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9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润觉得田文学他说很了解的,陈丹辉也觉得田文学就算性子有些变化了,但也不会真坏到霸**女,凶残杀人的地步。但要说滕会一家设局,从而葬送了女儿赖在田文学身上,这种可能性会不会有?人心难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见无法说服李润,但也将案情说给他得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一时找不到洪峰,陈丹辉觉得自己直接面对杨秀峰,也未必就有利于解决这一对立的局面。可让谁居中说项才能让事情缓解下来,想必,有杨秀峰的话后洪峰也就会将田文学交出来。之后要怎么样做,那市委这边就占了主动权。
  分析市里的情况,目前最适合出面的人也就有市政法委书记林挺。林挺一直都是站在陈丹辉这边的人,但平时往来不多,也不将事情做在表面上。这个案子也不单纯是纪委能够办下来的,既然是凶杀案,政法系统也就得跟进侦破才对。陈丹辉心里在盘算着,要怎么样跟林挺说这事,林挺在立场上是站在市委这边,但很多具体的事情他往往都选择回避,可不比李润、李宇夏和组织部长周滔等人那么亲近而交心。

  “丹辉书记,案子是不是杨秀峰这个人策划的,你给我一句实话。他们这样往死里整田文学,田文学就这样值得他们动手?目标不是在你身上,就是在我这里。想在南方市里立足,做出这种事来,我虽说不在位置上来,也要陪他好好玩玩,看他有几斤几两。”见两人问得直接,陈丹辉没有说什么,而李宇夏只是给两位领导茶杯里加水。
  李润从酒店里出来,想着田文学在对方手里,对方不是很管用等人,其他人也就好办。杨秀峰不过是一个常务副市长而已,在李润严重不算什么的。知道杨秀峰住在哪里,直接到她房间前,却见房间是关着的,当即抬起老脚在门上踹了两下,声音响着传开,政府宾馆里的人也就过来看,见是李润谁都不敢过来,唯有将宾馆老板请过来劝。老板还没有到,李润得知杨秀峰不在里面,也就扭头离开。自己犯不着要找房间门来撒气。

  随即就想,杨秀峰这时可去的地方多着,但却要找到他为止。要将田文学抽洪峰手里弄出来,只有直接找杨秀峰才对。陈丹辉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但却不直接出面来做,李润就心中有气,但陈丹辉一直都是这般没有魄力,这时也没有必要说他什么。
  走进市政府里,虽不知道杨秀峰在不在他的办公室,自己就算在市政府里好好闹一闹,也能够威慑到他,让他对田文学那边有顾忌。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做一些,他们想用田文学来立威,也不看看田文学是什么人?见常务副市长的办公室里亮着灯,李润冲到办公室前,对着门踹去。
  进入夜里,市政府办公大楼非常安静,就算大白天的,这一天从中午起就异常地安静了。大量里的人们虽说还不是很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却都敏锐地感觉到南方市的空气里已经有着不寻常的味道,一个个也都收敛了气息,就怕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使得某种危难落在自己身上,受那不白之冤。
  到了夜后,办公大楼里也不是没有人在里面加班工作,只是那些声息都严格地控制了。杨秀峰在办公室里,在下午也就得到周叶的汇报,说是在市里传出来的对溪回县的案子说法完全变了样,自然能够体会到发生在市里和溪回县等地方,牵涉到的一些人有什么心态。
  田文学已经给带走,陈丹辉知道这一事实之后,肯定会让人找他们的,但却无法找到。在这种情况下,陈丹辉等人哪会继续稳坐?肯定会有人要找到自己来面对面讨要的,在办公室里继续工作和等待,就是最好的选择,也不会有任何口实落到对方手里。
  办公室的门本来就没有关牢,周叶在办公室里,也在收集着一些资料。这种时候,他要得到资料最好的办法就是用qq来交谈,对方就是自己一些隐秘的人脉,而交谈和讨论也都不会给人察觉。
  正和郑雨苏在网上聊着,郑雨苏在整个市里都有不少的消息来源,更由于她似乎没有站在上面明显的立场上,使得跟他通信息的人就更多一些。周叶要获取信息,特别是和杨秀峰有关的信息,跟郑雨苏联系上最便利的。

  正说到市里的一些异常反应,郑雨苏要周叶自己也要多加注意,周叶安慰她说这些事情都有领导在扛着,哪轮得上他来出头?话打出来还没有发过去,这里办公室的门给踹开了。却听一声响,随即见一个身影偏着往里撞,身影有些快,收不住就往里跌倒。
  却是李润见办公室里灯亮着,不管不顾地踹门,本想弄出些声势来,踹门时用力就大了些。不料门却没有关死,不受力,声响不算大,但随着门给踹得洞开后,李润自己也就失去了重心。李润个子不小,浑身都是紧巴巴的肉,自己也常常为自己这一身肉而感到自傲。此时,失去了重心的他,免不了往里跌撞而进,到办公室里还是没有站稳,偏身倒在地上。
  突然的情况使得周叶也有些紧张,虎地站起来,担心有人冲击进办公室里来要为难领导。田文学在市里是有一些狐朋狗党的,这些人会不会什么都不顾而直接冲过来。抓捕田文学的事情早就泄露出去了,如今田文学都没有下落,这些人如果直接找过来,也是有可能的。等见到冲进来的也就一个人,看清了跌在地上的人是李润之后,周叶就有些冷冷地看着他。
  周叶办公室不大,李润几乎就跌到他办公桌边了。跌倒之后,李润最强烈的反应就是杨秀峰故意给他下套,那股激愤顿时就充满的全身血管。这一激愤,反而第一不是要站起来,而是转头去看站在身边的周叶。见周叶神情冷淡,没有过来要拉他的意思,更是想破口骂出来。

  “狗日的——”李润平时也不是那种张口就污言秽语的人,只是今天似乎给逼急了,觉得自己处处给算计到,处处都受困。浑身之力无处发泄,这一句就骂得洪亮。周叶本来想站着看看就过来拉他,此时,见李润骂人也就站着不动,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李润。李润也没有真摔着,平时肯锻炼,偶尔还会在篮球场上冲一冲,命中一两个球,搏得大家都掌声和夸赞,也表示自己当真未老,有如当年之廉颇。所以,跌倒了只是意外失去了对重心的控制,也是他之前先猛力踹门才会这样的。

  李润见周叶站下,冷冷地看着他,也就回过味来。如今,对方摆明了是要看自己笑话,哪会像其他人那样见到了他都会尽量将姿态做出来?有了这样的认知后,李润也就将满脸的怒容收起先忍住,周叶他虽说不熟但还是有些印象的,在一个秘书面前再怎么样表露。似乎都有些不能够将自己的那种锐勇之气表达到位的,要见到杨秀峰之后才是有胆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