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您介绍的那个小刑警说的。”
  彭长宜知道她说的是褚小强,工头被褚小强成功解救,他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就说:“知道了。”彭长宜不能问太多,他仍然担心有人偷听。
  小窦又说:“给您拜年,祝您事业蓬勃,蒸蒸日上!”
  彭长宜笑了,说道:“也给你拜年,祝你事业蓬勃、蒸蒸日上!”
  “我可不敢,哪敢接受您的拜年,别折煞我也了。好了,您去忙吧,我不打扰了,再见……”
  “等等。”彭长宜突然问道:“你这是哪儿的电话?”
  “呵呵,留给县长去猜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这个,不用彭长宜去猜,电话区号显示来自省城,今天是年三十,难道小窦的家在省城?那她怎么考到了锦安师范?而且到这个穷山沟当起了志愿者?他感到这个小窦也是个迷。
  电话这时又响了,是个陌生的号,在那个双向收费的年代,相信每个人对于外地的长途电话都会思量一番再接的,彭长宜也不例外,他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喂,你好,哪位?”
  “彭县长,是我,邹子介。”

  彭长宜一听,就笑了,心想,前几天还想着他的鲜食玉米呢,没想到今天就打来了电话,他笑着说道:“哈哈,是你呀,我正想你呢,你现在是在海南还是家里?”
  邹子介说:“我还在海南,回不去,眼下是最忙的时候。”
  “哦,你等下,我找个暖和一点的地方,院子里太冷了。”
  彭长宜说着,就四处看了看,最后向自己的汽车里走去,一直在门口看着他的老顾赶忙出去,给彭长宜把车门打开,又给他发动着了车,才又走了回来。
  彭长宜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说道:“好了,我来到车里了,咱们这边太冷了,不像你那里,对了,你那里现在应该是酷热吧?”
  “差不多,还不到酷热的时候。”
  “呵呵,咱俩现在是冰火两重天啊。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邹子介笑了,说道:“呵呵,好长时间不跟你和江市长联系了,刚才给小丁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你去三源当县长,我消息太闭塞了,祝贺你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子介,我还是说有空跟你聊聊呢,三源这个地方很穷,庄稼几乎都是靠天吃饭,那天我下乡,就想起了你培养的鲜食玉米,这里也有人种过这个品种,就是量小,基本就是小贩来收购,或者自己拿到县城去买,没有形成产业链,我想说得的是,等你有机会来一趟,帮我支支招,如果大量种植合不合适?”
  邹子介立刻说道:“彭县长,您真找对人了,呵呵,不瞒您说,你们那里种植的鲜食品种,大部分都是我的种子,还有我的‘亢单旱2’,也在你们那个地区种植很广泛。三源那个地方富含多种矿物质,尤其是铁元素丰富,我跟您说啊,在官员和老百姓的眼里,那里是穷山恶水,在我们眼里,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宝。前几年省农业厅搞的全省大规模测土配方活动的时候,三源的土质里有机物是最多的。我给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拿苹果来说,同样一个品种,种在三源就好吃,种在亢州就难吃,为什么?就是那里的土质好。还有板栗,过去那里生产的板栗都是特供北京的,是国家招待外宾用的,但是过了省界,到S省,同样是一座山,种出的苹果和板栗就不如三源的好吃,就是因为那里含铁元素丰富的原因。有一次我在省农业厅见着三源一个姓徐的县长,跟他说了,但是他认为农业项目致富慢,不如开矿见效快,我一听他目光短浅,就没搭理他。一个地区经济要想发展,就要因地制宜多条腿走路,三源有数的那几个大矿都是国家开的,那都是享受国家许多优惠政策的,地方再开很难开起来不说,随着对环境的治理,会有许多政策上的限制。矿也开,地也要高产,这才是正道。”

  彭长宜听他说徐德强目光短浅,就不由得笑了,邹子介哪里知道,正是这个徐德强的旅游思路,才使彭长宜打开眼界,最终成为富民强县的好项目。他就笑着说道:“徐县长有许多点子还是不错的,对我很有启发。”
  “什么启发?你不会成为一个矿县长吧?”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我知道你对土地的感情,你说的和徐县长说的在一定程度上来讲都对,只是视角不同而已。”
  “他对个屁!如果对的话上级干嘛把他调走,把你调来了?”
  “这个……”彭长宜支吾了一下说道:“他牺牲了,发生了矿难,他是在抢险过程中牺牲的。”
  “哦……那对不起了,原谅我对他的不敬。”

  “没什么,子介,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彭长宜说道。
  “我没有什么好办法,你可以去省里咨询专家,反正你那里地少、干旱,就该考虑那些高附加值的农业品种和农业项目,这一点应该是无需置疑。至于怎么种、种什么,就要因地制宜、综合考虑了。”
  彭长宜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今年春天想在一个乡搞试点,试试你说的那个鲜食玉米深加工的项目,还想请教你,你看你春节也不回来,等你回来这边籽种早就下地了。”
  邹子介说:“我三四月份回去,那个时候咱们家里正好是播种的季节。再说,我的种子,有一部分就在你们三源,你也可以拿出让他们先试种。”

  “什么,三源还有你的种子?”彭长宜吃惊地问道。
  邹子介说:“是啊,三源到处都是防空洞,这些防空洞在外人眼里是废弃物,但是在我们眼里却是储存籽种最好的最天然的冷库,我们许多同行的种子都在那里保存着呢,还有我老师的种子也在那里。”
  “哦?是这样啊。”
  “是啊,彭县长,我跟你说,三源到处是宝,就说那些散落在各个大山深处的防空洞吧,不但是天然冷库,可以储存香蕉、水果,甚至是红酒,还可以当做旅游观光产品开发,可以建成山间宾馆、博物馆,废着太可惜了。”

  “哈哈,好主意,我跟你,我就想搞旅游,搞成红色观光旅游。”
  “好了,搞旅游比开矿见效还快,直接富民。矿也得开,不开留着它干嘛?那是地球给人类的礼物,不要白不要,就是国家目前对这些小铁矿小煤矿限制太多,基本处于被取缔的范畴,不但破坏环境,还浪费资源,所以我不太看好那些项目。”
  “哈哈,子介,你怎么对三源这么了解?”
  “因为那里有我的试验田,我必须要对那里的土壤情况、气候情况有所了解,不然怎么能培养出适合这个纬度和气候条件生长的玉米?再有,我接触的都是一些搞研究工作的人,所以获得的信息都是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准确性和前瞻性。”
  “嗯,你说得没错。对了,这么远,你是怎么把种子运过来的?”
  “我们一起雇车,有的时候直接火车托运,另外咱们那边总是有去你们那边拉煤的车,有时也让司机捎过去。”
  彭长宜又说:“子介,据你所知,这些防空洞是在部队手里还是在地方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