州去找你强吧?再说了,尽管现在你们撕破了脸,但毕竟夫妻情谊还在?吧,你要知道,其实离婚,从感情上来说,对女人的伤害还是蛮大的,不管谁对谁错,男人过后可能会因为工作很快就会忘记痛苦,但是女人不好忘记,让我呀,为了你开庭顺利,还是去见她一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