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跟黑云跳舞的时候,彭长宜用目光扫了羿楠一眼,就见羿楠没有跳舞,仍然坐在坐位上,眼睛却盯着他们这边,这时,就见郭喜来走到羿楠前面,冲羿楠伸了一下手,羿楠就脱掉外套,放在前面的桌子上,跟他就搭上了手,但是羿楠的目光,仍然时不时地看向他们这里。
  渐渐地,黑云的鼻尖就冒出了汗,她卖力地教彭长宜,彭长宜有时还是不小心踩到她的脚。彭长宜以前在亢州很少跳舞,他只对喝酒感兴趣,顶多就抱着女人溜达,江帆跟他这叫溜达步,有时候也叫他是推小车步,但是真正学习还不曾有过。
  彭长宜在学舞的时候,不由地偷偷地打量了一下黑云,感觉黑云今天似乎有点隆装盛饰了一番,高高挽起的长发,更加映衬出她圆圆的俏脸,桃粉色的紧身羊绒衫,把她勾勒的挺拔俏丽,下面是黑裙黑袜和黑鞋,跳起舞来摇曳生姿,就像是冬日里的绽放的桃花,娇艳动人,尤其是每当转过脸看着自己讲解的时候,嘴角处有两个圆圆的梨涡隐现,那一对弯弯的笑眼,更是看的他心猿意马,只跟她跳了一会,彭长宜就已然晕了,更加跳的不得要领,这时,就听正在唱歌的邬友福突然笑出声,歌也唱不下去了。

  众人就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邬友福哈哈大笑,对着话筒说:“彭县长,我看你下来要拜咱们黑主任为师了。”
  彭长宜就势松开了黑云,脸上夸张了尴尬,对着黑云抱拳作揖,说道:“见笑了,见笑了,我的确不会跳。”
  周围的人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黑云见彭长宜憨态尴尬的模样,更加笑不笼嘴,彭长宜感觉她的确有一种媚态横生、艳丽无比的魅力,这种魅力有别于羿楠的率性直爽,更有别于夜玫的风*妖荡,别有一番风情,这也可能就是邬友福最爱的女人吧。
  凭直觉,彭长宜觉得这个黑云肯定如小庞所说,跟邬友福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这从她上来就直接邀请他跳舞就能说明问题,尽管她不是机关的人,也跟彭长宜事先不认识,但却有足够的自信和胆量邀请县长跳舞,放下她的工作,放下她的病人,来这里跳舞,说明她和市领导应该非常熟悉,而且应该是这种场合下的常客。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忽然想到那天早上邬友福的甲鱼汤和邬友福那一声温柔的“宝贝”,不知这甲鱼汤是不是黑云给他熬的?“宝贝”叫的是不是她?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目光就不由地追随着邬友福和黑云,只见邬友福端着上身,微微昂着头,携带着小巧的黑云满场飘舞,说是飘舞一点都不过分,他们跳得好极了,吸引了几乎全场的目光,黑云就像黏在邬友福身上的一朵桃花,随着他悠来荡去,她看邬友福的眼神也是含情脉脉,秋水荡漾,而邬友福则是目不斜视,完全沉浸在自我的感觉之中了。
  这支曲子结束了,彭长宜带头鼓起掌,冲着邬友福他俩直竖大拇哥,邬友福赶紧冲他举手回礼。很快,又一支欢快的曲子响起,人们便开始载歌载舞起来。几个年轻的女孩子纷纷走向县领导们,主动拉起他们的手,步入舞池。
  按舞场礼仪来讲,都应该是男士主动请女士跳舞,但是在官场上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大部分都是女士请男士跳舞,这可能更加彰显男领导的尊贵吧?
  彭长宜看得出,除去邬友福跳得很好外,其余的人比自己强不了多少。这个舞会甚至可以说是邬友福一个人的舞会,因为他精神振奋,情绪激昂,几乎不停地再跳,面色更加红润。
  就在彭长宜一错眼珠的时候,邬友福又和黑云跳在一起的,他们配合的是那么天衣无缝、珠联璧合,是那么的和谐、自然、优美,再看黑云,终于可以尽情地施展自己优美的舞姿了,随着邬友福翩翩起舞,就像一只灵动的粉色蝴蝶,翩跹在邬友福的周边,而邬友福总是能让她和上自己的旋律,不使她离开自己,他就像是一个强大的磁场一样,吸引着黑云,缠绕在他的周围。
  渐渐地,所有的人也都慢慢退出舞池,跟彭长宜一样,专注地看着他们在跳,终于一曲终,就见邬友福很绅士地向黑云致礼。
  “哗——”彭长宜带头鼓起掌来,并且起哄道:“再来一个,要不要?”
  小庞和齐祥立刻响应:“要。”

  “要。”又有几个人起哄。
  邬友福的脸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笑容,他不停地挥着手,说道:“跳得不好,跳得不好。大家跳,大家跳。”
  他刚坐下,就说道:“给彭县长点首歌。”
  彭长宜赶紧冲他作揖,说道:“不行、不行,我除去喝酒是唯一的业余爱好,其它的一样都不灵。”
  他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邬友福说:“这么年轻,怎么能不会唱歌跳舞呢?这样,小云,你继续教他,今天怎么都得拉他下水。”
  黑云就笑眯眯地看向了彭长宜。

  彭长宜说:“您就别折磨黑主任了,她的鞋都快被我踩坏了。”
  “哈哈。”邬友福大笑。
  这时,传来一首《走进新时代》,黑云走向前面,说道:“我把这首歌送给在座的各位领导,同时给在座的各位领导拜年,希望领导们健康如意,也希望我们的三源越来越好。
  “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
  一缕清音从黑云的嗓子逸出,彭长宜惊呆了,看不出,黑云的嗓子非常清丽干净,如果不细听,还真以为是张也的原版呢?看来这个黑云不光有独门养生秘方,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人。
  这时,门开了,葛兆国带着夜玫和另一个女士进来了。不知是彭长宜神经过敏,还是夜玫有意而为,她进来就快速地四下张望,直到目光锁定了彭长宜后,才不在东张西望了。
  夜玫还是一件长款的黑大衣,脖子上却搭着一条长长的红色围巾,显得非常地妖艳。她主动跟邬友福握手后,就脱去外套,摘下围巾,放在边上那一排桌子上,彭长宜感觉她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似乎要向他走过来,这时,就见羿楠从座位上弹起,率先朝他走过来,到了他身边,微侧着头说道:“彭县长,赏个脸,跳个舞吧?”
  彭长宜发现夜玫仍然在看着他这边,可能她也想请自己跳舞,但却被羿楠抢了先。
  彭长宜下意识地把手递给羿楠,说道:“你刚才都看见了,我真的一点都不会跳。”
  羿楠说道:“没关系,我随你,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大庭广众之下,彭长宜是不好拒绝女士的邀请的,他发现无论是夜玫还是邬友福、葛兆国,都在朝他这边看。彭长宜就有些尴尬地站起身,摆好姿势,居然不知道先迈哪条腿。
  羿楠说:“你当散步,怎么走我都能跟,来吧,散步开始。”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彭长宜就真的像散步那样走了起来,也怪了,他居然没有踩到羿楠的脚,而且感觉羿楠的确是在随着他的步伐一起散步。
  已经脱掉外套的夜玫,挽起邬书记的手,也步入了舞池,葛兆国就和另一个女孩子跳了起来。

  彭长宜总是想看脚底下,羿楠说:“别低头,凭感觉。”
  彭长宜抬起头,毕竟不会跳,就踩着她的脚。他赶紧说:“对不起。”
  羿楠不客气地说道:“这句话你早就该对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