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2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4 08:00:22
  天哪,我心头涌出了焦虑和不安,本来我就有那种幽闭恐惧症,此刻就更不用说了,乌漆墨黑一片,来路被堵,除了手里头的手电发出微弱的光亮之外,感觉四周有无数张眼睛正在暗处偷偷的瞪着我。
  整个人战栗着,额头沁出豆大的冷汗,浑身上下都结起了鸡皮疙瘩,忐忑不安的心扑通扑通猛跳,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说我晦气不晦气,本来是来找朱建斌的,结果搞的自己被堵在矿洞里头,这矿洞数百年来安然无恙,偏偏这个时候发生塌方。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急得不知所措、矿洞一片寂静,仿佛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到。我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一阵阵徘徊不定的脚步,涌动出我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
  忽然的我瞧见前面有微微的火光,心中一想,难道是朱建斌,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出现任何一个人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期待和安慰。
  我照着手电上前,那火光是柴火堆积,烧起来的,晃晃悠悠的火苗,把这个位置映射的额外敞亮,我一番欢喜,只见火堆旁边卷缩着身子,躺着一个人,衣裳凌乱,此刻正幽幽的打着呼噜。
  日期:2017-09-04 08:21:48
  我走近一看,啊呀!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顿时欣喜若狂。这人不是朱建斌,反而是疯老汉蓝溪贵,不知怎么的,见了他我总觉得额外的有了一种踏实感,总觉得好似迷失当中寻找到了一盏灯塔。

  我战战兢兢的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推着正熟睡当中的他,嘴里轻轻的喊着,蓝爷爷。
  疯老汉挪动了一下身姿,却没有醒来的意思,我继续推着他,好一会他才嗯嗯唧唧的坐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惊讶的看着我。
  他问我几点钟了,我看了看表,是晚上十一点,他眉头一皱,继而开口笑道,时间已经过了,没事了,没事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还说什么没事了,没事了,但我免不得说了一句,出事了,矿洞塌方了,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他瞅着我,煞有其事的说:“塌方就塌方了,有啥子了不起的,神仙过境,一脚踩来,总归有动静的。”
  疯老汉站起身子,举着个火把,让我跟着他,火把当真比手电来的实在,幽幽的火苗,照亮着,让黑暗不再那么肆虐。
  随着他往前走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却总觉得他能想办法带我走出去,前面的道路,依稀也有出现塌方的迹象,路面上稀稀拉拉的有碎石掉落的痕迹,可是比身后的塌方却要轻微的多。
  走了半个小时,还未到尽头,心里也期待着同时能遇上朱建斌,可是却一再失望,没能遇上
  日期:2017-09-04 08:53:31
  随着疯老汉的步履一直往前,他的火把已经烧到尽头,索性我的手电还有一丝微弱的光亮,感觉两人已经走了好几里地,沿着矿洞的岩壁,摸索前行。
  我幼年的时候虽然经常和玩伴来这些矿洞戏耍,捉迷藏之类,可是却没有一次会走的那么深,几乎只要感受不到洞口的光线,就会停下脚步,不再往里走,而这一次不知不觉到底走了多深,已经搞不清楚,却再一次惊讶,这矿洞会被钻的那么深,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我的脑海当中,一直想着,疯老汉能带领这我从矿洞的另一处找到出口,然后逃出生天,只是越这么走下去,心里免不得还是有些担忧和发毛。
  顺着矿洞,步步往前,应该就是钻到了大山深处,疯老汉突然的问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不,我摇摇头。
  他说千人岗,你总晓得,总听说过吧!
  确实,这个我倒听爷爷说起过,说当时有很多旷工在一片新的矿山上开矿,突然的阴云密布,雷电交加,下一刻山头下压,泥石滚落,顷刻之间就将这些旷古给活埋了,后来据统计,大概有一千个左右的矿工落难于此,所以这个山岗就被称为千人岗。

  我爷爷还说,发生山体下滑的原因是因为神仙过境,一双大脚踩下导致的,可是我一想,神仙都不是好的么,即便他要过境,总不能因为这事无辜连累了那么多人的性命,爷爷当时和我解释,他说,每个人生活在世界上,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罪孽,上苍总有让你偿还的一刻,千人岗上死去的那么多人在旁人看来很无辜,可是细细想来,也许他们本身就拥有这样那样的罪孽,也是大限之时,所以神仙依旧是好神仙,只不过我们没有调整一个特别的角度去看待事物。

  疯老汉突然的说道,说此刻我们身处的矿洞上方,就是千人岗。
  日期:2017-09-04 09:17:28
  他这一说,我免不得心头发怵,之后老汉继续往前走了一会,突然的感觉矿洞地势往下,坡度开始陡峭起来,是一个斜坡,随着他的身后,顺着下坡走去,大概走了五百米左右,微弱的手电照射下,发现已经走到了矿洞尽头,四周稍微的空旷了很多,隐隐间居然听到了水流哗哗的声音。
  我手电一照,原来矿洞尽头,一半陆地,另一侧居然是个水潭,手电的光亮照在水面上,折射出波光粼粼的纹理。
  陆地上有台阶延续到水面,似乎这台阶是一只通到水底。
  老汉停下脚步,又问我几点钟,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一点,他说再等等,我不知道他让我等什么,不过此时却也只有他说怎样,就怎样。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以后,只见那水潭的水,越来越浅,旁边的台阶逐个浮现出来,没多久,这水潭居然一滴水都没了,映入在眼前的则是一个布满台阶的小房间。而且似乎台阶底部的小房间,还有好几条通向别处的通道。

  我一番惊讶,老汉已经沿着台阶往下,我有些发愣,不敢往下,生怕突然那消失的水又倒灌进来,老汉转身瞪了我一眼道:“想回家,就跟着我,时间不多了,再磨叽,你就死在这里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迈开了步子,跟着走了下去,台阶上布满着淤泥,走到底部,一脚踩过,整个脚面都陷入到淤泥当中,老汉让我手电好好照着,而后往左侧的一条通道走去,我蹑手蹑脚,担惊受怕的跟着。
  这通道也就一人身高,宽不过两人并行,走了十来米,陡然间一抹月光洒下,抬头一看,原来百米上空,有个井口,月光顺着那井口洒了进来。
  一时间欣喜若狂,可是抬头张望,这井口离地百米之遥,又如何攀爬的上去。
  日期:2017-09-04 09:41:46
  继续往前走了几米,突然间宽敞起来,约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间,月光的照射下,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我毛骨悚然,只见淤泥深处,横七竖八的堆满了森森白骨,或瘫倒,或坐着,或面朝天,我头皮发麻,手脚冰凉,老汉笑着说:“银矿落,银矿落,银矿里头有金窝窝。”
  他这一说,我倒是发现,这些白骨手中都死死的捧着一块东西,大小不一,上面沾染着淤泥,老汉弯腰从其中一块白骨手中拿起一块,放在怀中擦拭了一下,顿时那块东西金光灿灿,不正是老汉此前给我的那块金疙瘩吗?
  我倒吸凉气,不敢置信,原来这些白骨手中握着的都是金子,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便是到死,化成一堆白骨,可手里却始终不愿意放下到手的财物。

  这些是什么人,我没有多做分析,此时只想着早点脱离困境,金银财物倒是其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