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一愣,他想到了那天下乡的清晨,把她一人丢在雨雾缭绕的山上,羿楠肯定说的是这个意思。
  彭长宜感觉这个羿楠有些自以为是,就不再言声。哪知,羿楠却往她的怀里靠了靠,彭长宜立刻就感觉到了来自她胸前的碰撞,尽管她不是故意的,但是足以让彭长宜紧张了,握着羿楠手的那只手就有些冒汗,扶着她腰上的那只手就有些颤抖。

  尽管他跟羿楠保持着距离,他却没有放弃琢磨这个徐德强的所谓的“红颜知己”,从褚小强的口中,更加印证了这个传说。下乡的时候,他有意躲着她,甚至决绝地把她丢在山上,就是感到了羿楠眼里的执着和斗志,包括这次主动邀请自己跳舞,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不想这么早就被什么人左右自己的思想,更不想闹出什么不良影响,他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当了记者就这么咄咄逼人,想想叶桐,想想眼下的羿楠,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对女记者的看法,因为他还想到了另一个人,那就是丁一,丁一就从来都不这样咄咄逼人。

  羿楠发现他脑子里走了私,就微微侧着头,在他耳边说:“你,怕我?”
  彭长宜眉毛一皱,看着他,严肃地说道:“不要开这种玩笑!”
  哪知羿楠不但不恼,反而笑了,说道:“我知道你怕,怕我沾上你,怕我涂黑了你的清白?”
  彭长宜皱着眉,看着前方,他没有理她。
  羿楠又抬起头,说道:“你不像一个男人!本来是个很有魄力和担当的人,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锋芒,把自己搞得那么低贱呢?”
  他逼视着羿楠,反问道:“低贱?”

  羿楠似乎看到了他眼中的愠怒,就又补充了一句,:“也可能你管这叫谦让。”
  彭长宜不再理她了,首先,像不像男人她说了不算,再有了,她根本就不理解什么叫谦让,自己也没有必要跟一个丫头片子解释这些道理。在中国的官场上,谦让,往往不仅是合作的一种境界,更是一条重要的制胜之道,但谦让不是逃避,不是妥协,而是以退为进,以柔克刚,从本质上讲,它还是一种策略,如果运用得当和高明,就会使人察觉不到是在使用策略,往往会取得更大的成效。对于彭长宜来说,不但要谦让,还需要谦卑,这些,羿楠不懂,有可能徐德强也不懂。

  羿楠见根本无法打动他或者是激怒他,眼里就有了失望,说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
  彭长宜没有搭腔,就当她自说自话吧,中途撇下女士不合适,不然他早就抽身离去了。
  “你该感谢我救了你,那个夜玫对你没安好心,你要小心,有可能是射向你的糖衣炮弹。”
  彭长宜一怔,仍然装作没事人地听着。
  “金钱没能让你动容,说不定女色就起到作用,你还是小心一点好。”
  随着一个转身,羿楠高耸的胸部又触碰了一下他的胸部,一擦而过。彭长宜的心中就有了那么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由低头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也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尽管羿楠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但显然她没有夜玫那样的风*和放荡,禁不住低头打量了她一眼。
  羿楠身材高挑却不纤瘦,浑圆天成,年轻的身体散发着令人眩晕沉醉的热力,自然,率真。这里有许多年轻的女孩子,也有黑云和夜玫那样妩媚妖冶的女孩子,但都没有她身上那种“真”的东西,也许正因为她太“真”,彭长宜才不敢碰她。
  葛兆国搂抱着那个女孩子,舞到他们面前,他冲彭长宜笑着点点头,继续满场跳着,彭长宜发现他来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故意将怀里的女孩抱紧,胸与胸几乎贴在一起,在看邬友福和夜玫,也是这样,倒显得他跟羿楠的拘谨和紧张。

  跳舞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能够让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理直气壮地如此接近而不被诟病!于是,他也稍稍放松一下,也悄悄把羿楠搂得紧些,别太让他们瞧不起自己,好像自己是从贫困县出来的,没有见过大世面的那种人。
  羿楠似乎感觉到了彭长宜的这个微小的动作,那一刻,她居然有些激动,抬头看了彭长宜一眼,发现彭长宜脸上依然是那么严肃,并且眼神非常专注地在看别人跳舞,心思根本就没在她的身上,就又失望地垂下了头。
  彭长宜是何许人,岂能不知道羿楠的小心思,他在心里暗笑了一下,终于黑云的歌曲唱完了,舞池里的一对对男女便松开了。
  他也松开了羿楠,刚要说声谢谢,不想羿楠却微红了脸,对他说道:“谢谢走进新时代。”
  彭长宜一愣,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羿楠一甩长发,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和夜玫说笑了起来。

  谢谢走进新时代?什么意思?这个羿楠……他在心里思忖着她这句话,感觉这个羿楠对自己其实是有着某种希冀的,但绝不是男女方面的事情。
  又一首曲子响起,彭长宜就看见夜玫款款地向他走来,他很想拒绝,但是当着葛兆国这样做不合适,等于是不给葛兆国的脸,夜玫就微笑着向他微微屈下身,并且伸出自己的手,彭长宜只好把手给她,同时不忘再重复一遍:“我可是不会跳舞,不怕我踩脚就行。”
  夜玫冲他妩媚地一笑,说道:“刚才楠楠已经说了,没事,我有准备。”说着,就跟他搭好架势,刚一起步,她就势贴上了自己。
  彭长宜战栗了一下,忽然松开她的手,赶紧伸进自己的裤兜,掏出手机,冲她急忙一点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说着,煞有介事地拿着电话快步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还故意捂着另一边的耳朵,拿着电话的手就贴上了另外一只耳朵。
  夜玫尴尬地站在原地,这时葛兆国就来到她身边,他们两个都不约而同地看着彭长宜的背影,然后对望了一眼,就跳在一起。
  彭长宜本来没有电话打进来,就在夜玫用胸部贴上自己的一霎那,他一阵紧张袭来,浑身的不自在,感觉特别不好,如果发自本能的话,他肯定会毫不客气地推开她,但是没有,他灵机一动,想出了接电话这么个招儿,就急忙走了出来。
  来到院子后,他假装对着手机说了几句什么,就挂了。然后站在院中,看了一眼远处的青山,深深呼了一口气。
  电话恰巧在这时震动起来,是真的有电话打进来了,他一看,是小窦,想起她那对大眼睛,就笑着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他故意说道。
  “我是小窦老师。”说完,小窦就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彭长宜也笑了,就说道:“老师好。”这也是彭长宜的机敏之处,他没有称呼她的姓。
  也可能是彭长宜的语气太过郑重和认真,小窦收住了笑,说道:“哦,我懂了,是不是不方便?”
  彭长宜感到这个小丫头有些古怪精灵,就说道:“哦,没关系,请讲。”
  小窦说:“我没什么大事。”
  彭长宜心想,你肯定没什么大事。
  小窦接着说道:“工头已经回家了,是被工友们接回去的。”
  “哦,你怎么知道?”彭长宜用眼睛的余光看了左右,然后又前走了几步,尽量离门口远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