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此时已经短兵相接,无法回避,但他作为市里的一把手,却又不能够和普通人那样吵架相拼的。李润的话里,就说出了杨秀峰对这个一把手的指责,但那又如何?陈丹辉心里就算怒火中烧,也只能怪李润不该在这时故意提出来。倒是李宇夏心里有些感触,对市里的一些事情,他比李润和陈丹辉都要看的更清楚些,或许,陈丹辉等人也不是看不清楚,而是有另外的目的吧。
  对李润的说法,杨秀峰没有否认也没有应答,陈丹辉要怎么想那都是他的事情,只是冷着脸。
  陈丹辉见了,也不直接应对李润的话,对李宇夏说,“秘书长,请把窗户关上吧,在办公室里吵吵闹闹,像什么话?”来之前,陈丹辉已经跟政法委书记林挺在电话里说好了,等会谈会过来跟杨秀峰谈,而陈丹辉会将李润带走,这样先闹一闹在劝一劝,或许就会有结果了。杨秀峰在溪回县那边发难,在市里却不会将脸皮撕破的,这也是大家都一个潜规则。背地里怎么搞都可以,但在面对面时,却要保持那种一团和气的样子。

  李宇夏将窗关了,在将窗帘拉上。这事情就算他心里不愿,可又能够怎么样?领导的意思必须要照做的。对于杨秀峰这样开了窗来和李润对抗,心里还是很佩服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到之前是怎么样的精彩,不过,只要离开了这办公室后,李宇夏会有很多的途径都得知之前的精彩细节。
  在市里,有几个人敢这样和李润对抗,又有几个人敢将自己的事对外公开?
  对于陈丹辉的话,李润自然不会当回事,杨秀峰更不在意。双方争吵传出去,正是他想要得到的效果。正面对抗李润而不落下风,今后在市里会让人心里发怵吧。在经开区里对那几个倚老卖老的副处级领导责问,还不算什么,但能够对李润说声“滚”,就不简单了,还要李润自己去悔过,李润说话虽说不给完全压制,能够得到这样的效果就稀有了的。
  李宇夏有事可做,也就不理会办公室里的其他事,关了窗又拉上窗帘,办公室的灯光就强一些。周叶见来了领导,自己也就不用担心,此时却不好就退走,要给领导们倒茶。借着有周叶在,大家也都冷静下来。李润虽说还满脸的怒气,但杨秀峰根本就不理他也不理陈丹辉的到来,自然也就无处泄气。

  田文学嘴里会不会给掏出什么来,此时,也是陈丹辉和李润都在担心的事情。真的冷静下来后,李润如今心中也不是再为田文学是不是给冤屈,是不是因为人家要下手而从田文学身上撕开口子,更多地在担心,田文学要是乱说话,今后会怎么样?
  杨秀峰真要是不听劝而放出田文学来,自己又该怎么样?使阴招、摸夜之类的方法,李润虽做得出来,但对于杨秀峰这样的市里主要领导却不能够乱用。关键还是要田文学能够挺住才行,再说,省里不参与这事,就杨秀峰一个人在市里也不会有什么市场的。今后要怎么办,回去再想,此时,却不能够在气势上输给对方。
  等周叶离开了办公室,陈丹辉看着杨秀峰说,“大家都冷静下来,工作上的问题,都可以商量讨论,就算争论起来,那也都是为了工作嘛。但是,市纪委的工作应该是独立的,秀峰市长,你对洪峰副书记的支持我不做任何评说,只是,洪峰对溪回县做工作,没有向市里汇报是欠妥当的,这也是一个原则问题。”陈丹辉说的不轻不重地,也不等杨秀峰表示,转而对李润说,“李老,田文学以前是你秘书,你对他比较了解也比较信任他,这我们也都理解。工作嘛,总会有磕磕绊绊的,是不是?市里的工作有疏忽,是我这个班长没有当好,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也都可以和我说嘛。”

  杨秀峰脸上一直就保持着那种笑,这样的笑怎么理解都成,看着陈丹辉在那里表演,他知道自己也就做到这样了。不退让,对方也无法找到洪峰和田文学,倒想看看他们还能够做出什么来?对田文学的工作目前进展不大,田文学在市里的背景让他有足够的信心,知道李润等人都会为他而动的。洪峰虽说上了一些手段,但还是没有多少进展。不过,杨秀峰也不急,有省里的人参与,而且,铁证已经到手,只是要让田文学心理防线跨了后,才好撕开南方市这里的利益网。

  拖下去不一定就对自己不利,那份铁证暂时也不用给田文学看,让他感觉到已经绝了路可走,说不定会闭嘴来换取今后市里的人对他家里的照料。真要闭口不说,只承认了自己在溪回县里的罪行,收获就太小了。
  陈丹辉等人肯定不会就此放过的,会怎么样继续斗下去,他们又会怎么样出招,如今也无法预料,但为了那个十四岁的生命,再大的压力,也只有顶着。省里那边对自己该怎么样做,一直都没有消息。虽说没有跟领导直接汇报,也没有直接联系侯秘书,但田成东已经知道这个案子,周诚也就会知道,蒋国吉是不是得知自己在南方市做这样的事,他会有什么样的态度,杨秀峰在内心里也不是很期盼的。

  只是,自己已经跟徐燕萍说过这案子,她会不会到省里去,跟她的老师说?对于南方市这边,会不会为田文学的案子而升级,闹到省里去。杨秀峰觉得这种可能性不会大,市里这些人虽说有省里的人支持,但他们心里就不能判断出田文学在溪回县里做的案子经不起调查?
  一直都不表示什么,陈丹辉说了几句后,也就不再多废话,对李宇夏说,“秘书长,我们还是请李老先走吧,大家都冷静下来,好好地想想。”说着拉住李润,带着半强制地让李宇夏在李润另一边,似乎两人夹着拉着李润往办公室外走。
  黑脸白脸都唱罢了,杨秀峰见周叶从外面走进来,也不站,就在沙发上坐着。周叶先不敢乱说话,收拾着茶杯,杨秀峰等他弄好了,说,“坐下吧,等会弄点夜宵来。今晚我们只要不睡,就会有很多人都陪着不能睡的。”
  “老板,您、您太让我佩服了,大气、大气魄啊。”
  “哪是什么大气魄,还不是给逼得,对这个血案要是都不做出些自己应该做的事,自己心里也过不了这一关啊。其他的那些事,他们喜欢怎么想,都由着他们了。”杨秀峰说着,感叹一声,脸上也就露出苦笑来。这一件事说来说有很大风险的,特别是李润这一关,目前虽说暂时过去,也是因为当着他的面叫他滚,才镇住了他,使得李润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底气。
  但接下来,他们不再直接会面对自己了吧。自己再不肯退让,估计会请动省里的人来施压了,会不会将京城里的那位老太爷给搬动?自己就抓住田文学这个突破口不放,李润和陈丹辉在没有招法后,就有这样的可能性。让老爷子对省里施压,省里无论如何都会给他面子的,到时省里就会说话,自己也不可能相抗的。当然,田文学所做的血案估计不会放过,其他的事都会给轻轻地就这样揭过了吧,再接下去会怎么样?十有**省里会将自己调离南方市了。

  “老板……”周叶说,此时在内心里对杨秀峰的敬仰当真是全心全意了的,他们在南方市里一直就觉得少这样一个与旧势力争锋的领头人,如今,经过今晚的碰撞之后,会有多少不甘心的人都意识到一个新的时期即将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