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0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先到的,这里很火爆,我提前订好了位置,看齐语兰还没来,我站在门口抽烟,抽着抽着。从远处跑过来一个人,是个女人,我看到她连忙把脸别了过去,结果没想到这个人冲着我来的。
  “是我啊!不认识我了吗?”
  女记者指着自己兴奋的说。
  我说:“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女记者看着我,仔细打量着我,眼神挺奇怪的。她说:“你好神秘啊!那件事应该是你办的吧,把二把手和三把手都拉下了水,不过大快人心,你真厉害,不过,这只是冰山一角,没想到你跟司徒妙菡有...嘻嘻...”
  女记者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的暧昧。

  我皱起了眉头,说道:“咱们没有这么熟悉吧,我还忙,再见!”
  女记者拉着我,说道:“你别走啊!给我个机会,采访采访你呗,你跟司徒妙菡到哪一步了。见没见家长啊!”
  神经病啊!
  脑子不好。
  我没回答问题,只是说了两个字,“再见!”

  说完,我进了餐厅。
  刚坐下,齐语兰进来了,坐在我旁边,对我微微一笑,说:“董宁,你这桃花运真好啊!”
  我笑笑,说道:“哪有啊!”
  齐语兰说道:“我刚才都看到了,有个女的跟你说话。”
  我说道:“那人就是个神经病。”
  齐语兰说道:“那司徒妙菡呢。”
  我说:“司徒妙菡跟我普通朋友,真的。”
  齐语兰说道:“网上的图片可不是这样的。”
  我不要意思的摸了摸头,我说道:“那些图片说明不了什么,领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的。”
  齐语兰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让你让人拍到的了,我以为你挺厉害的,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我说道:“哎,一言难尽啊!”
  这事是司徒妙菡设计的,不怪我,我就算再牛逼。也就一个人,别人处心积虑对付我,还是会出问题的。
  齐语兰笑笑,说道:“一言难尽就一言难尽吧,我可不听你这些花边新闻,我这个单身狗受到一万点的伤害。”
  我说:“领导好了,咱们今天是吃饭的,不是听你讽刺我的。”
  齐语兰笑笑,说道:“开个玩笑又不犯法。”
  其实跟齐语兰关系挺轻松的,这样挺好。

  点了菜,上来了,跟齐语兰边吃边聊,说一些工作上的事,说着说着,我似又所觉,我一回头,正好看到了白子惠,在她身后是她妈和她爸。
  白子惠看着我,目光很复杂,里面有很多内容,见我回头。她连忙把脸别了过去,往里面走去。
  看来,她也来这里吃饭,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嘴巴张开了,可是没说出话来,白子惠已经走了进去。白子惠的妈妈神情复杂的看了看我,跟着她女儿进去了,白子惠爸爸走过来,说道:“董宁,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跟你说说话。”
  态度和蔼可亲,透着亲切,可是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这位,我的前岳父,就不是一个亲切的人。

  我说:“好的,叔叔。”
  说完,白子惠爸爸笑笑,也往里面走了。
  我坐了下来,齐语兰说:“董宁,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没事。”

  可是我怎么能没事,好久没见白子惠了,她更瘦了,她看我的目光特别的伤人,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明明有很多话想跟她说,有很多情感要宣泄,可是看到之后,更伤。
  大概,她误会我和齐语兰了吧。
  突然,悠悠一声叹息。
  白子惠的声音从我心底响起。
  “董宁啊董宁!”
  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就是如此,明明有感情,偏偏要远离,见到装作见不到,躲避眼神,不听不理。
  对白子惠,我试过任何的办法,可惜她很倔强,不接受我的善意,只是默默躲起来暗自神伤。
  白子惠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很忙绿很劳累,在这种情况之下,不经意想起我的事,她的心会好痛。

  我知道,刚刚只看一眼我就知道。
  头好疼,我一下子没了所有心情。
  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想事了。
  失落,对。就是失落。
  见到白子惠又一次让我意识到,白子惠已经不属于我了,并且,她还没有走出来,她很痛苦,这让我更自责。我想,我也没有走出来,我想着曾经那些过往,神伤着。

  可是,有些事还是会想,看刚刚的样子,白子惠一家很和谐。
  两种情况。
  一种,白子惠和白子惠妈妈演戏,装作一家和睦,实际上防着白子惠的爸爸。
  另外一种,白子惠爸爸已经摆平了这件事,一家和睦,这样的话,白子惠爸爸实在太厉害了,我想跟他学一学。
  还有,白子惠心中的叹息是什么意思。
  是误会了我吗?
  我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苦笑。
  我去解释什么,我用什么身份解释。我们现在仅仅是认识的陌生人,虽然从前是恋人,可现在形同陌路。
  再说解释有用吗?
  此时此刻,白子惠一点也不相信我,不信任已经埋了下来,我说我没有,白子惠只当我说谎。
  现在,我面前就是一个死胡同,高墙林立,走不出去。
  “董宁,我看到报道了,那个叫做司徒妙菡的明星跟你很亲密,你很享受对吧。”
  “现在,你又跟齐语兰吃饭,看样子很开心。”
  “原来,只有我留在原地。”
  “对吗?”
  “你已经不在乎了。”
  “对吗?”
  “是啊!你也应该有新生活了,我应该替你高兴,可是为什么心里酸酸的又有点苦涩了,大概听了太多你之前说的情话吧,把未来描述的那么好,现在有点无法接受呢。”
  “我们说过要一直在一起,要有个美满的家,有我们的孩子,可是终究一切成空。”
  “抱歉了。我又变成怨妇了,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有的时候想如果死了是不是一了百了呢。”
  “董宁,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我想我撑不下去了。”
  白子惠的话一句接着一句,每一句都像是砸在我的心脏上,很痛很痛。我的身子越抖幅度越大。
  齐语兰察觉不对,说道:“董宁,你还好吗?”
  我说:“抱歉!”
  说完,马上站了起来,低着头,一直冲进了卫生间。进去之后,我找了个地方,锁上了门,捂住了嘴,呜咽几声,马上我强迫自己缓过来,很难,但是必须这样做。
  白子惠的话真的让我不好受,可是我难受不解决问题,另外还有一点,齐语兰在呢,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大概一分钟。我了出去,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神色如常,只不过眼眶有点红,洗了一把脸。擦干净了,我走了出去,齐语兰看着我,摇了摇头,轻轻一叹,齐语兰也不是傻瓜。她懂我刚刚为什么那么事态。
  我说:“领导抱歉了。”

  齐语兰说:“董宁,什么都别说了,我懂,吃的差不多了,我先走了。”
  日期:2017-05-0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