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抓人?”杨秀峰说。
  “你凭什么抓田文学,选择要装傻吗?就凭洪峰那个软壳蛋,一辈子也不敢做周叶的事。”
  “你是来为田文学伸冤的,是不是?”

  “是,我就是要为田文学伸冤,你们凭什么抓他,你说。”提到田文学,李润觉得心里的那气就更甚了,胆气和旺火也更足,声音自然就更大。
  “滚!你给我滚!”杨秀峰虎地站起来,声音也突然提高,这声音在市政府大楼里肯定传开了。周叶站在两人不远处,密切地注视着这边的动静,却没有想到杨秀峰会突然发飙起来,这可和平时里对领导的感观完全不他。周叶一激灵,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舒坦起来,整个人都没有半点担负牵挂,可他却将注意力更加集中,就怕李润发难。
  领导和李润之间就隔着一张小茶几,这对李润说来不算什么障碍,而给激怒了的李润可能会什么都不顾的。周叶觉得自己有必要用身子挡住李润的第一次扑击,虽说接下来自己不能够还击,但缠着他死力地缠着他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你凭什么骂人?嗯——”李润也站起来,“要我滚,你以为你是谁啊。今天老子就是不走。”李润虽横,但也不是都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见杨秀峰出乎意料地发飙,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作为底气,才会使得他这样的。可这时不能够走,也不能动粗,自己的目的是来救人的。
  “我为什么骂人?你真不知道?”杨秀峰语气没有放下来,那种气势就像完全不是做作出来而是发自内心里绽放出来一样。“你跑到我这里来为田文学伸冤,那谁为十四岁的女孩滕雪伸冤?我在折坳镇,找了十几个她的同学问,学生们都说学校里根本就没有滕雪这个人存在,镇上也没有滕会一家人存在。还要怎么样,才能够说明田文学在溪回县里为非作歹、在县里坐下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实?要不是你,要不是市里极个别人对田文学的放纵,他会对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犯下这样的大罪?滕雪的死,和你是分不开的,有你的一份罪过在其中。李副主席。”

  “血口喷人,一派胡言。”李润自然不傻,见杨秀峰说出这番话来,不但是对田文学,对他、对市里的领导都一股脑地不管不顾地扯进这血案里了,自然不肯就范的。“溪回县折坳镇是不是有滕会一家,是不是有滕雪这个人,我不知道。既然折坳镇的学生都说没有周叶一个人,那自然是没有的了。是不是故意有人为了打击报复,才费尽心机伪造这样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出来?”
  听到杨秀峰的话,李润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面对着对手,他第一想法就是要将对方先击败,才不去管对和错。
  “血口喷人,一派胡言。”李润自然不傻,见杨秀峰说出这番话来,不但是对田文学,对他、对市里的领导都一股脑地不管不顾地扯进这血案里了,自然不肯承认的。“溪回县折坳镇是不是有滕会一家,是不是有滕雪这个人,我不知道。既然折坳镇的学生都说没有周叶一个人,那自然是没有的了。是不是故意有人为了打击报复,才费尽心机伪造这样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出来?”
  见李润这样,杨秀峰心里虽惊讶这些话居然能够从他嘴里吐出来,可也觉得理解。李润要不是这种性子,平时也不会在市里这般横着为人,田文学也就不会发展成这般狠毒的性格。当下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李润。李润自以为得意,以为杨秀峰没有话说,又说,“对折坳镇的那些人我不了解,也不急着下结论,但可以肯定,那个滕家本身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想提拔任用不走正途。至于那个滕雪是不是设想出来的?还是她父母逼她这样,造成了女孩子自杀后赖在田文学头上,以报复他把肯为滕家提拔说话?”

  见杨秀峰不说,李润忍不住说,“你说,你是不是先入为主,总以为田文学就是坏人,就是以权逼人的?我对他说了解的,也敢说对他说负责的。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你是不是想通过对田文学打压,来达到立威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副主席,之前我就说过了,田文学发展到今天这样,已经泯灭了人性,你是有罪责的。这句话我说出来,可以当着你的面说,也可以更着市委领导们说,更可以当着南方市的群众说。是不是以为我是污蔑你?田文学在溪回县、在折坳镇、在市里做过多少罪恶的事情,他会自己说出来的,也会有更多觉醒了的人们群众会将他对人民对社会犯下的罪恶,一一地控诉出来,他会有最有应得的。李副主席,你到时该要怎么悔罪,怎么要向南方市的人民交待,先想好吧。”

  这时,杨秀峰声音似乎已经平静,只是看着李润的眼还是那么地冷。
  “我悔罪?我一生坦荡荡地,从没有玩什么阴谋诡计,我没有愧对党愧对人民,用不着来悔罪。倒是你们,不要做出颠倒黑白的事。我告诉你,不要对田文学进行刑讯逼供,逼供得到的口供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两人争到这里,也就没有必要再争辩了,李润见杨秀峰对他都没有半点让步,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先以为自己到杨秀峰面前一发飙,这个年轻人就会给吓着而退却,却不料对手沉稳着,没有一句话肯让步的。而且,一直都有种高居在上的优越感,这样争执下去,却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李润说着,要继续说,却见陈丹辉从办公室外走进来,李宇夏也跟在身后。
  “李老……”陈丹辉进来之后对李润说,似乎想要劝说李润离开。杨秀峰见陈丹辉到来后,也就站起来,对李润怎么样说什么都无关紧要,但陈丹辉好歹目前还是市委书记,对领导不尊敬,传到省里去会让一些人说自己仗着省长的支持,目中没有领导,那可就不怎么妙了。

  “丹辉书记、秘书长。”杨秀峰先招呼一声。李润见陈丹辉到来,之前那种气势似乎又涨了两分,气呼呼地对陈丹辉说,“来的好,你们的大市长正准备声讨市里个别领导,要不是个别领导对田文学的支持,他也就不会有今天,也不会给人无缘无故地抓起来。这个个别领导,我倒是要问问,是不是指陈丹辉书记?”
  杨秀峰之前所说的话,自然是指陈丹辉的,但却没有当着陈丹辉的面说。今后陈丹辉就算听到了,也只有装着不知道,但经李润这样给挑明了,那就不同。陈丹辉不知道杨秀峰会这么回应,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得知李润过来找杨秀峰的麻烦,本想等李润稍为发下飙的,却不料会发展成这样。他和李宇夏两人估计这边差不多,也就过来劝解,一黑脸一白脸地,最终目的还是要将田文学给弄出来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