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0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郑雨苏看着自己,也知道她想知道什么,周叶说,“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女人睡得少会很快变老的。皮肤细腻美白,都是睡出来的。”
  “你懂个屁啊,这么大了还没有找到女朋友,懂什么女人?我问你,都握过女孩子的手吗?没有吧。”郑雨苏总会拿这一件事来打击他,免得他太骄傲了。“不过呢,现在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到县里或行局去走走,下面的人会派女人来接待,你也就可乘机握一握手。嘻嘻。”两人见面时常会斗嘴,周叶自然都不是郑雨苏的对手的。
  郑雨苏心里也在说,女人的美是给睡出来的。但却不是周叶所理解的睡,要想有更好的肤色和精神,那是要男人的精华来浇灌才行,但这些事不会告诉周叶,免得他变坏了。大染,这些话也不可能对他说,两人平时说话无忌,甚至还会有些小打闹,但却不会涉及到这些男女之事的。郑雨苏知道那个“睡”,是要在有精壮的男人主使下,才会有那种效果的。自己平时工作忙,回家里后,那种生活也不是没有,只是,如今哪有几次真是很有闲暇来享受?大多数匆匆忙忙地做过了事,有时候,男人细致来了要多折腾一回,但自己却也没有那精神陪着他,尽多是任由他闹去。

  这些事情在郑雨苏想来,也是很生活化的,平常日子,不就是这样子的么。自己在工作中,走过这些年来,也都知道男人对自己很担心,在心里也有疑虑的,每次回家后,也都将自己的工作情况简要地说说。随后只要男人想要,也会由着他陪着他玩闹,这样也使得自家男人少一些没有必要的疑心来。
  “今晚闹出这样大的风波来,到明天就会在市里传开了,说不定现在市里就已经有不少的人都知道的。”郑雨苏看着周叶说,“你自己更要多加注意。”
  “知道呢,放心吧。”
  “市里有什么谣传,传成什么样的,你会第一个知道的。”郑雨苏说,今晚得知周叶很早就回家,心里有些好奇,也许当面听一听他说说法是在办公室里的事,但见到他之后,觉得这样的事他不说也是对的。能够在自己面前说,那也就能够在其他人面前说。多嘴的秘书哪一个领导会喜欢?
  本来意趣很足地过来,但见到周叶后也就将好奇收敛住了。交待几句,郑雨苏也就回家去。从这里往家里走,有一段路,截住出租车坐上去,郑雨苏就在回味着之前在办公室里听到的声音,那声音太有震撼力,听着虽不清楚,但就觉得给她一股力,瞬间浑身都麻酥而醉软了。
  不知道老板是不是直接跑省城,周叶等郑雨苏离开后在房间里也没有多少心绪,今晚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人感觉到亢奋不已。或许,等案子落下帷幕之后,南方市又会有新的面貌了吧?又或者,自己和老板失败,老板黯然离开,而自己今后的路会怎么走?不过,他跟着老板到过省里,知道杨秀峰在省里的人脉,就算之前见识不算多,却也能够体会得到那种感觉来的。
  对市里今晚会有怎么样的变动,有多少人会彻夜难眠?老板如果往省城里走,是有怎么样的安排?而自己明天会有一天的假期,在家里又能够做什么?一时之间也想不好,干脆开了灯拿一本《秘书手册》来看。这种书平时也都没有多翻阅,但静心下来回想,书里还是将很多经历过的心得放在页行之间,只是平时没有那种心境来捕捉和品嚼罢了。
  倒是郑雨苏回家也显得早一些,大染,偶尔会不加班的,那就是下班就回家了。一般不是工作上的应酬,就会带着秘书组里的人一起走,或者就将应酬推掉。推掉的可能性不大,而郑雨苏所在地位置上这种应酬也多些,市政府里的一些接待,也会安排她带着人出席的。像这样的工作,对她和那些女同事说来,就隐含着更多的一些安全因素。也有人会将这种接待看出是一种机遇。但郑雨苏向来有自己的看法,也就一直都在委婉地进行抗争。自己不肯的状态下,一般说来领导也就是对你有看法,今后工作上会有更多的一些障碍或磨难。但心里活得自在一些,未必就比那些抓住了机会的人差。

  自从李润到点了,市里就没有安宁过,等省里突然将杨秀峰调到南方市来,给市里的冲击也就非常大。省里这一大动作,也就让在南方市里那些不得志但又不甘于消沉的人,似乎感觉到什么。郑雨苏就是其中一个,整个柳市的建设都进入了快轨道,唯有南方市这边还归然不动,省里肯定不会任由这种状态保持的。
  新到任的常务副市长在经开区那边的工作,郑雨苏未必就看好,不过她就一个市府办秘书科里的科长,也不会对领导多做评说,更愿意用冷眼看着市府里有如唱戏一般你来我往的。自己作为一个看客,会更洒脱一些,但随着周叶的介入,也就使得郑雨苏的心境有了变化。
  几天前,发生在溪回县那边的事情郑雨苏还不知情,但周叶让她找田文学的一些材料和隐秘之事,使得她心里多少有些预备的。可就在今晚,风云涌动中,却听到了杨秀峰和李润之间的对抗。两间办公室相隔不算近,但郑雨苏却听得很真切,常务副市长那言语的冲击力,当真是让人无力相抗的。
  坐在车里,一直回味着那种让自己麻酥的感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情人节那晚上,还是某一周末的夜里?记得情人节的晚上,男人见她回家较早,将现就准备了的玫瑰花献出来,自己接过后心情也是有些激荡,倒是不急于吃饭两人在客厅里就搂抱着。天气虽冷,但那一瞬间似乎也就热乎起来。搂抱着进到房间里去,给男人要了,感觉很敏感地也就有种麻酥的感觉。直到晚饭后,再上床睡觉时自己还主动地缠住男人要他再奋力做一回。

  但细细想来,今晚这种感觉还是有着不同的,有种完全崇拜完全拜服,又觉得是期盼太久之后有些麻木了,却又突然见发觉离自己那么地近。那种情绪的激荡让自己措然失去了感知的控制。还是说不准确吧,那一刻,就觉得自己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才欢欣。是一种对英雄似的拜膜吧,这种献身更多的是一种不计一切的决然。
  杨秀峰到南方市来,自己见过他几次?在选秘书时到过他办公室里,之外,基本上都是远远地看。但从那麻酥的感觉出现之后,很少见过的几面里,他那种种印象就那么鲜活地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这么也挥洒不走。抹不去的印象,使得自己要缠着周叶想听到今晚的事情更细致一些。也才跑到周叶家里来见他,当真是昏头了。
  坐在车里,还是感觉着自己有些恍惚,不知道那个发威的男人此时在何处?是不是在某一个女人的身边,享受着女人的美味?还是在哪里琢磨着,市里另外一些人接下来该有什么用的招数?郑雨苏虽说对这个年轻而帅气的常务副市长非常地敬佩了,可并不会将他看成很单纯很正派的。当然,所说的正派是指那种正派,不是对正义的正派。男人就是那回事,偷腥简直就是他们的一种特权,上天赋予的特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