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防空洞都是三线建设中搞的,大部分是部队管着,部队管着的是不对外的,有的还在当做军事设施使用,也有地方保管的,你们那里被废弃不用的防空洞,到处都是,太行山在那个年代几乎都挖空了,呵呵,我说的夸张了一些。”
  彭长宜当然知道这些防空洞的历史,在中苏决裂后,前苏联在蒙古部署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对我国虎视眈眈,蜗居在台湾岛的蒋介石以为他反攻复国的时机到来,也蠢蠢欲动。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决定加强三线建设,把国防工业大举西迁,布置在美蒋和苏修够不着的大西南,并通过巴基斯坦总统向美国传话:如果美国把战争强加给中国,那么中国将奋力抵抗,战斗到底,不管来多少人,用什么武器,包括核武器在内,可以肯定地说,他进的来出不去,必将被消灭在中国。三线建设是中国经济史上又一次大规模的工业迁移过程,涉及到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三线地区全部位于中国的腹地,距离东南沿海和西北边境较远,都在一千公里左右,四面有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太行山、大别山、贺兰山、吕梁山等连绵山脉作天然屏障,在准备打仗的特定形势下,是非常理想的战略后方,用今天的概念来说,三线地区,实际上就是欠发达的地区,而且大部分都是贫困地区。

  三源,正是处在当时国家三线建设的规划中,现在三源的山上和防空洞的两侧,还都有“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标语。三源是重要的战备地区,直到现在,这里还有两个军工企业留守,其它大部分军工企业转型后搬出大山,到经济发达的地区开发民品项目。这里的公路和铁路还都是当年战备时修建的,如今,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交通运输作用。
  邹子介的话让彭长宜对这些散落在三源山上的防空洞又有了新的认识,他兴奋地说道:“子介,你回来一定要告诉我,咱们好好喝喝酒聊聊天,你说的话对我非常有启示作用。”
  邹子介说:“我是信口胡诌的,如果真想怎么做的时候,必须要找专家咨询和指导。”
  “好,没问题。”

  邹子介说:“你去三源工作,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你可以来回来去地给我捎带种子了。”
  彭长宜“哈哈”大笑着说道:“好,愿意为你服务。”
  挂了邹子介的电话后,小庞和齐祥就走了过来,彭长宜问齐祥:“饭菜都安排好了?”
  齐祥说:“都安排好了。”
  彭长宜往门口看了看,说道:“走,咱们看看饭菜去。”

  齐祥和小庞知道他不想回舞厅了,就从另一个门进到了餐厅。里面有几个政府和市委的工作人员在说抽烟聊天,看见他进来了,就都忙着掐了烟,站了起来和他打招呼。
  彭长宜笑着说道:“你们辛苦了,一会多喝几杯酒。”
  其中有一个人说道:“我们可不敢跟您喝,估计我们几个绑在一起也喝不过您。”
  彭长宜说:“没有的事。我的胃和你们的一样,没有特别大的容积。”
  他的话引来那几个工作人员的笑声。
  这时,酒店老板过来和彭长宜握手。老板说:“看看彭县长还有什么指示?”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没有指示,你去问齐主任吧。”

  齐祥就笑了,示意老板下去了。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看了一眼这个餐厅中十来张摆好了酒水饮料的餐桌,从他这个对角看去,怎么看怎么像古时候的一个个兵阵,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三源破解这一个又一个的兵阵?
  年后,在三源县人民代表大会上,彭长宜顺利当选为三源县人民政府县长。从此,他正式加入了三源县的权力场中,开始了在这个权力矩阵里的博弈。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彭长宜把发展红色旅游的总体规划和建立革命历史博物馆等规划写进了报告,同时被政府纳入五件大事要事之列。这个旅游规划和建立革命历史博物馆的设想,在之前通过广泛征求意见,又上常委会上讨论通过,最后才写进了新一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邬友福跟他说:“长宜,你就放开膀子干吧,我老了,没有进取心,但我会支持你。”
  尽管彭长宜知道他说得有些言不由衷,他只要不反对这就足够了。
  年后,亢州政局也发生了变化,不仅新来了市委书记,就在亢州召开两会的前夕,锦安市委组织部下发了文件,免去高铁燕副市长的职务,任命她为亢州政协副主席。
  令江帆感到奇怪的是,按照锦安市的惯例,副处级到了五十五岁就不在担任主要职务,原以为张怀会去政协,没想到这次却没有动张怀,而是动了高铁燕。朱国庆年前上上下下没少活动,希望能接任张怀升任政府常务副市长,却因为张怀依然留任而没有上位。

  高铁燕到了政协后,亢州又来了一位比高铁燕年轻许多的女副市长,这名女副市长之前是锦安九三学社的常务副主席,一个有着学者气质的女人。江帆原来打算提拔姚斌,但是随着他书记梦的落空,姚斌副市长也就成了泡影。
  有一件事让江帆感到些许的欣慰,你就是林岩被任命为北城区丨党丨委书记,这一点他很感激韩冰。因为在两会召开的前夕,也就是过了年上班的第一天,韩冰把江帆叫到三楼办公室,跟他说起了北城书记空缺的事,本来,江帆不再对林岩接任书记抱有太大的幻想,但是,当韩冰跟他征求北城书记人选的时候,江帆有些欲擒故纵地说道:
  “韩书记,都知道林岩曾经是我的秘书,您征求我的意见不大合适吧?还是征求一下贵和书记和其他同志们的意见吧?”
  哪知韩冰却说:“对于亢州的情况,这么几天的功夫我的确了解得还不多,更别说这么多干部们的情况我就更不了解了,马上两会就要召开,北城区书记的位置绝对不能空缺了,必须要解决,其他同志的意见我肯定要征求,尤其是贵和书记和宝华部长的意见,就因为林岩同志是你的秘书,如今又是政府口里的一把手,我就更应该先征求你的意见。”

  韩冰故意将“先”字说得很重,但是韩冰从来都是喜怒无形于色的人,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内容来的,尽管这样江帆也很领情,他说道:“谢谢韩书记对我信任。要让我评价林岩,那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他是在我手里成长起来的干部,在清理基金会的工作中,在处理北城一些突发事件中,都保持了很高的党性和原则性,他当北城的书记,除去资历尚浅外,各方面都没有问题,而且他现在正在积极充电学习,我听说他正在读在职研究生。”

  韩冰听他说完,就点点头,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有底了。”
  就这样,在两会召开的前一周,林岩被亢州市委任命为北城丨党丨委书记,刘忠接任北城区政府主任。
  通过林岩这件事,江帆对和韩冰的合作有了信心,最起码韩冰在人事问题上能主动征求自己的意见,而且还尊重自己的意见,不像钟鸣义那样搞一言堂。只是江帆有所不知,正是他的失落,才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林岩接任北城丨党丨委书记,林岩,只不过是翟炳德安抚他的一个手段?而已,韩冰也是得到了翟炳德的旨意后才主动征求江帆的意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