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2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草!这狗日的代理不提前说一声,他妈的吓死我了!”我把手里的引水梯又放了回去,用手抚摸了一下扑通通跳动的心脏。
  “哈哈,没事儿了,没事儿了。”船长不好意思的笑道。
  “船长,他们来几个独木舟怎么卸货呀,总不能用人往上抬吧,这得卸到什么时候呀。”我摸出一根烟点上,竟然是支玉溪,赶紧把烟盒掏出来,这不是卡带送我那包么,这小子什么时候把烟塞我衣服口袋里的,真是个人才呀,就是比那个一水强,对了,一水?!
  “卧槽!船长!赶紧拉警铃,左舷有人落水!刚才一水跳河了!”我的小心脏又重新狂跳了起来,赶紧从舷边拿了一只救生圈,往河里寻觅着一水的踪迹。

  三长一短的警铃声紧跟着响了起来,卡带又跑回生活区像在学校演习般大喊着:左舷人落水啦!左舷人落水啦!
  “嫩妈怎么个情况,一会火警,一会人落水!”老九捂着腰跑了出来,一脸痛苦的问道。
  “九哥,4到8班的水手跳河了,他妈的找不着了!”我紧张的盯着河面,哪里有这小子的影子。
  “嫩妈怎么回事?有啥想不开的?”老九也有些心惊,这抹红花油的功夫,咋还有人自杀呢。
  “哎呀可别提了,就,就那几个狗日的。”我用手指了一下转到左舷的武装份子。
  “嫩妈抄家伙有海盗!”老九惊讶的喊道。
  “九哥,九哥,这是货主,这是货主,刚才一水就是以为这几个人是海盗,吓的跳河了!”我拉住又准备摸灭火器的老九,对他解释道。
  “嫩妈赶紧放艇啊!这水流不急,应该没漂远!”老九顾不上受伤的腰椎,坡着腿往艇甲板跑去。
  应变部署表上有任务的人都聚集在了艇甲板,大家放弃了放艇的想法,应为河面实在是太静了,静到有条鱼吐个泡泡都能产生一个大大的波圈,可是我们目光能看到的地方,却什么都看不到,除了武装分子靠到蓝宝石轮舷边激起的波痕,哪里有一水的影子?
  “大副啊,这怎么回事儿啊,这一水好端端的怎么跳河了,现在连尸首都找不到,你让我怎么跟公司交代啊!”第一次做船长就碰到有人跳河这种高科技含量的死法,船长的心里一时不能接受这个惨痛的现实。

  蓝宝石轮一下子变的热闹了起来,首先是莫名其妙的上来一帮武装份子,紧接着一水稀里糊涂的跳海找不到了,更关键的是我们货舱里竟然横七竖八的装满了枪支跟迫击炮,这可是自己以后航海生涯的谈资呀,这经历说出去,可比那些用泡面找小姐,拿二锅头换初夜的故事有噱头多了。
  “代理,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海警替我们找一下船员?”船长眼神渴望的看着代理。
  “船长,这个恐怕不好办吧,我们国家的海警目前还没能力到这个区域,毕竟这里是被反政府武装控制着的。”代理打了一个饱嗝,空气中弥漫着西红柿混合啤酒的问道。
  “大副,这事儿咋办?”船长把哀怨的目光投向我。
  “船长,这事儿咱只能说这一水心理素质差,对这个美好世界丧失了信心,选择了自杀,千万别说是被这假海盗逼的跳了海呀!说他自杀公司就把责任推这中介身上了,是他们找的人不行,要是说是被海盗逼的跳了海,这事情可就大了,咱俩都脱不了干系,说不定回去你还得进法院呢。”我把事情说的很严重,害怕小胆子的船长一时激动再把真相告诉公司,这事儿不就乱套了么。
  “我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船长挠了一下后脑勺,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
  “船长!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货的包装全都破掉了!”代理从船长房间的窗户往外看去,正好看到了散落在货舱里的枪支,有些生气的问道。
  “代理,我们在好望角经历了飓风,船体晃的很厉害,再加上码头工人绑扎的不是太牢固,才导致了包装箱的破损,实在是太对不起了。”船长解释道。
  不对呀,我们不是已经把这件事告诉公司了么,公司发报说代理跟货主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呀,怎么代理还这么生气,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是装出来的,如果公司没告诉代理这件事,那么代理怎么会突然让我们更换卸货地点,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
  “你们要知道,我们只在这里卸一半的货,还要去别的地方呢,现在货都散了,我们要一点点的挑出来,很麻烦的,你们需要支付挑货产生的费用。”代理面带愠色的说道。
  “什么?这货又改成两个地方卸了?”我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的,这船货里面有一半是属于政府军的,另一半是反政府武装的,打仗么,两家都得买武器的。”代理扭头看着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跟船长瞬间呆住了,货主也太牛逼了呀,黑白两道通吃呀,这事儿听起来也有点太耸人听闻了吧!
  “代理,这反政府武装军如果知道这武器有一半是政府军的,那我们可就危险了呀,大副你这事儿就咱三个知道,可千万不能往外说呀!”船长说完话后先是紧张的往门外看了一眼,确保方圆20米之内就我们三人后长舒了一口气。
  “这他妈哪里是来送货呀,这是给人内战浇油呀!看来此地不能久留呀,这说不准哪一会就变成烈士了。”我有些痛苦的想道。
  “船长,你们不用担心的,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你们看这些枪都是不一样的。”马蛋代理把头探到舷窗,指着货舱里的枪很坦然的说道。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我跟船长也把头伸了过去。
  “你看那个枪托上刷红油漆的,那个是巴基斯坦淘汰下来的旧货,那个不值钱的,这反政府武装没那么多钱,只能买这个便宜的。那个不刷油漆的,是升级货,那个比这个旧货要贵一倍的价格呢。”马蛋从桌子上摸了一支红双喜后接着说道。
  “代理,既然反政府军知道另外的武器是政府军的,为什么不把它们直接就抢过来呢?”船长张着大大的嘴,代理的话让他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是诚信呀。”马蛋深吸了一口烟,轻轻地吐了出来,眼神里仿佛在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嫩妈,这狗日的给引水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嚯嚯了我一瓶青岛啤酒完后你告诉我他给你们讲诚信?”老九听完我的描述后,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
  “九哥,你腰没事儿了呀?”我见老九一口气憋这么长时间,手竟然没扶到肾区,莫非这腰间盘又凹进去了?
  日期:2017-09-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